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非常侦探 > 第1105章 借刀杀狗
    阿舒不知道的是,就在第二天,在一幢别墅里,木先生的面前摆着平板电脑,那上边正播放着他的激情动作的视频,木先生感慨那个胎记男子强劲的战斗力:妈的,这么猛,还坚持这么久,简直不是人!而他更关心的是男主角的相貌,他反反复复看那张脸,黑红色的皮肤,那个紫色胎记,黑色头发,距离紫毛狮王的样貌相差太多,应该不是林朝阳,可是怎么瞅就是不放心…此人正是花名木先生的张劲柏。

    放下平板电脑,张劲柏拨打电话:“先给他三十万刀的货,试一下水。”

    连鬓胡子答道:“没问题,木先生,我觉得没必要这么谨慎,他应该是圈内人。”

    张劲柏微微一笑:“干这行,一次马虎,就会丢掉小命,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    第三天,林朝阳接到一个陌生电话:“货到了,现金交易,三十万刀。”

    阿舒冷冷地道:“没问题,我需要取钱,你们稍微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等一等,那自然是阿舒来一个缓兵之计,他的目标是引出张劲柏,至于毒品的危害,他只能尽量帮着美国警察去打击,所以他再一次联系了斯拉格:“斯拉格警官,听说你升职了,这事确切吗?”

    斯拉格在警督的位置上呆了好久,最近他连提两格,做了高级警督,今天阿舒打电话给他,他的心里满是感激:“谢谢你布鲁克,今天我有空,请你吃中餐。”

    阿舒微笑着说道:“斯拉格先生,今天没时间吃饭,我只问你一句话,还想不想升职?”升职对美国警察的诱惑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斯拉格咧开大嘴:“布鲁克,怎么还有更大的毒品交易?”

    阿舒就把自己要和毒品贩子交易的事情说了,斯拉格大喜:“好,我随时配合,你说,需要我做什么?”阿舒笑了,这个警察斯拉格,竟然听自己指挥,真的有意思,他说道:“毒品贩子没有说具体的交易地点,你跟踪我的一个电话号码,应该能找到我的位置,也就能找到窝点,我只要逮住一个人,他就是木先生,此人的真实姓名叫张劲柏,中国人,在中国时就制毒贩毒,外号叫毒师,只要你抓到他,给他弄监狱里,我就可以帮你再升职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阿舒和斯拉格的意见是一致的,阿舒锁定了方才打电话的那个号码,查到了那人的位置,就在那天去的夜店,而这个号码,是个新号,没有别的通话记录,而阿舒却还不能去找那个连鬓胡子,他太主动的话,人家就会怀疑,所以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夜里十点,连鬓胡子打来电话:“布莱克先生,钱准备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阿舒冷冷地说道:“货呢?你们这么看不起我,那就别和我交易,小气白咧的,我看你们是没有诚意,要不我还是等范甘吧!”咔!阿舒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阿舒盯着卫星定位仪,只要这个手机打电话,那一定是给张劲柏打,或者就是给张劲柏打,只要他们联系,阿舒就能找到他,可是等了十分钟,阿舒失望了,那个号码终究是没有打出电话,看来,这个连鬓胡子是一个特别小心的人。

    连鬓胡子再次打来电话:“布莱克,老板说了,三天后,你要的货能齐,今天只能给你一箱。”

    林朝阳思考了一下:自己若是不完成这次交易,恐怕就不会钓出大鱼,可是这一箱就是三十万美元,买到手就是废物,怎么办?他先安抚住连鬓胡,然后用另一部电话跟斯拉格联系。

    斯拉格也陷入到了两难,没办法,他只能找副局长上尉,五十万可不是小数字!

    在警察局,也许只有上尉能够称得上是雷厉风行,他直接拍板:“让那个线人交易,你要主意保护他的安全,务必做到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高官做保证,阿舒就不怕了,他直接就去了Babala俱乐部,大洋马拦住了阿舒的去路:“帅哥,你也太棒了,那个小模特今天没来上班,让我也试试东方男人什么味道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阿舒故意粗野地抓着女人的爆乳,真是货真价实的丰满,弹性十足,阿舒一阵苦笑:原来摸弹性足的乳球,手感并不好,偏硬,还是东方人的更美,手感更好,他面露痴色:“我今天没时间,明天找你!”

    阿舒不知道的是,自己说的明天找她,只是一个托词,但是美国人的时间观念特别强,女人就视为已经约定好了,就这一句话,那个大洋马乐得给阿舒一个热烈的拥抱,她的大嘴,在阿舒的腮边留下了一个鲜艳的唇印,阿舒摇摇头走进俱乐部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两辆车驶出了俱乐部,片刻过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阿舒拿到了一箱货,他瞅着那新型毒品,阵阵失神:五十万美元,就换来这么点玩意,唉!吸毒的人真是有病!现在的问题是,找不到张劲柏制毒窝点,两次开飞机去东山巡查,没有找到窝点,当然了,飞机飞过,也许太快,看得没那么仔细,但是阿舒感觉张劲柏不可能和范甘一样,警察发现不了,范甘的飞机来回飞,很可能就看见,同行是冤家,范甘决不会让他做大,那么以张劲柏的心思缜密,他决不会把工厂放在普通地点,但是洛杉矶这么大,唉!想要找到,真难啊!

    望着三十万的诱饵,阿舒一阵心烦,一脚将那小箱子踹飞出去。

    阿舒决定,找范甘的麻烦,最好能引起范甘和张劲柏的大战,自己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阿舒给张启良打电话:“Babala那边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张启良答道:“老大,我们24小时盯着,没发现有任何可疑人,根本查不到毒品是怎么被带入到夜店的,也许他们有特殊渠道。”

    阿舒点头:“你说的对,路面上没有,那么你在查一下地下,是不是他们走地下通道,一定要在三天之内找到破绽!”挂断电话,阿舒陷入到了沉思:张劲柏到底是怎么把毒品运到各个夜店的呢?他的制毒窝点在哪儿呢?

    阿舒在屋里边来回踱步:怎么能抓住张劲柏呢?有了,他想到了范甘,阿舒已经知道张劲柏和范甘是竞争对手,所以自己要冒一次险,有白圣海做助手,想要找到范甘的门店,那还是容易的。

    最近范甘寝食不安,儿子就那么悄无声息地死了,丧子之痛,只有通过醉酒,来麻痹自己,忽然他的电话响了,范甘接听,里边传出来米海的声音:“老板,我看见了布鲁克了,他就在店里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