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唐朝地主爷 > 第三十八章 螺族
    第三十八章 螺族

    “秀秀?好名字……”徐清再想说什么,秀秀一个白眼甩过来。

    安排王山带着马车往北,赶往潭州,徐清几人自把几匹马留住,蒙住眼睛是能带过河的。荀雪儿几女,还有护卫也都过河。开始一趟,是秀秀把徐清要过去,其后就是杨成和暗河成员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秀秀,这位是谁?”徐清指着那老头子,他穿着黑布加彩衣服,一脸沧桑。

    “他叫老布,是我家的老人,但不会说汉话。”秀秀热情大方,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给徐清道:“喏,吃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徐清打开包袱,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:“这是槟榔!”

    秀秀一脸不信:“你居然认得?”

    徐清刚要回答,一个十分不乐意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哼,我徐清哥哥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这小小的果儿怎么不识得?”

    说着,徐琪拈了一个槟榔就扔进嘴里大嚼起来。徐清哎呦一声,怎么这个小醋坛子又翻了,槟榔是你能吃的?就是大人,没吃过的,一个槟榔也能醉得你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徐清忙道:“徐琪,快吐出来,你不能吃!”

    “不,我能吃,”徐琪转头不理徐清,还故意吧唧吧唧嚼着。

    秀秀大方一笑:“咯咯咯,没事,这是青果,点的卤是自家配的,不醉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秀姑娘……”徐清也自知不能撩妹了,牵着徐琪回到了荀雪儿那边。

    杨成摇橹,也是走了两趟,累得气喘吁吁,休息一下,不料天空中竟飘起了小雪。

    徐清嘟囔一句:“这是什么鬼天气,哎,杨成,放披风的箱子拿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呢,那儿~”杨成一指,徐清就去把披风都拿来,给几女披上,眼睛瞟了一眼那边的秀秀二人,他们却没遮雪之物。心里一动,请示一下大老婆,二老婆,三老婆,也拿了两件备用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惜好心好意被当成了驴肝肺,秀秀嗤笑一声骂道:“哼,都说汉人胆小,今天算是见识了,拿件衣服也要问老婆,有你这么怕的吗?”

    徐清正色道,说了一个标准答案:“这,这不是怕,这是爱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转头走了,倒是秀秀听了一怔,似乎遭了当头棒喝一般,嘴里碎碎念叨:这不是怕,这是爱。

    徐琪见徐清只请示大二三老婆却不和她这个后补老婆通气,一时心气,脑袋里胡思乱想。嚼着槟榔,忽感心速加快,脸热,胸闷,出不了气,当下以为是中了毒。

    完了,我要死了,要和臭徐清阴阳两隔了,徐琪想到这里,看徐清还在逗徐文,看也没看她,索信就倒在地上,哇的一声哭了:“臭徐清,死徐清,我中毒了,我要死了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看向她那里,徐清把徐文交给荀雪儿,把徐琪从地上抱起来,看了一下,什么中毒,应该是吃槟榔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徐清笑着道:“快把槟榔吐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,”徐琪泪眼汪汪,问徐清:“徐清我会不会死?”

    “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徐琪其实就是想徐清来照顾一下他,躺在徐清怀里她心道,死就死吧,用手一搭,勾着徐清不松了。

    杨成摇橹已是又走了两趟,其中还有暗河的成员摇橹几次,岸那边要过来的基本都过来了。雪,下的愈来愈大。

    “秀姑娘,这里是船钱,等下一船摇来,我们就离开……”徐清递了一包银子给秀秀,秀秀一怔,还在为刚才的那一句话发愣呢,手不自觉接了才恍然如梦地道:

    “你,不,不要钱,不要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着吧,不然以后汉人在你眼里,又多了个抠门的形象。”徐清笑笑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哎,站住!”秀秀急得跺脚:“下这么大雪,和我去寨子里吧?”

    徐清听了脚步一滞,看向荀雪儿等人,她们也都点点头,然后说雪大了,怕冻到徐文,还是去寨子里躲一躲好些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,那又要麻烦秀姑娘了。”徐清倒是多礼起来,恭敬地拱手拜谢。

    秀秀把银包一扔,嫌弃道:“哼,谁要你的臭钱!”说完,就一蹦一蹦掺着那老头前面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最后一趟船来了,杨成说其他人都沿河北上了,可以走了。于是秀秀不声不响把船拉进一个隐蔽的拗口,拿水浸泡起来,又盖上枝叶干草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也就自顾自走路上去了。

    徐清跟着,却没有马车,只有好不容易弄过来的三匹马,于是小月和黄诗梅骑一匹,荀雪儿抱着徐文不好骑马,得要和徐清共乘,还剩下徐琪一人一马,其他人都是不行。

    雪花密如晨雾一般,能见度很低,徐清不由得跟的紧了。

    秀秀很能嚼槟榔,三五分钟就能嚼完一个,过个十分钟又嚼。可她嚼起来,没有其他人,那种狰狞之感,反而是一种痞痞的美感,潇洒女孩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一土糊起来的矮墙出现在众人眼里,秀秀掸掸身上的雪,介绍到:“这是我们村儿,叫螺头村,我们族叫螺族。”

    “螺族?”徐清低声问道,他在心里搜索后世的兄弟民族,硬是想不起有类似名称的,于是心觉螺族在千多年历史中融合进了别的民族吧?

