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非常侦探 > 第1091章 冰妹得救
    冰妹的肚子上一道鲜红的血印,冰妹铜的眼泪直流,她赶紧爬起来,把唯一的一个小被单挡在了身上,她哭诉道:“大老板,别打我,我真没有钱了,我的银行卡都给你转完账了,一点都没有了,真的!”

    陈斌龙嘿嘿一笑:“小妞,啧啧,其实我真的舍不得打你,你劝劝老王八,我给你十分钟时间,不然,你的脸,嘿嘿,就和老王八一样!”

    冰妹趴到了自己老板的面前,她哭着说道:“亲,你就把钱给他们呗,免得遭罪,你瞅你,现在一块好的皮肤都没有了。”确实,老男人全身的皮肤被打烂了,就连男人器官,也都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老男人还能说话,只不过声音很微弱:“冰妹,你不懂,我说出密码,只要钱到手,他们就会杀了我,我死不足惜,可是我不放心你…你懂吗…”

    冰妹放声痛哭,她又不是傻子,只不过她不想遭罪,死就死吧,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阿舒在外边已经忍无可忍:陈斌龙你个人渣!真没想到,你竟然这么残忍、狠毒,联想到虫子那起事件,阿舒也就明白了青盟会是一个堕落的帮会,务必将这个团体连根拔除,他开始筹划:若是陈斌龙对冰妹动手,自己决不能瞅着!

    一个电话打来,陈斌龙手机振动,他接听:“万堂主,这个…还没有…这个老瘪犊子嘴很硬…是!我马上撬开他的嘴!”挂断电话,陈斌龙凶相毕露:“老小子,你不是不说吗?我就阉了你!”说着,他顺手一摸,在茶几上抓起一把水果刀,走向了老男人。

    老男人害怕了,他身体扭曲,想要躲,无奈,受伤太重,哪里能躲得了?陈斌龙蹲下身,伸手抓住了老男人的器官,水果刀快速一滑,唰!阴囊被挑开,老男人痛得啊啊大叫,陈斌龙的脸的扭曲的,他的刀没有停…

    阿舒已经行动了,他忍无可忍,不能再等了!他上了房顶,然后顺着楼顶的通风窗户飘落到了二楼,西侧的房间里坐着两个人,他们品着咖啡,面前放着全自动步枪,二人在议论,话题竟然是屋里的女人:“哎我说,陈先生让咱俩处理后事,我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娘们,那身材,啧啧,就这么杀了太可惜了,你说是不?”

    另一人脸上带着淫笑:“你小子,嘿嘿,不就是想尝尝鲜嘛,一会儿,咱哥俩,干一炮,嘿嘿…”屋里边传出来了淫荡的笑声。

    忽然门外有重物坠地的声音,这二人瞬间抄起全自动步枪,然后小心拉开房门,忽然,一抹绿色疾驰而来,门开门那人还没来得及喊,那抹绿色已经刺入到了他的嘴里,咳咳~那人栽倒在地,第二人吓得魂不附体,手中枪响了,哒哒哒哒哒!

    阿舒的人已经腾空而起,顺着窗户飞出去,到了楼顶,阿舒眉头紧锁,自己方才的突袭,杀了两个守门的歹徒,当他想冲到屋里救人的时候,这边开枪了,让他郁闷,他真怕陈斌龙把冰妹杀了。

    陈斌龙像一个惊弓之鸟,推门看见尸体,他当时就哆嗦了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这时,下边的暗哨也都上得楼来,陈斌龙问完话,那三个人全都摇头,谁都没看见是谁做的,这让陈斌龙恼火,他可不敢在此地久留,马上下达命令:“把人带走,快!”说完,他第一个冲下楼去,上了车。

    到了车上,他的电话响了,里边传出来一个焦急的声音:“陈先生,市区有六辆警车驶来,很可能向着你的方位去的,到你那里大约十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啊!陈斌龙大惊失色,谁走漏的消息?肯定是奔这里来的,他冲着屋里吼道:“快点,警察来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也吓坏了,赶紧两个人抬着血肉模糊的老男人,一个人逼着不着片缕的冰妹往出走,而陈斌龙看那几人出了楼门,他发动了车子,此刻的他心急如焚,大骂手下人:“快点!你们他妈没吃饭啊!”

    忽然,一抹绿光一闪而没,抬老男人双腿的那个人一个趔趄摔倒在地,老男人连同抱着他的头的那个人滚下了楼梯,陈斌龙大骂:“曹尼玛的!能不能快点!”忽然他发现不对,因为,押着冰妹的那个保镖也躺在了血泊之中!

    陈斌龙吓得魂不附体,他掏出手枪,随手往外扣动扳机:“啪啪啪!”车子发出了刺耳的摩擦音,然后三拐两拐上了大路,再然后向着北方疾驰而去,他可不敢去洛杉矶市区。

    阿舒给斯拉格打电话:“人质被我救下,歹徒的主谋逃走,顺着公路向北……”阿舒把陈斌龙的图像、汽车的照片发给了斯拉格,斯拉格马上把信息传递给其他车,包括车型、车牌照,歹徒的姓名、照片,怎么还有照片?阿舒早就做好了准备,他不想面对陈斌龙,所以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冰妹此刻六神无主,阿舒出现在了她的身边,不着片缕的她,终于见到了亲人,阿舒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,让冰妹穿上,冰妹感动得痛哭流涕,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:“谢谢你,攻城狮,没有你,我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阿舒笑了笑:“我们是好朋友,对了,我先检查一下他的伤。”

    老男人被折磨的气息奄奄,阿舒认真检查一边,他叹口气:“还好,人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,睾丸被陈斌龙切掉一个,这个人渣!”

    冰妹此刻放声痛哭,此刻的她浑身颤抖,站立不稳,身体摇摇欲坠,阿舒赶紧把冰妹扶到楼梯处坐好,忽然,阿舒冷冷地说了一声:“你敢动一下,我就叫你死!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冰妹吓一跳,她左右看看,只见一个歹徒趴在地上,他身下压着步枪,看样子,他想趁着阿舒聊天的功夫,偷袭!阿舒说完,那人放弃了双手抱头,趴在那里,一动不敢动,阿舒之所以没有杀了他,那是因为要留活口,那是抓陈斌龙和万堂主的最有力的证据。

    再说陈斌龙,此刻的他犹如惊弓之鸟,往哪逃?自己没完成任务,而且不是一次,好几次没有完成任务,这次还没有弄到钱,自己的组长之位已经坐不住了,万堂主绝不会饶了自己,那么怎么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?

    陈斌龙此刻追悔莫及,自己不该主动请战,如果什么也不做,那就没有错误,自己的组长做得稳稳的,可是自己辛苦干活,把事情搞砸了,自己的责任就大了,唉!思来想去,陈斌龙决定使用一招:恶人先告状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