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非常侦探 > 第407章 晚上等我......
    一曲结束,小倩把阿舒抢了过去,她没有跳舞,而是把阿舒扶到了宽大的沙发上躺下,让服务员给熬一碗解酒汤,她又去给阿舒倒了一杯果汁,这才坐到了阿舒的身边,阿舒笑着说道:“谢谢小倩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小倩面带笑容,先服侍阿舒喝下果汁,这才悄悄拉着阿舒的手:“阿舒,该是我谢你才对,我婆婆这些天对我的态度明显好转,也许不久,就能让我接手公司的业务,谢谢你,你是我的英雄。”

    能够帮到小倩,阿舒也非常高兴,他非常认真地说道:“我想,叶家的公司在你的手里会越来越强大,到那个时候,你一定要请我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陈铁兵手里抓着一个东西,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小倩在阿舒耳边小声说道:“晚上不要早睡,一定要等我…”说完这话,她那原本酒后微微泛红的娇美面容,此刻变得通红,像个熟透的大樱桃,看得阿舒心里痒痒,他伸手隔空抚摸,而小倩婀娜的身姿,好似风摆杨柳,已经飘入了舞池。

    小倩的这句话,震得阿舒醒酒了一半:我是不是听错了?

    陈铁兵把两万块钱甩给了阿舒:“那个老王八还算有点人性,包场费他出的。”

    阿舒笑了笑,冲着陈铁兵摆摆手,片刻过后他则打起了鼾声。

    在九楼的那个包间里,市委书记的公子关嘉泽,一直在关注着阿舒这边事态的动向,他没想到,在乔局长嘴里被称作小混混的年轻人,竟然一个人单挑二十人,不但毫发无损,竟然打得对方丝毫没有脾气,这更让他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结交的意思,自己在官途没有戏,那么在社会上混,就必须有一帮人,不管黑道白道,有人捧才有事业,这是老爸说的,他当真理来用,于是他问乔局长:“乔局长,我看此人器宇不凡,没有黑社会那些人的匪气,我想认识一下这个天哥,能不能给我牵个线?”

    乔局长点头:“关少,这事交给我,明天我找一下晟哥,到时候一起吃个饭,不过…关少,这个人就是能打而已,有必要认识吗?”

    关嘉泽笑而不答,他怎么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想法?

    身边的那个傲慢女孩说话了:“乔局长,我相信表哥的眼光。”最初关嘉泽表示想认识阿舒,那个傲慢的女孩根本不屑一顾,可是就在方才,她也被阿舒的英雄气概所折服,再也没有阻拦她表哥的意思,似乎还支持,这让关嘉泽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而叶文华也收到了姐妹爱华的电话,她得知阿舒是一个武林高手,这更让她相信,阿舒是世外高人的弟子,也更坚信他能够帮自己解决身体上问题,打定一个主意,那就是从儿媳妇那里作为突破口,接触这个叫天哥的年轻人,决不能做一个等死的女人,自己要年轻十岁,做回充满活力的自己!

    阿舒的同学一直唱歌跳舞,玩到了快到凌晨一点,此刻阿舒已经睡着了,原本只有六七两的酒量,今天喝了一斤六七两,严重超负荷,阿舒睡过去了,究竟是谁给他送到房间的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十三人,房间是这么安排的,六个女生三个房间,六个男生三个房间,阿舒独立一间,其中赛飞非要和小倩一个屋。

    到了房间里,小倩说话了:“我说赛飞,我想自己一个房间,人多了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来这套,你就是想半夜去和阿舒约会,门都没有,哼!我就看着你。”

    赛飞的话惹恼了小倩:“赛貂蝉,你太过分了,是不是不想处了?!”

    看小倩真生气了,赛飞笑嘻嘻说道:“我说小倩呐,被姐猜对了吧?哈哈!其实你心里想什么姐都知道,阿舒真的优秀,姐也喜欢,今晚姐可以去陪阿舒,但是你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“什么猜对?你是胡说八道!”被赛飞说中了心事,小倩当然不能承认,她反问:“凭什么你就可以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可以啊,我是单身,你是有家的女人,而且你的家特殊,桓澄县着名大富豪的儿媳妇,这酒店走廊里有录像,万一出点事可就不美了,听姐姐的,以后想和阿舒约会,千万不要在本地,好了我不说了,方才我可看见阿舒的衣服全是鞋印,咱俩过去给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倩的心里有一团火,想想和阿舒的约定,自己心就痒痒,可是被赛飞泼上了一盆凉水,她也知道赛飞说的有道理,但是这么放弃她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二人洗漱完毕,穿着睡衣,到了阿舒的房间,把阿舒的衣服都洗了,把脸也擦了,身上也用水擦一遍,忙完以后,小倩气鼓鼓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下,自己被赛飞监视,想要行动是肯定不行了,那就只好睡觉,说来奇怪,心里有事,翻来覆去睡不着,小倩在床上像烙饼一样,一会烙这面,一会另一面。

    赛飞也一样,其实她也有想法,自己还单着,今天着实被阿舒的风姿给迷住了,从未有过的心动,但是她知道,自己和阿舒之间有距离……

    到了三点多钟,二人才迷糊着。

    阿舒做了一个梦,梦中和一个女孩在一起缠绵,他分不清那个女人是谁,也许是肖艺俏?秦可人?似乎还有小倩的影子……清晨醒来,裤衩上留下了一滩痕迹,布料已经变硬了,阿舒叹口气,昨晚喝多了,记得小倩让自己等她,可是终究还是错过了一场缠绵,可惜!

