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唐朝地主爷 > 第三十六章 不做你生意
    第三十六章 不做你生意

    做完那事,女人其实是最兴奋的时候,也最是敏.感和浮想联翩的时候,要陪着说说话,安慰一下。

    何况是三个女人在一起?

    但显然徐清是犯了忌讳的,他一想到这里有县城不远,不由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胸上迎来一拳。这可不是什么绵绵的小拳拳,这是黄诗梅那家伙打过来的,当即把徐清打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你打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哼,你自己知道!”黄诗梅不乐的甩头到一边,滋溜一下钻进被子里面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徐清看了一眼还在怀里的二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两个歌伎?”小月弱弱地问道。

    徐清感受的,左右下方都来了一只玉手,放在徐小清旁边又不动了。感受着三只玉手,徐清分明能感受的玉手已经运力为爪了。三只手,三个人,徐清看着面带微笑的荀雪儿,弱弱地小月,钻进被子又钻出来面无表情的黄诗梅。

    敢问看官,如果徐清回答“是”,还会不会有第二个儿子?

    徐清不敢赌,连忙摇头,三只玉手立马统统缩回,一只搭在徐清肩上,一只放在肚子上,一只不见了,不,还在,握住了,握住了徐小清!

    玩火玩火!

    三女可能不知道其他二女也使出了龙爪手,也不知道其中还有一只在被子里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像这种猜一猜是谁的游戏,徐清已是玩过几次,一次是蒙着眼睛看手感,一次是闻体香,今天这次嘿嘿嘿。小月又问:“少爷,那你刚才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啊,这里既然能请到她们,肯定离县城不远了,”

    “怎么?还想去她们老窝看看?”黄诗梅阴测测的问,徐清感觉到徐小清被吓得缩了一缩,那只小手也感受到了,连忙动一动安抚徐小清。

    咦?难道不是黄诗梅,那是谁,雪儿老实,不会这么玩,小月听话,也不会这么调皮。咦?三个人都不是,难不成?徐琪!

    卧槽!那个丫头片子经常神出鬼没。不会……

    徐清是吓得一身冷汗,萝莉虽好,年纪不足也是罪啊!掀起被子一看,那只手却缩得更快,掀开被子那一刻就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因为刚运动结束的原因,床上几人都还没有着衣,这一掀开冷风入内,惹得三女都是一颤。小拳拳立马袭来,这次是真的绵绵小拳拳,都叫坏蛋,登徒子,不依。

    徐清却没把被子放下,为啥,舍不得啊,三条晶莹剔透,光洁无暇的横在床上让你看,那还不多看几眼。哪怕是自家的,想看就看,这样不经意来一下也还是让徐清欢喜。

    被子一盖,便是斗得天昏地暗!

    翌日,寻来那几个歌伎,在三女的严密监督之下,徐清问了她们话。歌伎们道,离此不远处确是县城,名叫浏阳,但她们不知路,待会儿是有车子来接的。

    哦,歌伎都是卖身无自由者,老.鸨不会让她们自己出门。果然不久,车子来了,徐清也速速清算了钱两,随着这车去县城了。

    清算钱两时,由于昨夜王师爷留得银子多,驿臣决然不肯再收钱。徐清却说一是一,二是二,大手一挥,七百钱就这么扔出去了,还有半文钱,不用找了。也就是七百钱,徐清会这么大方,若是一两七百钱,你看徐清还不屁颠屁颠说,昨夜的钱难道还不够?

    路上,杨成鬼鬼祟祟骑马到徐清身边,问道,昨夜把二位仙女藏哪里去了?

    唐朝时,仙女是那种女人的雅称。

    徐清小声笑了一下道:“她们藏了,我不知道藏哪里了,怎么,想了?”

    “唉,”杨成连忙叹息,一脸的不舍。

    徐清自然知道以杨成的手段,查到藏歌伎的那房间轻而易举,只是没有主公的允许,他不敢动罢了。想到此处,徐清也不由感慨,杨成杨信为自己出生入死,而到现在连个后也没有,是不是自己这个老板也做的太差了?

    徐清小心道:“兄弟,你确实该讨个老婆了,路上留意点,良家女子,我给你抢来,风尘女子我给你赎来!”

    杨成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,回到:“其实,昨夜我就看中了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巧!”徐清也是惊讶:“既然如此,我去把前面的车拦下!”

    “主公,请慢!”杨成道:“我不急,等到城里,我自去把她赎回来!”

    徐清恨铁不成钢地道:“哎,这是不能不急,要是她被别人抢走了,那可怎么办!大男子汉,害什么臊?”

    杨成此时还就真的害起臊来了,急忙拉住徐清,执拗地道:“又不是早上市的猪肉,哪有那么多人抢哩!”

