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伪君子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治疗蓝狐
    我惊讶无比,狼姐竟然也要掺和一脚,这不是开玩笑吧!

    只见狼姐将狼王头取了下来,端端正正的放在柜子上,她今天穿了一套布条装,胸前只裹着一条胸巾,下身也是一条布裹住臀部,布条哪里裹得住她健硕的身体,胸前的饱满就好像涌起的海啸一般,冲击着我的视觉,我特么有一种冲动,想一把扯开那个布条,看看里面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不行吗?”狼姐抬头,眼里有了眼花。

    我触动了,她到底是几个意思啊?我实在摸不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!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狼姐咬着嘴唇,像是下了莫大的勇气一般,坐到了床上,她把我的手按在布头上,示意我扯开。

    我的手打颤了,面对狼姐,我不敢冒犯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想看看我的身体吗,在森林里的时候,你可不是这样的。”狼姐眼中流露出渴望,一种被爱的渴望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说道:“酋长,要是我和你播种了,我要不要负责啊?”

    “酋长如果和勇士结合的话,勇士就要娶了酋长!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是已经和查美缔结婚姻了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没有关系,我们部族一夫多妻制,不过我肯定是大老婆,查美是小老婆,我想查美会同意的。”狼姐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扶额,感到头痛,狼姐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!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!我吃不消!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就那么不喜欢我吗?”狼姐失落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有必要说出一些事情了,于是说道:“其实,我有喜欢的人了,一个从小就开始喜欢的女孩,为了她我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,可以卑微到尘埃里,我的心里真的容乃不下其他的女人了,如果有机会,我肯定会离开的,你们就算留下我的人,也留不下我的心,酋长,放我一马吧,我心爱的女人现在生死未卜,我要去找她,你成全我吧!我这一辈子都会记得你的恩情的。”

    我真诚的看着狼姐,狼姐的眼神从委屈变成了愤怒,“啪”她扇了我一巴掌,然后留着眼泪,拿起那个难看的狼头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酋长,求你了!”我跪了下来,恳求她。

    狼姐的背影在颤抖,“你可以为你爱的人去死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我坚定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!”说完狼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迷糊了,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很快第二个就进来了,是部族长老的小女儿,身材削瘦,娉娉袅袅,稚嫩的身体,还在发育阶段,全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她的脸有点婴儿肥,看着很卡哇伊,小小的胸巾包住待放的花蕾。好在昨天请求了狼姐,说自己不习惯查母现场指导,不然的话面对查母,我可能要迷失自己。

    女孩的身上很香,是一种不知名的花儿的香味,我发现这个部族的女人用的香水,都是纯天然的,当然她们的身材也是全天然的,不施粉黛,却也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女孩娇羞的低头,坐在床沿,我仰天苦笑,面对这么可爱稚嫩的女孩,我又怎能去辣手摧花呢。天哪!为什么我是那么一个正直的人呢,要是换做其他男人,简直是乐不思蜀,到了人间天堂呢。

    女孩见我一直没有动静,就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挪着屁股挨到我身边。

    她不敢看我,一直低着头,都要低到地板上了。

    她抓着自己的裙子,显得很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几岁了啊?”我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16岁!”

    我一愣,想不到她懂普通话。

    “你会说普通话?”我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点,酋长以前教我的。”她说的不流利,吐字也不清晰,但是能听到普通话,我感到很亲切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蓝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名字很特别呢,我叫林小北。”

    “林、小、北。”蓝狐重复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爱怜的摸摸她的小脑袋,她受宠若惊,始终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那么年轻,我下不了手,咱们就别播种了,好吗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蓝狐听不懂这么复杂的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没什么。你大方一点,抬起头,让我看看你。”我想看看蓝狐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紧张的慢慢抬起头,我站到她的面前,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心里感叹,多么漂亮的小女孩啊,弯弯的柳眉,小小的鼻尖,瓜子脸蛋,清秀羞涩。

    蓝狐的散发遮住了半边脸,我伸手想去理她的头发,但是手刚触碰到她的散发,她就好像触电一般,身子惊恐的往后靠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碰你的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蓝狐低垂眼眸,竟然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啊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蓝狐哭着摇头,我赶紧退后一步和她保持距离,她看我避开,哭的更加伤心了,这让我迷糊了。

    “你,嫌弃,我,吗?”蓝狐努力发音说出晦涩的普通话。

    我摸摸后脑勺,说道:“怎么会嫌弃你呢,你就好像花蕾一般的美丽,喜欢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?”蓝狐听懂了这个词汇。

    我笑笑,点点头说道:“是啊,喜欢!”