    后来,徐清在地方志里找到了关于螺族的记载,螺族的螺应该写作蠃,摘见《国语·吴语》,其民必移就蒲蠃于云梦之滨。

    蠃族为夏时大族,后与夏王族对立而被灭,仅存留一部分分支,逃亡中改名螺族,其下族人改姓为珞。

    “对啊,田螺的螺,我叫珞秀秀!老布就叫珞布。”

    徐清此时还不晓得螺族故事,他听了这话脑中一亮,笑着道:“从前,有个穷书生,下田整地,见到一只大田螺,于是想着,不如带回家做饭……待这天书生提前回家,却见田螺姑娘和隔壁老王在床上……”

    徐清一开始是想讲田螺姑娘的,可风太大了,对,就怪风太大了,讲着讲着就走了调。

    听客当然不干了,后面那些家丁护卫还好,只是面露失望,三女,加上珞秀秀那就不客气了,什么难听的都骂得出。

    徐清只好改口道:“好吧好吧,穷书生回到家里后,田螺姑娘还不知道,书生看见她忙着忙那,不由感动,加上田螺姑娘长得漂亮,书生便不由自主的爱上了她……两个人便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几女心思不复杂,特别是在徐清面前,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,就把她们说的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嘛,你居然还会讲故事,我看几位姐姐就是被你这张破嘴征服的吧?”

    徐清大笑,深有意味地道:“哈哈哈,也有,也有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土墙已经到了面前,竟是一座寨子,上书“螺头”。

    寨里,都是一排排的土房子,难见有什么砖石房。古代的兄弟民族还不是那么“兄弟”,几乎处处受打压,故而一般比较穷困,要么就如突厥那种,能和中原抗衡。

    “秀秀,回来啦?”走至一座难见的砖瓦房里头,一个壮士汉子跳了出来,看着秀秀满是笑容。秀秀唤了一句,表哥,指着徐清等人道:“有客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人?”那汉子扫了徐清等人一眼,见是外族人,不由眉头一皱,问珞秀秀道: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过路的,雪太大了,我把他们请了回来。”秀秀笑着把徐清几人迎进,又告诉杨成栓马在哪里。

    徐清对那个汉子拜了一拜道:“在下徐清,过路客商,回乡办事,路过宝地,借宿一日,待雪晴日,便启辰走。”

    “哼,汉人就是规矩多,说话都不能好好说,非得四个字四个字书名。”汉子嘟囔着,秀秀却急着说:“你不记得巫母说的话啊!”

    汉子这才肯收起那一股子敌意,走到徐清面前,拍了拍肩膀,说道:“来着是客,快坐快坐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两掌拍在徐清肩膀上,别人不知道,黄诗梅和牛吃草等人顿时心揪心起来,那两掌看似平常,只恐怕带了千钧之力!

    徐清岿然不动,笑了笑,说句客气了,然后用被拍的那一边肩膀的手招呼道,都进来吧,外面冷。

    见到这里,汉子不由得张了张嘴巴,黄诗梅也骄傲的笑了笑,心道不错,小徐子有长进。

    谁知徐清心里苦痛,刚才那二掌起势时徐清就瞅见了不同寻常,可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柱香,徐清也就提了一口气强挨下来了。

    招了招手后,徐清的手再也动弹不得,只能一个人默受。

    入了堂屋,徐清发现这还只是后院,刚才进的是后门,而前堂被闸门锁着,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“秀秀,不知家里还有什么长辈?”徐清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我祖母还在,不过她是族里巫母,在前堂理事,晚间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巫母?是不是就是类似族长的身份?”

    秀秀笑着回到:“不是,巫母只是我们螺头村的,相当于村正之类的吧?”

    原来是村长啊,难怪屋子这么大,徐清点点头。见徐清不再问,秀秀噔噔噔离开,去给徐清一行人收拾客房去了。

    那汉子又走了过来,见徐清为别人忙这忙那不理他,看看徐清,鼻哼一句,心上一计。从一个角落掏出一坛酒来,对徐清道:

    “兄弟,你们汉人不知道,其实啊,生人到我螺族来,是要和过门酒的,不然不准留宿。此坛酒,可是我收藏了好久的,来,干了他!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