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唐朝地主爷 > 第二十九章 吴王之印
    第二十九章吴王之印

    众人站在船上,身形晃了晃,那船夫趁几人不被,陡然之间,连碗带粉砸向了杨成的脸上。

    杨成早有防备,身形敏捷地反手一挡,把那碗毒米粉打落在地。船夫趁此机会,回身过去抽出一把弯刀,顺势劈砍过来,一边还凶神恶煞地喝道:

    “不肯糊涂死了,好啊,既然非要这样当个明白鬼,老子这就成全你们!”

    另一边,牛吃草等人察觉到有人跃上船来,几人回头一看,竟然是方才划过去的粗豪大汉和那年轻后生。他们悄悄把船错过徐清坐的这艘,趁船夫事情败露,好跳上船来帮手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二人也是面目狰狞,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刀扑来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牛吃草和王山从身后的包袱里拿出刀来,躬身一跳,也是迎着那二人对抗起来。几人的刀互劈起来,铿铿作响,你来我往,十合过去却还分不出上下。

    牛吃草虽是临时应敌,但到了十几回合后,靠着老兵的经验和强悍的力道,渐渐压制住了对方。徐清身边,还有**业,他也拿起刀来,却是去帮助和船夫打在一起的杨成。二虎斗狼,船夫再怎么凶恶也终是无法应对,渐渐显露败迹。

    两边都是拿出搏命的力气打斗,全不像小说里头写的一般,三招五式就能力扫千军。

    两边都打得激烈,奈何徐清手中只有刚才吃粉的一副筷子,一只碗,刀还在包袱里,包袱在舱里,哪里拿的到?只能眼睁睁看着。

    那粗豪汉子见力气不支起来,自知今日之事在于拿命相斗,强提一口腹中气,不要命的劈了牛吃草几刀。牛吃草下意识地避其锋芒,闪躲一下,露出了一个空挡,而这空挡正好可以看见傻站着的徐清。

    粗豪汉子看见空挡后面的徐清空着手愣在一旁,想着射人先射马,擒,“贼”先擒王,抱着必死的决心飞跳了过来,高举起钢刀如山一般,似海气势,应着大喊,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牛吃草见把徐清暴露出来了,也是怒极悔甚,赶忙过来帮徐清。徐清手里没有家伙什,于是只得把筷子和碗一把扔了过去,砸在了粗豪大汉脸上。可这两样东西,却没能阻止刀的下落,徐清吓得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却不料,这一步拌在了船边上,一个不稳,徐清倒头坠入水中,那把要命的刀也只砍在了船边边上。

    而且,刀掐在了木头里,一时拔不出来。这时,牛吃草赶上,也是一刀劈下。

    头颅滚落,血溅当场!

    徐清在水里呛了几口,露出头来,正好,**业也砍中了船夫的小腿,杨成顺势把他擒住。牛吃草挥刀向后,刀背劈中正在和王山斗刀的年轻后生,把他击晕在地。

    “啊,好冷!”水里徐清心道,好在他也会一点泳技,现在已经能让自己不呛水了,只是这隆冬季节,不久前还下雪的温度,水有多冷?!徐清划了几下,马上感觉到用劲不上,全身仿佛僵硬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船上几人也是手忙脚乱,寻了锁链粗绳,正好船上有这些东西,把砍伤击晕的二人捆住,然后才捞出徐清。

    江风吹过,徐清在船上打了一个冷战,鼻涕直流,赶紧把衣服脱光,钻入船舱之内。又在行李之中扯了见大棉衣披上,虽然还是不住的冷战,但已经是说得出话了。

    吩咐了外头的人,不要先弄死人了,又把炉子提进来,竟然就是烧的干柴。

    接着炉温,徐清重新把衣服穿上,那一套掉水里的没干,自然是新的一套。

    外头,牛吃草等人开始审讯被捆住的二人,那二人大骂:“哼,叫你们多管闲事,告诉朱一浆那懦夫剿匪,我寨兄弟不知逃出来多少,这次失手了,还有第二次,第三次!你们就等着吧!”

    牛吃草拿起橹棍,朝他们的脑袋一人敲了一下,旁边,那年轻后生瑟瑟发抖,刚才为了把他弄醒,是泼了冷水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们是贼心不死喽?”徐清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,本想装着镇定自若的,可以遇到冷风,鼻涕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事情原是这般,前几日大雪封路,徐清等人借宿朱一浆军营里,顺便帮他查了卷宗,余杭周围的一桩耽滞两朝,遗留几年,百余人被杀的大案子宣布告破。当时,朱一浆带兵去山林里围剿徐清也写信招呼陈翊立准备拦截残敌。