    “我丑!”蓝狐泪眼婆娑的看我。

    我奇怪了,这么秀丽的女孩,比那个什么韩国女子天团的成员都要好看,怎么会说自己难看呢。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打量她的脸庞,这一看,我发现了一点端倪,她散发遮住的那半边脸上似乎有什么痕迹。

    于是我伸手过去,想看个究竟,但是蓝狐害怕的后退,我握住她的手,给予她鼓励,我撩起她的散发,终于看清了,被遮住的半边脸在溃烂。

    “脸,怎么了?”我尽量表述的简单一点。

    蓝狐懂了,她边说边做动作,试图让我明白:“虫,咬,抓了,烂了,敷药,没用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表示自己听懂了她的话,她的脸被虫子咬了,然后自己抓啊抓啊,溃烂了,上了草药后也没用,现在灌脓溃烂了。

    “我丑,呜呜……”蓝狐说着站起来要跑出去。我一把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!”我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蓝狐抬起泪眼,疑惑的看我。我怜惜的摸摸她头,然后做动作表述自己能帮她。

    她明白后很惊讶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我让她脱掉衣服,躺在床上,我决定用救茹云的“五星逼宫阵”来治疗蓝狐。

    蓝狐羞涩的脱掉衣服,紧紧地夹着腿,双手象征性地捂着两点,少女的胴体就这么呈现在我的眼前。我摸摸鼻尖,感到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我拿出银针的时候,蓝狐吓到了,我摸摸她的额头,说道:“不痛。”说着在自己的手上扎了几针,说道“你看不痛吧”。

    蓝狐明白了,于是我扎起了“五星逼宫阵”。这种银针阵法可以促进新陈代谢,增加血液循环的速度,更为重要的功效是,可以快速的散发体内排不出来的毒素。

    当我的手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揉的时候,蓝狐羞的脖颈都红了,她一脸少女的矜持模样,看的我都有些恍惚了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蓝狐全身湿透了,我看看她的溃烂的脸,脓水已经都爆出来了,如果顺利的话,三个晚上就能帮她治愈好。

    为了治疗蓝狐,我谎称自己面对年轻女孩太兴奋,没有攻进城池,就偃旗息鼓了。狼姐听了气得都有杀我的心了。

    连续三个晚上,蓝狐的脸终于被我治好了,溃烂的部分已经全部憋了下去,只要等新的皮肤长出来就能恢复美丽的容貌了。

    蓝狐拿着镜子看自己的脸,高兴的大哭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狼姐的吼叫:“你个禽兽,就不能温柔一点吗?”

    我苦笑,老子特么什么也没做呢。

    蓝狐一把抱住我,身体烫的就好像是一个火球似得。我轻轻推开她,但她又抱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懂了,她这是准备要献身了!

    “蓝狐!哥哥不能那么做!”我正色道。

    然后我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,将自己有喜欢的人,心不甘情不愿的留下这里的情况都告诉了她,她流着眼泪问我:“曼丽……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我惆怅的看着夜空,说道:“一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还躺在查美家里睡觉的时候,被人拉了起来,我迷迷糊糊揉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我的眼前来了一大帮人,有狼姐,还有几个金勇士,还有一个拿着拐杖的老者,看他头顶着三色羽毛,我知道这位就是未曾蒙面过的部落大长老,一个权力仅次于酋长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事情吗?”我奇怪的问道,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,他们一脸的气势汹汹,估计不会有好事。

    “林小北,你给蓝狐播种了吗?”狼姐严肃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播了!”我谎称道。

    “播了为什么还是雏儿呢?”一个老女人把蓝狐从人堆里拉了出来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