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唐朝地主爷 > 第四十六章 刺史外甥
    第四十六章刺史外甥

    只听见门口阿姳巫母又在说什么珞伏山失血过多,应当静养,补血之类的东西。徐清倾耳去听,忽然意识到,阿姳巫母这一去,可能就回不来了。刚才那一幕,不就是最后一眼吗,徐清这旁观之人都有些惋惜难过,而她临死之人,话语神情竟然这么镇定。

    千百年,能直视生死者能有几人?

    “哎,”徐清深呼吸一口,看向床上珞伏山,忽的他心里一个问题闪过,救还是不救?

    就凭徐清和珞伏山的关系来说,不算太好,还发生过矛盾,上次珞伏山诬陷徐清是妖怪哩。救他,凭什么?

    徐清心里又有一丝恶念闪过:巫母殒命不过三四日之内罢了,三四日够,这一代巫母村老即将过去,而下一代不就是珞伏山和秀秀?

    哼,徐清想到这里轻哼一声。心道,巫母托付我迁移螺头村村民,到时候还得让珞伏山得了便宜,又得美人。就这个人,凭什么?

    徐清想,依珞伏山的性格,这一次受伤多半是争强好胜所致。村老在这边受伤,他就在那边闹事,这等人,如何担得起一村之长?

    不如,我徐清来当这个村长?哈哈哈,把螺头村迁入洛南,我也当个村长玩玩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外面就有人敲门:

    “徐公子,徐公子,有什么要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徐清一抖,冷静了下来。心道,还有人在这里啊,完了,若是没救好珞伏山,依照螺头村村民的架势和珞伏山的地位,那可是捅了马蜂窝。徐清手里只有三个护卫,双拳难敌四手,还是先救了他再说。

    “哦哦,没有,”徐清回到。

    “那徐公子,您先治病,我们就在隔壁烤火。”外面的人如是感喊到,然后“咔擦……”一声,把门栓住了,直接来了一个抽梯之计。

    徐清暗骂一声,自知眼前之事不做好了脱不得身。摸摸肚子道:“唉,早知如此就让他们把那碗腊肉端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徐清拿出酒精,用干净棉布细细擦拭,有用绷带把他的伤口都包裹起来。包到一半,忽然发现巫母还嘱咐了要搁药。于是徐清又把绷带给解开,再用把药给捣鼓好。

    一下午来,他是只吃了俩鸡蛋,饿得头昏眼花之际,总算是把伤口都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房子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,徐清静下来休息,靠着墙壁,隐隐约约听见隔壁烤火的几人在说话,说的还是汉语。对话的内容,不由引起徐清的关心。

    “水牛大哥,伏山也不是打的无关的架,他是给村老出气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青螺村那几个不安分的小子,我也早就看不惯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啊,就知道一个打得好,从怎么不想想后果是什么……”那个叫水牛的道:“依我看,最多明日,就有人来找……”

    “水牛哥,怕他做甚?”一人道:“来多少,咱们再打过去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村老都被打成那样了,我们还窝囊着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村老受伤了,在族中议会边上,能把村老打成那样的人,只有可能是故意的。”水牛哥道:“我怕啊,青螺村有官家的人撑腰!”

    “官家……”其余二人一听官家二字,也是怂了。在古代,官家是天,说不得,骂不得,打不得,你拿他无可奈何,他捏你如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“咦?隔壁那个汉人怎么不嗷嗷了?”水牛哥忽然道,其余人也都是贴着墙壁听。

    徐清撇撇嘴,怎么能叫“嗷嗷”呢?那明明是歌好不好!

    不一会儿,水牛哥他们打开门,看见徐清还在,也是松了一口气。又上前打量了一珞伏山,见他呼吸均匀,身上一个个绷带包得好好的,便都对徐清千恩万谢起来。

    徐清摆摆手道:“别,起来,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,去后宅把桌上的菜热一热,我这就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……”水牛哥行身而去。

    三人之中,水牛哥年纪最大,徐清见他走了,对剩下几人问:“你们可否细细说一下村老受伤之事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那二人警惕地回到。

    “不做什么,只是村老的伤是我治的,怕有暗伤,故而听听过程,好提前派出。”

    村老可珞伏山重要多了,那二人听徐清之言,不敢怠慢,一人一句便把故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听来的,还要从我们村丢鸡说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村丢了鸡,自有人去族中议会告状。本不该这样自己去的,要先说给巫母,然后再让巫母去跟村老讲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这样,直接桶到了族中议会,一下子让村老不知所措。也只能跟着去族中议会听情况,调查来,寻找去,就知道了此事和青螺村有关。我螺族三大寨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徐清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,你只管说后来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青螺村老欺人太甚,恁是不认,非要拿出死证来。可哪里有什么死证?我村老也是气不过,便准备回家,发誓要找死证。可惜在路上,反而被青螺那几人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有人报信,巫母给施法,拉了一头牛去,止住了村老的血。当时全村人都去接村老,都看见了那个血啊……”

    徐清听着,想起他离开螺头村是不见人影,想必那时候就是都去接村老了吧?

