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非常侦探 > 第406章 牛副局长驾临
    秦可人见阿舒半天没有应答,她知道阿舒非常在乎前女友,虽然她心中多少有些嫉妒,但她能理解阿舒此刻的感受,于是柔声劝道:“阿舒,事情都过去了,苗萱也有自己的生活,你就想开点,不是还有我和艺俏陪着你吗?难道你想后后宫成群吗?那样我可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点醒阿舒,是啊,自己早该放手了,苗萱也要有她的生活,但是让她嫁给金翰,阿舒绝不会答应,长舒了一口气后,阿舒说道: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秦可人隔空给了阿舒好几个飞吻,让阿舒忽然感到大姐大秦可人竟然有小女人的一面,原来以前自己心目中的那个恶魔,竟然也很可爱,唉!阿舒再一次感受到了那句话:女人多变啊!

    阿舒回到了酒桌,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,这酒可喝不少了,即使滴酒不沾的苏小妹,也已经喝下了二两,脸红扑扑的,像一个诱人的桃子,娇艳欲滴,而且她的眼神时不时地看着阿舒,不光是她,赛飞和小倩,更是争夺的控制权阿舒,赛飞是争着敬酒,小倩却是拦着不让喝,她心里有事,婆婆一会可能找阿舒,若是阿舒烂醉如泥,那自己的事可能不好办,再说了,今天她是铁了心要把自己献给阿舒,决不能让阿舒喝醉。

    赛飞对小倩不满:“我说小倩你太过分了嗷,凭什么不让阿舒喝酒?”

    小倩据理力争:“你说你,老同学见面,你把阿舒灌醉有意思吗?大家说说话,叙叙旧,多好,阿舒已经喝太多了,你还站着干嘛?你给我把酒瓶子放下,你想敬酒,来,你也自己先喝十杯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打着酒官司,阿舒笑而不语,其实他已经喝多了。

    陈铁兵不阴不阳地说道:“唉!大家看,阿舒帅就是有女人缘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四十七八岁身材臃肿的中年人走出了电梯,他在服务员的引领下,来到了桌子边,此人满脸陪笑:“各位晚上好,请问哪位是天哥?”

    阿舒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是陈铁兵知道:坏了,牛所长的老爸来了!他给阿舒介绍:“阿舒,这位是我们县局的牛副局长,牛局,这是我同学楚天舒。”

    牛副局长此刻满脸堆笑:“哎呀天哥,幸会幸会,想不到我们桓澄县竟然出了一个世外高人,我听二牛说了,你的点穴绝技,简直神乎其神,神乎其神呐!哈哈!”

    四十七八岁的公安局副局长,称呼一个二十五岁的小伙为天哥,怎么听都是很滑稽的一件事,但是这个牛副局长似乎说着很顺口,丝毫没有违和感。

    陈铁兵连忙把座位让出来:“牛局,您坐,我去对面。”

    牛副局长笑呵呵地说道:“小陈啊,听二牛说你就要去市刑警队了,祝贺你啊,年轻有为,侦破案件,那是相当有水平,前途不可限量啊!哈哈!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陈铁兵暗骂:我年轻有为?我有水平?那在县里你不重用我?你不提拔我做派出所所长?让我在你那二世祖的儿子手下打杂,整天对我吆五喝六的,今天我要走了,你来跟我整这个,少他妈装蒜!陈铁兵是这么想的,但他不敢说出来,只能陪着笑脸:“多谢牛局提拔。”提拔这个词,用在牛副局长这里,绝对是一个讽刺。

    牛副局长竟然听不出陈铁兵的话里的讽刺,反而是拍着陈铁兵的肩膀爽朗的说道:“不用客气,我的牛眼是不会看错的,可惜你就要离开县里,不然,我正打算把你调到治安科。”

    这时,赛飞已经把座位让出来,牛副局长坐下,陈铁兵也就在原位置坐下,阿舒笑着说道:“既然牛局把陈铁兵给调到治安科,那我就不让他去市里了,毕竟到市里买房是一大笔支出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这个…”牛副局长一时语塞,他没想到阿舒能够这么说,过了片刻他才说道:“我看还是去市里好,房子是贵了点,但是在市局被提拔的几率可就大了,举个例子:一个人在农村的镇里工作,最大的官就是镇长、镇党委书记,但是若是去了省政府,局级干部一抓一大把,这年头人脉最重要,你说是不是啊,哈哈!天哥,来,喝酒!”

    牛副局长这句关于人脉的话,其实非常有道理,阿舒当然明白,他没在陈铁兵的问题上纠缠,这时服务人员拿过来酒杯,陈铁兵站起来,把酒满上,阿舒第一个端起酒杯:“今天牛局能够参加我们的同学会,非常荣幸,为了表达敬意,我干了,您随意。”说完,不给牛副局长说话的机会,他一仰脖喝下去。

    牛副局长不敢怠慢,说了一句:“天哥豪爽,我必须干了!”一杯酒也下肚。

    阿舒给陈铁兵使了一个眼色,陈铁兵给牛副局长的杯子满上,他端起酒杯:“我就要去市里了,感谢牛副局长的关怀,这杯酒我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牛副局长来这是有目的的,他要化解儿子和楚天舒之间的误会,事情还是因为陈铁兵而起,决不能让陈铁兵带着怨气走啊,既然陈铁兵已经喝了,他也不能不喝,没有二话,不喝就是不给面子,他也轻松喝下去。

