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唐朝地主爷 > 第八十五章 两场梦
    第八十五章两场梦

    沧州一处偏僻小村里头:

    炊妇在烧水,孩子在玩闹,把衣服扯破了,现在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总也生气不完,整日白烟袅袅,把青春都逼干。

    鼎内的水沸了,汉子未归的当下,炊妇坐在灶前,扯着黄昏的霞帔,打了个金枝玉叶的盹。

    “王家娘子,你家汉子都出门二个多月了,咋还不见影儿呢?”

    炊妇醒来了,朝门口一看,原来是隔壁打渔汉子的妇人。他们两家的汉子,一个是打渔的,一个是州兵,说的不好听,都是走险的行当,一个搞不好,汉子就要走了的,留下孤儿寡母。

    炊妇闻了闻鼎边,饭香扑鼻,把火熄了,免得饭糊了。只留些余烬保温,炊妇这才停下手中的活,对门口那个同病相怜的邻居叹了一口气: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算朝廷好,不短我家的粮米,这俩月来,还多送了些。”

    渔妇眼中闪着羡慕的光芒:“我回头也劝家里那个,投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那好,军里饿不着冻不着,还免租免税,几多好,怎么不早些去?”炊妇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都怪他,他怕军里人生地不熟,受欺负!”渔妇一脸恨铁不成钢地道。

    炊妇笑道:“这不消担心了,我家汉子在军里也是老人了,可以带他一带。”

    “哞~”

    “咩咩咩~”

    炊妇和渔妇听到牛羊的叫声,相视一看,都偏头去听仔细。渔妇道:“这周围人家可没见有牛的,是谁打这里过?”

    炊妇不说话,却听见外面有说话声: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,牛拴着,东西放在这里,这是赏钱……”一个厚重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,那小的就先走一步了~”

    屋内的二人听得不真切,只听见“牛,东西,小的”几个词,渔妇大惊:“莫不是盗匪劫了东西打这里过?!”

    炊妇愣了愣:“这声音好像我家汉子,可,可他哪里来的牛?”

    “定是盗匪!快快关了门!”

    “孩子还在外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吓,我还在也一个人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为母则刚,二位妇人急得跺脚,一人抄起菜刀,一人抄起柴刀准备要大战盗贼之时,那厚重的声音已经到了近处。

    “孩子他娘,我回来啦~”

    “真是我家汉子!”炊妇把刀一扔,扑了出去,看见自己汉子,哗哗的泪就流了下来。流泪之时,还不忘掐一把,咬一口,捅一肘子。

    “哋,这是给你做的毛皮大衣,今年过冬不要挨冻了。”汉子憨厚一笑,转头看见了渔妇:“嫂子也在啊,今晚杀羊,大伙儿吃顿肥的!”

    “好嘞好嘞,我去看我家那个起来么有……”渔妇笑着应声,急步回家,脚步有些踉跄。

    炊妇问那一头牛是咋回事,汉子神秘地凑到炊妇耳边说了句话,炊妇笑一声:“这就好了,今后你去当兵,有了这头牛,我自己也能多种几亩地了!”

    这副场景,在沧州二千多户家庭里上演,当然,也有情况完全不同的,比如那些有人牺牲了的家。虽然徐清给的抚恤很厚,可再厚的抚恤也比不上人好好的在这啊。

    徐清家里:

    “小别胜新婚”这一句话不错,是夜,大被同.眠。

    第二天,徐清找来亲朋好友,王山,牛吃草,荀小二,燕苦等等人,大聚一场,宾主尽欢。第三天,在刺史府里头待了一天,处理了好些杂事。

    第四天,这才写了两封信。一封给了李靖,信上将诸国的兼并情况做了介绍,教他可以联合大贺氏对付突厥人。一封信给了李渊,自然是要解释一番了,先斩后奏,在李渊那里备了个案,免得以后有人拿此做文章。

    忙完手头的事,徐清打算“下班”的时候,一个门子跑了进来,递给徐清一大包东西,称是一个带着斗笠的老头送来的。

    徐清问那门子:“交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门子莫名其妙,回到:“交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交钱啊,说吧,你收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狡辩,一个老百姓给我送东西,难道不要打点你?”