    徐清闻言噗嗤一笑,沉吟一下道:“嘿嘿,你不知道,这妓楼其实有南北之分。遇到这南方的,你可有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南方的什么不同……”杨成摇摇头,木讷地回到。

    徐清摇头道:“我说你,你精通百行百业的明规暗矩,怎么到这里糊涂了。我和你说,江南女子开的楼,或者请的仙女称为南班,黄河以北的称北班,其中差距何止千万。”

    杨成诧异地看了看徐清,意思是你怎么懂那么多,不过还是老实道:“还请主公指点。”

    徐清把他拉拢了,看看荀雪儿等人的车子已不在近处,才道:“来来来,小声说,这江南,乃是文化之地,南班妓子讲究的是一个色艺双绝,琴棋书画放在开头,甚至不少还作的一手好菜。故而长安那种地方,以南班的多,南班妓馆,多是达官显贵出入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最妙不可言的是,这南班的皮肉生意做的很少,多得是卖艺不卖身,和陪这些达官显贵们吃茶、宴饮、抚琴弹唱,弄曲填词的罢了。所以,你是懂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徐清嘿嘿笑了,轻夹马腹,留下一脸迷茫的杨成。

    转过几座丘陵,徐清一行人也是随着那马车上了大道,走了半个时辰,一座木桥横跨在一条河上。桥边一石碑,写着浏阳二字。

    浏阳鞭炮,浏阳大曲,都是后世驰名的啊。

    入城,徐清发现浏阳城不大,没想到里面的“业务”能做那么远。带路的马车自回妓馆,徐清等人便去找客栈。既然到了浏阳,那么离长沙,也就是现在的潭州不远了。

    入城的目的是为了休息好,在外头,哪怕是驿站,那环境根本没法让人安然睡觉。另外就是补充物资,大部队离开之后,徐清身上只有银子,吃用的不多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徐清来说,最重要的是帮杨成赎下那个他看中的女子。

    那妓馆名叫“花影轩”,听说是以老板从前的“艺名”为名。

    花影,徐清念叨一下,带着杨成踏门而入,虽然徐清只是来过这种地方散步,但为了显得自己老路,走得格外大气。

    可入门之后,没有听见意料之中的“姑娘们,快来接客”的妩媚之声,而是一个粗壮的男声,吼道:“谁啊,大清早的就来找,不怕马上疯啊!”

    徐清大汗,想起这花月场所都是晚上热闹,白天歇业,此时进去,正好是他们的“晚上”。徐清心里连说三个难怪,难怪刚才的门还要自己开!

    不过,面对“服务员”的不快,徐清也未怂,当即拍下一锭银子道:“去,叫姑娘来!”

    这银子,是徐清的私房钱,瞒着三女偷偷摸摸藏下的,想着有一天被踢下床铺,还能去外面风流一夜。这点钱,徐清发誓不到无床可上不准用,但今日为兄弟的性福,也是果断摔了藏钱罐,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守门的汉子见了钱,咧嘴一笑,忙去后头叫老板了。妓馆里的男子,比女子还要地位底下,一般干活的都只给吃饭,除了长得好,活儿好的男公关除外。

    不久,一个半老徐娘拿手绢拍着嘴巴,打着哈欠,一脸睡眼惺忪的出来了。这位应该就是这妓馆的主人,花影姑娘了吧,花影打量了一下徐清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不,是媚笑,微起朱唇道:“小哥哥,怎么一大早来,妹妹好困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伸伸懒腰,把自己的身躯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徐清差点没吐了早饭,心道,就你脸上那半斤粉,还妹妹,奶奶还差不多呢!得得得,您别伸懒腰了,别把粉砸下来了!

    咯咯咯,见徐清不为所动,花影再一次笑了,嗔怪道:“原来不是第一次,哼,怎么挑这么个时间来!”

    这神色,似乎就是撒娇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吐出来,徐清转过头去道:“昨夜里,你们有几个姑娘出去了,我想再见见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,原来是留了情啊?”花影用手绢掩着口笑,对那个汉子问道:“昨夜有多少姑娘出去弹琴?”

    “姐姐,昨夜出去的有二十三人。”大汉答到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小弟弟你也听见了,小店姑娘生意多,也记不清是哪一位了,”花影悄然靠近,抓住徐清的手道:“唉,一夜都已经过了,不如就和姐姐去后面看看,听听新曲儿如何?”

    “休要聒噪,”徐清摆开手,摆出不耐烦的神色道:“我要的,是昨天去驿站的几位,难道你们姑娘还能那么多去驿站不成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就是驿站那位?”花影说道这里,不由眉头一皱,对徐清露出厌恶的表情来,骂道:“你走你走,出去,你的生意啊,多少钱也不做!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