    阿舒没带备用裤衩,只能将就穿,不过梦里似乎有小倩的身影,想到这阿舒摇头,这摇头当中既有可惜,又有感慨:自己似乎有点花心,还好只是局限于心里。

    早餐的时候,人已经不齐了,本地的同学要上班,远途的同学起早回家了,毕竟都是工薪阶层,没有谁有私家车,最阔气的曾国权自然例外。

    此刻坐一桌吃饭的,有小倩,赛飞,陈铁兵,还有那个特别文静的苏小妹,昨天酒桌上她略微失态,今天的她,依旧是那么文静,她的脸上还带着些忧郁。

    趁着苏小妹去卫生间的时候,赛飞简单说了一下苏小妹的家事:苏小妹高中时因为人漂亮,追随者一大群,结果就被现在的男友柳大光追到手了,毕业时还怀了孕,所以放弃了高考,二人也因此掰了,几年里苏小妹过得不顺,就在四年前,柳大光再一次找到了她,二人又在一起了,还开一个摩托店,生意不错,二人也买了房准备结婚,可是出了问题,柳大光吃喝嫖赌什么都干,输钱就回家打她出气,就在一个月前,柳大光再一次喝酒飙车,摔断了脊柱,现在是个废人,柳家人更是过分,把家里所有钱和物都把持着,怕她带走,苏小妹不知道如何选择……

    阿舒听罢也是一阵的摇头,这日子还怎么过?他悄悄取过苏小妹的包,把昨晚牛副局长那两万块钱塞了进去,赛飞瞄了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早餐在欢快的气氛下结束,原本陈铁兵要去市里报到的,但是他没有车,再说了,也不着急上班,等着阿舒今天一起回沧江,正好顺路,自己去局里报到和阿舒陪着去,那根本不一样。

    再说赛飞,到了店里,只见店门口站着四个黄毛小子,一个个脸上全是红红的手指印,见到她回来了,一个个跑过来连声说好话:“赛姐姐,过去是我们不对,以后我再也不敢了,这是我们以前欠您的钱,赛姐姐,您就饶了我们吧!”

    什么情况?赛飞忽然想到了昨晚自己对阿舒说了这几个小子总捣乱,阿舒还打电话给谁了,难道是阿舒说话的结果?很可能,她此刻故作镇定:“谁叫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一个绿毛小子点头哈腰地说道:“嘿嘿,赛姐姐好,我们老大晟哥说了,赛姐姐若是不原谅我们,他还要修理我们,赛姐姐,我们错了,饶了我们吧,这样,若是有人敢在店里闹事,你就给我们打电话,我保证……”

    赛飞心中一惊:原来阿舒和黑道晟哥是朋友,真想不到,他毕业后根本就没在县里呆过,那他们是怎么认识的?

    在一个咖啡店里,阿舒和叶文华相对而坐,叶文华面带笑容:“楚天舒,想不到你的身手了得,一个人能把二十几人打败,真让人不敢想象。”

    阿舒笑了笑:“我只是练过一点功夫,没有你说的那样厉害。”

    叶文华打开随身的公文包,拿出一个文件,递过来:“楚先生,您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阿舒把文件看了一下,原来叶文华起草了一个协议,大概的意思是,帮着她恢复身体,若是理疗达到效果,给阿舒必要的报酬,当然,价格处是空缺。

    叶文华说话了:“楚先生,上次你让我体验到了年轻十岁的感觉,说心里话,那感觉太美好了,我想年轻十岁,您看需要多少钱,请说。”

    阿舒摇摇头:“叶文华女士,其实你错了,我可以叫你年轻,但是你还是这么夜以继日地工作,为了公司不要命,我就是给你恢复了青春,两年以后,你还是现在的你,甚至更糟。”

    叶文华点头:“楚先生说得对,我以后会学习养生,少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阿舒把话锋一转,语气非常严厉:“叶女士,还有一点我非常生气,你自己有资产数亿,可是儿媳妇却在地税局挣着一个月三千多块钱的工资,天天去市场要小钱,丢不丢人?!我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?!”

    叶文华在公司是绝对的权威,此刻被人家指责家事,这让她非常不痛快,她脸色也是一凛:“小倩对你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还用她说吗?早晨她去早市收税,我又不是傻子?!”

    叶文华一听不是儿媳妇说的,她的脸色稍缓:“我的家事,你最好不要管。”

    阿舒站起身:“你的家事我根本不感兴趣,不过,我要带小倩离开。”

    叶文华大怒:“你敢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