    匪徒长于隐匿踪迹,只要查出了隐匿地点,自然不堪一击,朱一浆以大胜结束剿匪。匪剿了,朱一浆不仅有了武勋,还能洗脱自己手下出逃落草的罪名。

    百余疑案沉冤得雪,州县大喜,组织人慰问朱一浆的总兵府,百姓们争相传诵朱将军破奇案。

    天,仿佛也得知了这一消息,雪霁,大晴。

    徐清则挥一挥衣袖,未等朱一浆来感谢,已是带着家小离开。趁着天晴,出发渡江去扬州耍了一两天,这是前文,今天才回来。他不知道,剿匪之时,匪首已经逃脱。

    另有一封书信,从陈翊立那边发来,写的是,水鬼已经脱狱而走,不知所踪。而写一封信还没有送到徐清手上,徐清便遇到了余匪的算计。

    牛吃草在审人,杨成却留意起了船上其他地方,走到船夫放私物的地方,拿起那块黑布,掏出包袱来,一抖搂,哐当掉下来一枚铜印。

    船夫见此,竟然大惊失色,双.腿动弹起来,牛吃草站着也险些压制不住他。

    “哦?”徐清拾起来一看,上用隶书刻着“吴王之印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嚯,大佬大佬……”徐清嗤笑一下:“哈嚏!吾王在上,受在下一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年轻人,我告诉你士可杀不可辱,你将来要遭报应的!”

    徐清笑罢,回身问道:“水鬼?刘元进?吴王?”

    不对啊,水鬼不是长这个样子啊?徐清心里道,然后对杨成问:“你晓不晓得改颜换面之法?”

    “不知,主公此话何意?”杨成摇摇头说着,又看向其他三人,三人俱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哼哼,不用说了,老夫确实是水鬼,也是刘元进,曾经的吴王,落在你手里是我背时,杀了我吧!”不待徐清瞅出诀窍,船夫自行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徐清直视船夫的眼睛,看不出慌乱,他问:“刘元进当年被王世充击败杀掉,今天哈嚏,如何还能在这?”

    “当年一战,我确是败了,只是死的不是我就是了。王世充急于邀功,故没查清……”船夫说时,眼光有些躲闪,虽然他已经控制得很好了,但仍然有异样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徐清看着那年轻后生发问,船夫张嘴欲言什么,又马上眼光一闪道:“他不过是一个忠我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徐清大笑:“他才是吴王对不对?他是刘元哈嚏,进的儿子对不对?”

    徐清说着,随手拿起了船上一桶水,浇在了那船夫身上,马上,他脸上的黑垢慢慢化解,牛吃草眼睛一动,用橹一挑把船夫的头发一去。

    竟然是假发。

    假发之下,是当日所缚之水鬼!

    此时,他流泪看了一眼那年轻后生,唤了一句,主公。再看向天,喊了一声,主公。

    当年,江南饱受杨广之暴躏,你举起为百姓言事,奈何啊,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!若不是那些*,摇头摆尾,叛了我们,王世充能击破我们?

    船夫看见地上那一碗倾倒的米粉,扑过去对着地上乱啃起来,牛吃草把他都提起来,只见他对那年轻后生说,少主,老奴无用。

    不过转眼,七窍之血并流,如同蜈蚣一样弹动几下,不在呼吸。

    剧毒!徐清咂咂嘴,后脊梁发寒,刚才只要他尝一口,其下场就是船夫这般。

    那年轻后生只是闭眼,流泪,啜泣。

    “把这人投入江中,他,哈嚏等下随我们上岸,送去县衙吧……”徐清说完,回了船舱。一声水响,水鬼,或者说船夫去了这条不知埋藏了多少英雄的滚滚长流之中。

    徐清一行人里,杨成是个多面手,拿起撑篙,就是干起来,除了一开始乱窜,到了后来,已是稳住了船身。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后,到了高资,年轻后生被几人捆着送入县衙。有了徐清的身份,县令自然是不做怀疑的,当下开堂审案。

    年轻后生也不挣扎,自顾自说出了自己的身份。刘元进次子,刘生;水鬼,是三国大将甘宁之后,甘肃。他们之所以劫杀商人,不止图谋财产害命而已,还有报复他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据他所说,刘元进是揭竿而起的义士,为民做主的诸侯。杨广南下,就是为了江南的富庶,被他剥削得最惨的,当属江南商人,刘元进就是此中人物。他造起反来,正是为了这个,后被同为商人的自己人出卖。

    不为人知的故事,是真是假,谁对谁错,没人知道。县令定案,上报府,州,道,再批下来,择日行刑。

    枭首。

    行刑那一天,一往清澈得西湖水混浊起来,湖中心,冒出来百余具穿着华丽,无头腐尸,当地渔民半月不敢下湖。湖岸边,有十二株桃树,仿佛不知此时乃是隆冬,争相开放,数日后,桃树速速枯萎。时人谓之“冤桃”,是谁有冤?只有山上逃离的那些余匪知道了。

    自然,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且说徐清,在与荀雪儿等人汇合之后,却是发起高烧来,躺在床上不能动。想来必是那天掉去江中,泡了冷水所致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