    门子脸色一红,从怀里掏出来一封银子,噗通一声放在徐清的桌上,徐清笑了笑,这一封银子怕是有几十两呢。徐清道:“来,一人一半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门子心惊胆战和徐清分了钱,生怕徐清后悔似的,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清掂了掂手里的银子,感叹一下世风日下,宰相门前七品官之类的话。 翻开那个包来,映入眼帘的是一封皮纸信和一块古朴的碎片。

    信上无非是道一道歉,说什么徐清离开的是没送上礼物,只能让人补送一份礼物,而那份补上的礼物,就是徐清现在拿在手上的那块碎片。

    这块碎片非金非石,据斗笠翁在信上所说的,那块碎片是天外来物,火炼不化,水浸不透,削铁如泥,可惜就那么一块不完整不规则的碎片,当不得什么用。徐清端详起来,可以他的见识,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这碎片的材料。找来东西一试,真如信上所说,水火不侵,刀枪不入,奇了!就是在后世,也没有用大砍刀砸不出一点痕迹的东西啊!

    从白天到黑夜,徐清完全被这块东西给迷住了,宝贝啊,拿来当护心镜可好?

    算了,徐清心里想,然后把碎片扔到一边,正打算要走出去,却看见碎片似乎有了一些光亮。徐清忙又捡起来,光亮也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“八字不合?”徐清郁闷地吐了一句,把碎片扔到角落。角落里黯淡无光,此时,碎片却发光了!不是之前那种容易让人误会为错觉的微光,而是闪闪发亮,把那个角落直接照亮了!

    “宝贝!”徐清吞了吞口水,拿起那块碎片移到光亮的地方,碎片又黯淡下去,而且随着光亮增加,碎片也就更加黯淡。

    忽的,徐清脑袋一疼,感觉到一阵眩晕,抬头一看,却已经身在异处。

    徐清眼前周围都是一片血红的海,脚底是一小块地,同样血红,整个世界都只有徐清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们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小月,诗梅,你们快出来啊!”

    “徐琪,是不是你在捣鬼!”

    “杨成杨信何在?牛吃草王山快快出来!”

    徐清慌慌张张,不知所措,他向前走一步,他脚底下的土地便跟着他移动一步。那片海,仿佛无边无涯。

    这时,海面上升起了一个巨大的头颅,里头发出桀桀的笑声:“徐清,你还记得我卢靖吗?”

    徐清一看,竟然是卢靖!

    不久,又有一个头颅升上来了,而且此时的徐清记忆格外清晰,一眼认出了那头颅的主人——王黑虎!接着,一个又一个,从徐清最初开始杀死的那几个小喽喽,到后来那些个世族,其中有死去的,也有没死的,可现在都一个个的变成了血骷现身在徐清身边。

    “张中!张伯!”徐清看见血骷里面竟然还有张中的身影,不由得大惊问道:“张伯伯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血骷们不管徐清的话,一步步向他逼近,尸山血海!

    “徐清,还我命来~”

    徐清说这句话的“人”,竟然和他长得一模一样,这人……

    “徐初六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终于明白来,还我命来哇咔咔!”

    “狗屁,要不是老子,你这副身体早就化为泥巴了!”徐清镇静下来,朝着那些移过来的血骷髅挥舞拳头:“你们想要夜的命,还差的远呢!”

    “你想一个人打我们这么多?”众血骷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我能杀你们一次,就能杀第二次,能打败你们第一次,就能打败你们第二次!”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一丝清凉在徐清脑海里绕开,尸山血海消失了,徐清不由得爽得眯上了眼睛。再睁开眼时,徐清发现自己躺在一家现代的医院里头,床头坐着两个满面沧桑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爸?妈!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,我的儿,你终于醒啦!”

    “我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,你中了暑,发烧要把脑袋烧坏了,你已经昏睡三天三夜了。”那中年妇人抱着徐清痛哭起来,徐清看着眼前妇人的满头斑驳的白发,不由得眼睛湿.润起来。徐清的父母是农民,他看这医院,价格应该不低。

    享受着父母的照顾,一时间,徐清似乎把自己穿越唐朝的事,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来吧,去办理出院手术。”妇人对徐清温言道。

    “不,爸,妈,我还要去处理公文,给徐小清换尿片儿呢!”徐清在病床上笑着道:“对了,您啊,有孙子了,您孙子叫徐文,没办法,皇上给起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!烧坏了头?”

    徐清笑了笑,这个梦,做的真不错,徐清闭上眼睛仔细体会。就在这时,雷霆大作!

    徐清醒来,仍然在书桌旁边,他叹道:“还好,只是一场梦……”如果不是梦,那就真的难以抉择了。

    徐清记了记,这是他有孩子之后第一次梦见父母了,难道是碎片的原因?

    徐清赶紧把碎片踢到一边,想了想,又把碎片用布包着捡了起来。天色以晚,手里那块碎片闪着微光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中的信,读了大半,却还剩下最后几句话,可这寥寥几句,却让徐清心使劲的颤抖了几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一百天啦!

    求红包,求打赏!多多支持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