    牛副局长的脸色微红,刚要对阿舒说什么,那个肥龙站起来了,他拿了一个满满的大杯子:“牛局,我这个人非常直爽,今天能认识牛局这样的大人物,是我最大的荣幸,说来真是惭愧,我从小学到现在遇到最大的官就是高中校长,按说大学毕业照毕业相那天能看见大学校长吧?你说点子背不?赶上人家拉稀!”这个肥龙,把大家逗笑得前仰后合,他自己一点都没笑,这是说相声的最高境界,肥龙端着酒杯说道:“牛局,认识您荣幸之至,这样吧,我把这一大杯干了,您只要喝一小杯就行,看我的。”说完一饮而尽,掌声哗哗响起,牛副局长有心不喝,可是那掌声不断,没办法,捏鼻子喝了下去!

    没等牛副局长缓过口气,赛飞端着酒杯款款走来:“牛局,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记得,你不是赛貂蝉吗?县里最有名的交际花,怎么你是天哥的同学?”

    赛飞单手搂着牛副局长的肩膀:“牛局,交际花?多难听啊,人家是为社会服务的模范市民,您这大局长也不光顾我的生意,总去桑拿洗浴照顾那些按摩小姐的生意,人家生气了,今天敬您一杯酒,我先干了,就看牛局给不给面子了。”一杯酒轻松下肚,然后她那桃花眼盯着牛副局长,那小手在牛副局长的耳朵上摩挲着。

    阿舒暗道:赛飞这么敬酒,哪个男人能不喝?

    “什么照顾按摩小姐,我,我的腰抓贼时受过伤,按摩我去过,绝对是保健按摩。”牛副局长嘴上辩解着,可是赛飞的小手不老实,让他耳朵发热,嗓子发干,众目睽睽之下,也不能叫一个女人给将住啊,那就只能咬咬牙,把第四杯酒喝下去,前后两分钟,喝了四杯酒!

    嘿嘿,这个赛飞才鬼呢,就在方才,赛飞在桌子下边把一个大杯子倒满了矿泉水,然后递给了肥龙,肥龙这才起身敬酒,此刻他们已经打定主意:今天不把牛副局长灌趴下,决不罢休!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接下来大家的目的就明确了……

    牛副局长接二连三被大家灌酒,他就好像是一个被放在架子上烤的猪肉,不想喝也不行,架不住赛飞直接把酒杯拿起来灌,小倩也不客气,两个人配合默契,一个文一个武,凡是同学敬酒牛副局长不想喝,二人就双管齐下,这样,牛副局长没说出几句话,被灌了十杯!

    看得阿舒直咧嘴,他再一次感慨:这才几年时间,女农学的变化是真大啊!

    牛副局长实在是坐不住了,他看看还有人站起身敬酒,他赶紧起身:“天哥…今天我来还有一层意思,二牛不懂事,你大人大量,别和小孩子一般计较,拜托了。”牛局的意思非常简单,趁着清醒,必须把意思表达了。

    赛飞接过话茬:“牛局,想要天哥放过二牛也可以,你要有诚意呦!”说完,她拿过一个啤酒杯子,咕咚咕咚给倒满,然后举到了牛副局长的面前:“就看你的诚意了……”她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:不喝?那你儿子就够呛!

    牛副局长看着这满满的一杯酒,他是真眼晕呐!再看看阿舒,阿舒笑而不语,牛副局长哪里是为了儿子,他是担心自己的乌纱帽,人家天哥和市局的王柯丁是朋友,灭掉他还不是玩的一样,思来想去还是要表态:“天哥,请高抬贵手,我干了这杯!”说着,十分不情愿地把酒杯举起来,他的眼睛看一眼阿舒。

    阿舒绝不会不给面子,他把面前的酒一口喝下,他的是一两的杯子,牛副局长那可是三两的,此刻他已经没有退路,咕咚咕咚喝下去,酒是好酒,可是今天牛副局长喝得多而且急,到了肚子里就开始翻腾,不好!牛副局长感觉到胃里翻江倒海一般难受,他赶紧往出跑,也就刚跑到了卫生间,他再也控制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牛副局长落荒而逃,他是没脸回来告别,临走他冲着陈铁兵摆摆手,陈铁兵跟着他下楼了。

    牛副局长出丑,赛飞开怀大笑:“今天灌醉了老王八,好开心!哈哈!对了,哥几个别喝了,咱们跳舞唱歌。”说完不管不顾,直接把阿舒拉起来就走,生怕被人抢了去。

    阿舒真的喝多了,头晕,感觉走路不稳,赛飞在他耳边说道:“阿舒,这个老王八混账透顶,一定要给他弄下去!”阿舒确实在迟疑,听赛飞这么说也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在跳舞的时候,脚步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幸好被赛飞抱住,这才没有倒下,一情急之下,抓住赛飞那娇俏的身躯,入手酥软,让他一阵的心摇激荡。

    此刻阿舒虽然是醉了,但是意识非常清醒,他不敢惹这个泼辣女同学,赶紧把手往回撤,嘴里连忙解释:“对不起…我喝多了…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”

    “胆小鬼!”赛飞嘟囔一句:“你怕什么?我又没怪你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