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唐朝地主爷 > 第五十三章 青螺发难
    第五十三章 青螺发难

    寒风划过,村口寨门头上,一众持弓提刀的村民,都是顺着珞布老爹的手,看向徐清。纷纷道:“刺史?刺史是什么官,管的住知县老爷?”

    徐清掸掸衣服,起身走上前来,站在寨门楼上对下面道:“我就是沧州刺史徐清,尔等官吏,当以安民劝业为重,缘何来此地袭扰百姓?”徐清的话,说得掷地有声,呼呼寒风为之一滞,周围百姓衙役顿时一静。

    好半会儿,风才重新划起来,百姓衙役们也才再次议论纷纷起来。唯有陈知县一人,尚未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缘何?

    只因“沧州刺史徐大人”七个字,乃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徐清不知,他在沧州做的事情几乎传遍天下,每次干件大事都成为了市井小民津津乐道的话题。在这市井小民的道听途说之中,徐清做的事情愈传愈奇,仿佛神迹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不出沧州,就已经能让百姓们以为徐清乃星宿下凡,神仙转世,更不用说远在千里之外,且修仙之风十分热的湖广了。

    譬如日审百案,百姓相传,徐清有三千鬼兵,八万妖吏任其驱使,察人间善恶。驱鳄回海,规避风灾,民间相告,徐清与东海龙王乃是至交,是东天华帝座下弟子。

    更有无中生有之力,使数万流民吃得饱,穿的暖;移山填海之能,致盐碱之土转化为良田肥地。

    巧的是,这些事情陈知县全都听见了。更巧的是,他全都听的神话版,且都信以为真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徐清在沧州做的事情,才是促进他坚定修仙一道的关键!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来龙去脉,陈知县得知“徐大仙”竟在螺头村之后,脑海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陈知县忐忑的微微一抬头,看了一眼徐清,心道,不对啊,官居刺史,怎的比我还年轻?沧州离此地不止千里远,怎么到这里来的?

    不过转眼,陈知县就自己恍然大悟了,神仙嘛,自然有返老还童、青春永驻之法了。还有,徐刺史都能移山填海,小小的飞行之术,怎会不知?陈知县越想越觉得眼前这个,就是沧州刺史徐清,绝无二样。

    “陈老爷?这……”衙役们见陈知县张着嘴吧不说话,都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谁知陈知县眼神里忽然浮现出一股子恐惧,瑟瑟发抖地跪了下来,爬行几步,又呜呜哭了起来,他道:“弟子不知上仙在此,未能准备礼物,还请上仙赎罪,弟子,弟子这就去准备,敝县竭尽所能,只求上仙多留几日。”

    这一跪,这一哭,当真是把周围所有人都惊到了。衙役们群龙无首,你看我我看你,不知怎么办。寨门楼上那些村民,第一次见知县老爷下跪,都不敢站在正前面,忙躲避在一旁。

    徐清也不知其意,他让珞布老爹先说了那一通废话,只因他自觉太年轻,若没个铺垫在前,说自己是刺史没人相信。此时见陈知县直接跪下了,也是措手不及,难道这铺垫这么大效果?

    徐清试着道:“罢了,什么礼不礼物,都是俗物,我看不上。不过,今日路过螺头村,此地村民民风淳朴,对我颇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陈知县连忙爬起来道道:“呔!上仙都说螺头村民风淳朴,怎会包庇罪犯,看来我侄儿之死另有原因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知县转身对那些衙役道:“尔等还杵在这儿干嘛,走走走,别碍着了上仙的眼。”

    衙役们面面相觑,走了怕陈知县在这里吃亏,留着又怕他不乐,当真是进退两难。陈知县此时以回归“凡人”,也意识到了这个尴尬之处。便道:

    “壮班轿夫留下,六房司留下,其余人走了吧,”

    众衙役冻得脚冷,听到这个靠谱点的命令,哪里还犹豫,哗啦啦,一哄而散,各回各家。可其中有一个,见事态如此发展,也是头一猫,就去了青螺寨方向。

    寨门楼上众村民见衙役都退走了,都是击掌相庆,眼笑眉开道:“看来,徐公子那个刺史的官很大哩!”珞布老爹也是大发感慨,拱手感谢徐清。

    就这么完了?吹一顿牛就退兵,哪怕只是不到一百人,那也了不得啊。太简单了,徐清觉得不踏实,觉得再问问陈知县。

    他把陈知县叫了进来,为了保持陈知县的仰视,还特地远远安排座位。那些个六房司吏,更是坐都没地方坐,远远地安置在一边烤火。

    陈知县刚一坐定,马上问:“上仙,敢问成仙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徐清装作回忆一下,然后道:“那可久了,我历一万三千多劫,每劫该六百七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陈知县愣了愣问道:“劫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劫有三重,一重雷劈,二重火烧,三重罡风吹。”徐清敷衍一下,立即转而问螺族的事:“我听闻,青螺欲行吞并之事,你却想夺走螺头村的巫术?”