    “伏山哥听了,一个人闷头去了青螺,也在路上就碰见了那几个偷鸡的,也是打村老的几个人,听了他们的话。一时气不过,就打了起来,伏山哥壮,恁是把那几人打趴下了。可自己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就被我们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唉,徐清叹了一口气,这珞伏山虽莽撞一些,可真情可贵。珞伏山是默认继承人,放在别处,巴不得村老死了呢,还去这么报仇,算得上赤子,救他一命,不算孬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下面的菜已经热好,请公子吃饭。”水牛哥上来,打断了几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来龙去脉已经弄清楚,徐清也就拱拱手道:“伏山兄弟的病,要静养几日,不可让外人打扰,让他吃得好点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徐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下楼,桌上四菜一汤果然热气腾腾,他三个彪壮护卫也在一旁。见徐清来了,点点头,意思是写菜,他们看着热的,也检验过了,可以吃。

    徐清一笑道:“来吧。你们也许久未吃了,这菜不错,一起吃吧?”他想着,珞秀秀闭关三天,此时肯定是回不来的。

    三个护卫知道徐清脾性,也是不客气地坐下,抽筷拿碗,自己吃了起来。徐清心里忽然想起一事,巫母和秀秀都走了,不还有村老在此吗,他是谁照顾?

    徐清吃几块肥肥的腊肉垫垫肚子,加了几个鱼肉,一碗饭,送到了村老所在的房子。打开门一看,奇怪,人不见了,难道记错了?

    不对啊,徐清又找了几个地方,都没看见,心道管他呢,自己吃吧。兴许珞秀秀走时,让悍妇们抬走了村老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只见桌上的菜已经吃的是七七八八,只剩下一块鱼肉,徐清一夹,还是肚子上那块。还有腊肉,也都是肥肉特多的拿着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们吃的快,嘿嘿……”一个护卫道:“这蚬子汤好喝,还有腊肉,都肥。特别是这块鱼肉,豆豉鲮鱼,这一块最鲜,最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把鱼肉夹到了徐清面前。看着那快肥肉晃悠悠地夹到了自己碗里,徐清不由得脑仁一抽。刚才他饿极了,才吃两块肥肉,那是为了垫肚子,可现在,呵呵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,你吃就好,”徐清又夹回去了。好在他给村老夹菜的时候,都是实打实按一个多人的份量夹的,完全够他吃。

    还有蚬子汤,那也鲜美有滋,一碗汤两碗饭下肚,徐清饱嗝一打。

    “主公,人也救了,秀姑娘和巫母也不见人影了,我们不如回去吧?”一个护卫问道。徐清哪次出来不是暗里跟着十个,明里随着几人?这次只有他们三个护卫,他们怕一时不察,没有护周全徐清。

    “无妨,巫母她们有事去了,歇一晚上再走不迟。”徐清想着,不禁为晚上的寒风抖了抖。

    其实,最重要的,徐清还是耐不住寂寞,想管一管这螺族之事。

    村老之伤,加上巫母,珞布老爹的暗示,一切都明确表明了此事必有官家插手,是青螺和知县之间暗中交换了什么利益。

    螺头村是不是被吞并,是不是被打压,往小了说,不过是螺族自己的事。可往大了说,可就是关系到民族团结,地方官廉政建设,大唐复兴之路的大事。岂不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?

    螺头村的事,可能只是开始。今天徐清,就想好好治一治这眼下的蚁穴!况且,徐清答应了巫母,要迁移螺头村的村民。食言之事,不到万不得已,还是不要做,特别是和巫母那种会法术,又快死了的人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可第二天一大早,徐清预料之中的事情就如期而至了。

    村老不在,巫母不见身影,螺头村里无一人管事。众村民无法,只得找到了上一任村老——珞布老爹。

    珞布老爹,自然也找到了徐清。

    “(螺)徐清,外头一人自称是知县侄儿,刺史亲外甥,”珞布老爹带了一个小翻译,他自己用螺话道:“你实话实说,以你的官职,压不压得住?”

    小翻译把话说给徐清听了,徐清大惊,珞布老爹如何得知我是官的?不过这不重要,徐清心里头还有另一个想法:

    前几日遇到了刺史“亲儿子”,今天又遇见了刺史“亲外甥”,这潭州董刺史亲戚不一般多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星空没有云在这里祝大家元旦快乐!新年吉祥!

    感谢大家半年来的支持,1月还有六科考试,十号就放假了,所以从今天起,开始断断续续的两更吧,希望大家支持和鼓励!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