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唐朝地主爷 > 第九十五章 必须要去
    第九十五章必须要去

    “你是说沧州城内还有小偷组织,叫三手会的?”

    “是了是了,早就有了,和我们无关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,你们若是想以工代赈,去找城门口的干事,让他们登记分配。若仍旧不想,就去做苦役……”

    徐清嘴角上扬,小偷组织?有趣……

    自从沧州的商队增加之后,人流量便增大了不止三倍,但和人流量同时增加的还有各类偷盗案件。

    原来沧州城的治安主要由沧县县衙代管,当初没人流量的时候,他们还能管一管,但如今已经逐渐力不支了。即便有徐清手下商税司的巡街,但依旧是篱笆难挡寒风钻。

    徐清本来以为那些小偷大多数是独狼作案,才没有引起他的重视,现在既然发现了这些人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,那可就要重拳出击了。像这种不利于地方的势力,必须铲除于萌芽之时。

    暗夜无边,河流天下!

    以黑制黑!

    暗河在回了沧州之后,徐清不再把他们编入军队,而是像之前一样,独自在城外建立山寨,让杨成杨信带着他们展开训练。

    并且,徐清在沧州城和暗河寨之间建立了一条非常迅猛的通信方式。任何时候,只要徐清一声令下,就可以在半个时辰没集结起二十个暗河成员。其余人,也将在一个时辰内到达。

    徐清想要将三手会的人一网打尽,知道不能打草惊蛇。等到了十几个暗河成员来时,他就组织这些人上街,要来一个钓鱼执法!

    徐清穿一件圆领袍衫,这袍子前面的一层襟自然松开垂下,形成一个翻领的样子,用上等锦缎织成,和胡服中的翻领靠近,用后世的话说,大概就叫显得洋气。

    话说,唐朝人并不认为“服妖”会导致亡国,而这是他们前人和后人都爱找的理由。

    他不仅穿得洋气,还和黄诗梅借了许多香囊,玉佩,换了一个锦绣的荷包。之所以这样,徐清是想以自己为诱饵,吸引三手会下手,达到顺藤摸瓜的效果。

    所谓艺高人胆大,若是没有暗河的帮助,徐清肯定让牛吃草当这个诱饵了?只不过,三手会们不知道的是,徐清荷包里头只有几个铜板。

    沧州城南街上,有许多小玩意儿卖,吃的玩的,烫的粉,晒的酸枣糕,风车响鼓,扫帚簸箕,都是农民家里自己做的。来这边买东西的,大多都带着现钱和闲钱来闲逛的。既是闲逛,即便是有钱人,身边也不带几个护卫,故而最有利于小偷下手。

    “嘿呦~刚出锅儿的桂花糕嘞~”

    “看嘞!七宝蒸饼,八文钱一斤,现切呢!”

    一个个摊子热腾腾的冒着蒸汽,摊主只需要稍微一喊,再把那些刚出炉的糕点饼子的香气一吹,立即人头攒动,大家挤着闹着要买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光试吃一下,闻一闻又不买了的,徐清就看见好几个。可闻着那香味,徐清摸一摸怀里的荷包,也心想,要不要切一块尝尝?不过转念,又觉得:唉,荷包里只有几个铜板,等下漏了馅,鱼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,徐清手里一个硬硬的感觉传来,他低头一看,咦?多了一定银子。再抬头,看见一张猥.琐的脸——杨成眨眨眼,意思是我懂。

    “起开起开!”徐清咋咋呼呼挤进人群,引得人纷纷侧目, 他拿着杨成给的那一锭银子,往摊桌上一拍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给我切一块!”

    “嘶~”周围百姓倒吸一口冷气,都低声道:“元宝!”,顿时看向徐清的眼神就变了,要知道,有的普通百姓终其一生都见不到银子呢。

    摊主看着那一锭银子眼睛也是放光,咽了咽口水艰难地道:“这这这位爷,小的这些货价贱,当不得一锭元宝,小的也找不开,还请也换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行吧!”徐清收回来银子,把怀里那个荷包掏出来,装模作样的掏了一会儿,排出八个大铜钱道:“来一斤,找个铜板都难啊!”

    周围人更加艳羡了,这难道就是穷到只剩大元宝的节奏?

    摊主急忙拿草纸,细细包好了徐清的东西,双手送上,徐清接了,把那一锭银子“随意”往腰间一别,还不忘说一句:“我试吃一下,要是好吃,东城,刘大善人家里,送一百斤!”

    离开了人群,徐清特意往偏僻一些的地方由,拿着那一块七宝饼乱啃。好像丝毫没注意身边的情况,沉迷在了七宝饼的美味里头。事实上,徐清也的确忘了他自己还是“鱼饵”。

    “好吃,我靠……好吃,小爷来唐朝第一次吃这么好的民间美食,热乎,软乎,美也!”