    陈知县听此大惊,一骨碌跪在地上道:“不愧是上仙,竟然都知道这番内情了,求大仙赎罪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此事我三年前就算到了。你本是要因此下地狱的,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就给你一次坦白的机会。”徐清一不做二不休,不管牛的死活往上吹了。

    “大仙,我招,我招……”陈知县不加思索,便将一来二去,青螺和他的密谋都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知县说着,还骂青螺心怀鬼胎,把他当枪使。他骂这个,不过是为了摆正自己的立场,和青螺划清界限罢了,可是徐清听着,却当真了。

    原因是陈知县和青螺的合作,没一项和青螺的村老打交道。从夺巫术,到发难螺头村,都是陈知县周围那几个六房司吏谋划的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县衙里的掌权者都成了青螺村的!

    好个青螺,在别人都以为县衙管税不管事,没有什么用的时候,青螺已经暗中把真正的权力抓在了手里。这个陈知县,恐怕早就被家架空了吧?

    莫非,他修炼之事,也都是青螺的人忽悠的?

    陈知县说完,徐清说了什么当官成不了仙,成仙之后才能当官的话。他想只要陈知县不是知县,修仙也无大问题,只希望他迷途知返。陈知县也当话听了,说什么改日就写辞呈,归隐山林云云。

    拿着陈知县的话,徐清慢慢咀嚼,正思考间,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徐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珞布老爹跑了进来,一只脚光着,看来是慌乱之中跑丢了鞋。更看得出他慌乱的是他说的汉话!

    “徐公子,出大事了,螺尾,田螺而寨的村老被人绑架,巫母也被控制起来了!”

    徐清唰的站起来,只见珞布老爹脸色变得更差道:

    “还有,还有,八百土兵已经把我寨包围了!”

    “土兵?土兵是什么?”徐清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前不太平时,我族练兵自保。这些年来,从我当村老时就已经全部废除了。”珞布老爹叹了一口气道:“没想到青螺那帮人,竟然还偷偷养了土兵。”

    珞布老爹解释完,又急道:“徐公子,事不过三,我螺头村已经让你做了好几件事了,没想到天亡我等。我们不能拖累你……”

    徐清也是焦急,他身边只有十个护卫,对付八百土兵确实十分棘手。不过逃,又往哪里逃呢?

    珞布老爹继续道:“村西有一个密道,可以直通螺头山,那里安全,你去找秀秀,带她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徐清担忧地问道:“那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?哈哈……”珞布老爹仰天大笑:“我们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,自然不能让青螺的人糟蹋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徐清眼前一亮,他问道:“陈知县呢?”

    珞布老爹道:“他还在外头,”

    徐清听了,笑了起来,道:“好,快去把他叫来,我有办法可保螺头寨上下安全。”

    珞布老爹疑惑不解道:“徐公子,青螺的人既然走到了这一步,那就不会再怕他的,你让他去劝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徐清摇摇头道:“不是,我只是让他拖延一段时间,自有援兵来救!”

    “援兵?”珞布老爹深深地看了一眼徐清,想着他这些天来已经创造了这么多奇迹,也不像那种自负之人,他的话,可信!当即,珞布老爹也不说话了,自出去找陈知县。

    徐清不等陈知县被找来,带护卫跟珞布老爹出去了。

    陈知县和几个司吏坐在一起,见徐清等人急匆匆而来,都是站起来迎接。

    徐清开口道:“门外八百土兵围寨,可是你做的好事?”

    陈知县脸色一变,跪下道:“禀上仙,和我无关啊,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徐清一扫那几个司吏,脸色如常,只是低着头。他冷笑一声对护卫道:“来人,把这几个司吏拿下!”

    那其中一个司吏,陡然露出一个狠相,喝到:“哼,你们死到临头了,还敢捉我?”

    护卫们不管那么多,看他还敢回嘴,一个巴掌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清暗呼打得好,又对陈知县道:“青螺的土兵围了此寨,你看着办吧,是戴罪立功去把他们劝走,还是和他们一同下十八层地狱?”

    陈知县当下扣头道:“弟子愿去劝走他们。”

    徐清点点头,不过他可没期望这架空县令能帮上什么忙,他在等杨成,和带兵而来的赵宇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天只有一更

    昨天的小抄,被,被收了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