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非常侦探 > 第711章 美国鬼子
    阿舒说道:“你还有将功赎罪的机会,告诉我,他在哪?”

    安萍哭诉道:“我真不知道,呜呜…我就是感觉他人勤快,特别温柔体贴…”

    阿舒提醒安萍:“温柔体贴?你家有没有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,比如保险柜…”

    安萍猛地一震:“警察同志,我的保险柜钥匙不见了!你帮我看看在没在车里,若是没有,就是被他拿去了,我…我真傻!”此刻安萍意识到了不妙。

    何泽申冷笑一声,走了出去,这个傻女人,还以为捡到宝了,你是四十二的女人,人家二十七八怎么能看上你?看上你的钱还不错,愚蠢!阿舒说道:“不用找了,直接带着她去她家,肯定啥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,开着两辆警车到了安萍的小区,进屋检查,保险柜安好,安萍长出了一口气,阿舒冷笑道:“你还是不要高兴得太早。”他先到柜门口检查一下,发现了指纹,叫痕检人员采集下来,然后他也不用钥匙,轻松打开,就跟打开自家的柜子一样,同来的专业开锁技术员眼睛都瞪圆了:就这高级锁,开得也太快了!

    果然如阿舒所料:钱没了,首饰没了,空空如也!

    安萍这才哇哇大哭,原来,这里自己留下了六十多万现金,还有自己最喜欢的钻石项链,那是正宗的古代流传下来的真货,自己舍不得卖,结果都让杨寰宇拿走了,伤心!安萍的心彻底地凉了,女人是最重情义的动物,为了喜欢的男人可以不顾一切,可是这个结局让她如坠冰窟,她已经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了,但是她也不知道杨寰宇什么,她只记得杨寰宇有个女朋友开花店。

    走!别让他们跑了!两辆警车迅速到了花店,但是花店锁门!

    打听邻家店问了,得知,这家店昨天就没开门!一切都明白了,这个杨寰宇早有预谋,是他设计了这场血案。

    阿舒马上采取紧急措施:第一,马上通缉杨寰宇和他的女朋友,第二,冻结二人的所有银行卡和资产,第三,监控二人父母所有的通讯。

    忙完以后,阿舒回到第五大队,阿舒再一次提审安萍:“那把刀呢?”

    安萍还算聪明,由于她怀疑老公是自杀,这把刀不是侄子留下的凶器,所以作为证据,她留下来了,用塑料袋包上,埋到了埋尸地点的旁边,阿舒安排关雨荷去找那把刀,特别要求她查一下刀是哪里卖的,很可能就能查到凶手是谁。

    对刀的痕检结论是:刀上没有杨寰宇的指纹,却有马兴国的指纹,好像是自杀,但是谁都明白,这是凶手做的假象,刀伤是自左往右割伤的手腕,血管断裂,手筋斩断,任何人在对自己割伤以后,伤口的深度右侧因为疼痛,肯定会浅,而这里不是,伤口右侧见骨,说明了是别人下的手!

    阿舒刚坐下休息,就听见第六大队长孙春风打来电话:“和珅,队里的翻译在不在?”当然是打给何泽申的。

    何泽申最不喜欢别人叫他外号,他咬着牙说道:“小凤,有也不借你!”

    孙春风笑嘻嘻说道:“大何子,说真的,有个美国佬涉嫌杀人,我们审不了。”

    何泽申还是不答应:“真的不在,他出去调研案子,走了十几天了,楚局还没见过他呢,你们什么案子?还是那个老外?你的证据充足吗?”

    孙春风叹息一声:“没啥证据,只能放人,那我找别的队吧,这个家伙的签证要到期了,女朋友要带他走,你说怪不,这个美国佬找个日本妞,那个妞还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日本妞!阿舒的某根神经一动,难道是江惠子?他问了句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何泽申说道:“周五那天,第六大队接到一个老外报警,用英语说了半天,语速太快,没人听懂,后来找了一个翻译,才明白,他和朋友到水库钓鱼,他朋友失足掉水里了,等我们人去的时候,人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阿舒想都没想:“我去看看。”说完,快步向着第六大队的审讯室走去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一个美国年轻男子坐在那里,没有戴手铐,就是那么悠闲,潇洒自如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看眼珠是褐色偏绿,典型的美国白人,当然美国人大多数是混血儿,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杨光型,当然杨光型的男人不一定就不是凶手。

    孙春风见楚局长来了,那态度就不能和对何泽申相比了,他敬礼,阿舒笑了笑,接过来审讯记录,然后坐下来仔细地看了起来,随后,他眉毛一挑,冷冷地声音响起:“戴维先生,请你把事情的整个过程详细地址写一遍!”

    那个戴维就是一愣,因为什么?因为阿舒说的是标准的英文,如果不看脸,他都怀疑眼前的这个警官在美国已经生活了十几年,口语竟然这么溜!他赶紧收起了自己的傲慢,孙春风也吓了一跳:这个楚局长太牛掰了!连英语都这么棒,厉害!

    阿舒说道:“从你到达水库开始,详细些,尤其是在那个人在出事的时候,你在哪里,距离多远,你是如何到达现场的,你都做了什么,务必要详细,这很重要,否则…”阿舒冷哼一声:“否则,这个圣诞夜,你要在中国的监狱里度过!”

    戴维的肌肉紧张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眼前的这个警官,给他的压力是无形的,准确地说是巨大的,他没有任何的反驳,拿起笔,开始斟酌,怎么下笔……

    阿舒站起身,问孙春风:“现场勘查笔录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孙春风不敢怠慢,把勘验记录递过来,阿舒看了一遍,然后又走向戴维,站在那里看了他足有三分钟,这让戴维浑身不自在,但是他不敢说话,阿舒最后说了一句:“戴维先生,麻烦您把鞋脱了,我想看一下鞋底花纹。”

    这很正常,但是孙春风叫他这么做的时候,废了半天劲,戴维就是不脱,说什么我有人权,你们不能如何如何…但是阿舒叫他脱,他乖乖地把些脱了,孙春风叹息一声,唉!他没再说话,看楚局长怎么审讯这个美国佬吧!阿舒看完,把鞋还给了戴维,他就走了,孙春风跟了出去:“楚局,要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阿舒说道:“你在这顶着,叫一名侦查员跟我去看看现场就行。”

    是!孙春风答应一声,叫来一个侦察员,侦查员开上警车,向着水库驶去,阿舒靠在副驾驶的椅子背上,他在梳理着案情,按照戴维第一次提供事件发生的过程,一点一点的过…似乎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