    “砰!”一个人影撞在了徐清身上,那人影马上鞠躬道歉: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~”徐清慷慨一笑,继续往前走,刚走三步,反应过来了,往腰间一摸,哪里还有银子?怀里那装铜板的荷包也不见了!

    “小偷儿!抓小偷儿!”徐清跳起来大喊,朝着那撞他的人飞奔追去。

    那小偷哪里跑得走?早有暗河的人守在了徐清身边,这时随便两个人出动,小偷毫无悬念的被“路人”制服了。那小偷忙跪下来求饶:“大爷饶命,大爷饶命,小的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徐清刚吃了东西,现在一跑,肚子里头疼得要命,骂道:“你个短命鬼,看我缓过气来,缓过气来不抽死你!”

    “大爷啊,我上有老母,下有小孩儿,不得不出此下策啊……”小偷说哭就哭,把徐清的东西都给掏了出来。徐清一把抢过来道:“打,当偷子还有那么多理由!打!”

    此时“路人”们十分确定了,那小偷的身份,一阵气愤的拳打脚踢,小偷呜呼哀哉,捂着肚子,屁股被打,挡着屁股,脑袋又被敲。见难以逃脱,又挡不住,白眼一翻,小偷竟然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路人慌了,怕闹出人命,便停了下来。徐清给路人发了一些钱表示感谢时,那小偷突然跳起来,一溜烟跑了。徐清和路人都扼腕叹息,中了计策!

    其实,徐清等人都是知道小偷装晕的,只不过让他带一带路,去三手会的老窝罢了。

    徐清冷笑一下,查看一下荷包里头,脸色突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岩盘湾杨家坪见,人多不见!”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是猎人,没想到自己才是那个猎物,刚才那一场戏,只是别人演给他看的。而且,对方似乎察觉到暗河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个三手会,来头不小啊。

    徐清更担心一件事,对方到底有什么把握他一定赴会,有什么把柄被他们握住了?带着疑惑回了家,徐清知道了答案,荀小二被劫持了!

    情势急转直下,徐清郁闷,这种被人算计的滋味真不好受。

    小舅子被绑票了,救还是不救?

    单从感情上来说,荀小二在徐清的心里的地位不是很高,如果只需要舍弃外物去救他,徐清会毫不犹豫,不管他多少东西。可要用冒着生命危险去,徐清就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荀雪儿知道了情况之后,选择了沉默。一边是亲人,一边是爱人,荀雪儿哪里做得出选择。

    黄诗梅和小月也在,一家子坐在一起,都低着头不说话,徐清抱着徐小清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说我要不要去你舅舅?”徐清逗.弄一下徐小清,徐小清发出咿呀的声音,满眼闪亮。

    沉默一会儿,荀雪儿最后还是道:“徐郎,别……唉,别去了吧?”

    徐清这时却摇摇头:“不,我去,”

    荀雪儿急切的道:“可,文儿,诗梅,小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我才要去!”徐清看着荀雪儿道:“如果这次不去,背后那人就会如附骨之蛆一样缠着我!这一次是小二,下一次说不定就是徐琪,是文儿,是你们!”

    徐清似乎必须去,他要将所有可以威胁到他心里人的危险消除……

    “要是出了意外呢?”黄诗梅忽然抬起头,眼睛含着眼泪,拉住徐清的手。

    “唉,”徐清拍一拍黄诗梅的手,“诗梅啊,可是不去有能怎么样?能吓跑那个人,我可是沧州刺史,绝不会向这么个低级敌人就低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黄诗梅恢复了一点理智,知道徐清不能示弱,可她还是转不回那个玩儿。徐清放下徐文,把三女抱在怀里,低声道:“你们忘了?我有枪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徐清这话,三女脸色稍微好点,那个玩意儿徐清教过他们,神奇的力量。若是硬碰硬,那个叫“火.枪”的东西,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小月道:“少爷,要让牛吃草带兵在五里之内围住杨家坪,还要让好手潜伏得更近!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副软甲,百炼环刀击不破!”黄诗梅道。

    荀雪儿左右没什么东西和建议,从脖子上取下一个护身符给徐清:“徐大哥,这是当时你去河北打刘黑闼我给你护身符。”

    徐清爽朗一笑:“这才对嘛,这才是小爷的女人!”徐清说得轻松,实际上心里还是发毛的,毕竟是玩命。

    忽然,三女眼睛里面一丝心疼闪过,徐清正疑惑之时,腰间软肉传来巨痛。回头一看,徐琪一口牙齿整咬在哪里,连带身子吊着。徐清疼得呲牙咧嘴,徐清狠狠地道:“说,我算不算你女人!?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