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伪君子 > 第二百四十五章 江哲北看上了曼雪
    曼雪主动蹲了下去,我感到胯间燥热不堪,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客厅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不好曼丽姐怎么醒来了。

    我一把关上门,曼雪笑嘻嘻的抬头看我,我去拉她起来,但是她就是不肯起来。

    我用眼神示意她,不要闹了,她却睨着顽皮的眼神,双手握着我的东西。我急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“谁在里面啊?”曼丽姐敲门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曼丽姐!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开门,我要上厕所。”曼丽姐说道。

    我吓得满头大汗,“哦,等下等下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把淋蓬打开,然后脱掉衣服裤子,把曼雪推到了淋浴间里,然后拉上了帘子,打开了卫生间的门。

    曼丽姐睡眼朦胧,看看我,说道:“怎么那么早就起来洗澡了啊?”

    “恩,就是感觉身上有点黏糊糊的,就想洗个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曼丽姐走到马桶边,拉下裤子,就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钻进帘子里面假装洗澡,曼雪笑嘻嘻的靠过来抱紧了我,一下子一股酥麻刺激了我的神经。

    曼雪故意扭动身子挑逗我,她的两团上下揉搓我的身子,让我有点窒息。

    “小北,要我给你搓背吗?”曼丽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用了!”我紧张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要我陪你洗吗?”曼丽姐问道。

    我把头专门帘子,看到曼丽姐坐在马桶上,小内内在脚踝处,两腿间的风景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色鬼,看哪里呢。”曼丽姐娇羞的用手挡住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感到屁股一痒,似乎有舌头在舔着我的那个地方,我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洗澡为什么把帘子拉起来。”曼丽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害羞呗。”我随口说道,与此同时,我感到有有温润在胯间蔓延,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因为我知道曼雪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是害羞了啊,脸都那么红。洗干净就回床上来,我想抱着你继续睡一会儿。”曼丽姐尿完后,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看着她,屁股还被曼雪在玩弄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感觉你好奇怪呢?”曼丽姐怔怔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哈哈哈……”我尴尬的笑,“你回去吧,我马上回来,等着我来床上虐你。”

    “切,小心我把你的那东西咬下来。”曼丽姐抛了个眉眼就笑嘻嘻的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待她走后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曼雪,你知道……”我责怪了一半,看到曼雪的裸身后,就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曼雪的身材要比曼丽姐好,特别是一对玉女峰,挺拔圆润,就好像两头孤傲的狼睥睨一切。

    曼雪就好像一条水蛇一般,把我缠住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,看你憋的那难受,不如我帮帮你吧。”曼雪娇媚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柔软细腻,抱着非常的舒服,但是我还是推开了她:“不行的,你以后别这样了,给你姐看到,得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从淋浴间走出来,然后随便拿了一块毛巾,就走了出去,回到曼丽姐的房间,我就上床了。

    我从背后抱住曼丽姐,曼丽姐很快就感觉到了,“怎么那么兴奋啊,是不是又在想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曼丽姐说着就翻了个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能想什么,就是想你呗。”我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呀,你怎么连衣服都不穿啊?”曼丽姐娇呼。

    我一把抱紧她。

    “姐,我难受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坏蛋。”说着曼丽姐钻进了被窝里,很快胯间传来了刺激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早上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,休息了几天就要开始上班了。

    我的第一个顾客,竟然是江哲北。

    当我走进包间的时候,愣了一下,我说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江哲北笑笑说道:“我来给你赔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赔罪?什么意思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我爷爷那么侮辱你,迫于当时的情况,我没有好好赔罪,所以今天就来了。”江哲北抱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嗨,我当是什么事情呢,那事早就翻篇了,你别多想。”我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越是这样我越是感到愧疚。”江哲北向我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“啊呀,你这是干什么啊。”我连忙走过去,扶正他的身子,说道,“又不能怪你,你就不要这样道歉了,我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中午请你吃饭吧。”江哲北顿了顿说道,“把曼丽也叫上吧,好久没有看到曼丽了。”

    我眼珠子一转,笑说: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你别有所图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哪里去了,我追求曼丽的原因,你不是知道吗!”江哲北红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那就好,我可告诉你曼丽姐是我一个人的,你可别给我瞎折腾了。”我笑说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现在你是客人躺下吧。”

    江哲北躺下后,我就给他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芊芊的事情,我知道了,谢谢你救了她。”江哲北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谢的,搞得芊芊是你老婆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小北哥,芊芊和曼丽两个人之见,你到底喜欢谁啊?”江哲北问道。

    我说停止了动作,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问过自己,只是连我自己也说不上来,对曼丽姐是一颗真心,对芊芊也喜欢。

    唉,难道我是个花心的人吗?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难抉择?”江哲北悠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两个女孩都喜欢你,你真是幸福啊。”江哲北羡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幸福的,别瞎说了,你现在的哮喘好一点了吗?”我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坏的,就那样呗,随身带扩张器,免得一面呜呼。”江哲北自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大少爷怎么说话那么惨兮兮的,该找个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反正芊芊也不喜欢我,是该找个女孩子去爱了。”江哲北回头看看我,笑嘻嘻的说道,“小北哥,不如你给我介绍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靠,我到哪里去给你介绍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进门的时候,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穿着你们店里的工作服。你把这个女孩介绍给我呗。”江哲北两眼放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漂亮的女孩?”我纳闷了,店里就两三个好看的,他说的是谁呢,“长什么样子的啊?”

    “长头发,眼睛大大的,很有灵性,腰很细,腿很长……”江哲北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描述我,我傻了,“你,你说的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曼雪!”我惊讶道,没有想到江哲北竟然看上了曼雪。

    “曼雪?曼雪是谁啊?”江哲北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曼丽姐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啊?曼丽的妹妹,亲妹妹吗?”江哲北坐了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是的!”我回答道,“你怎么就看上她了呢。”曼雪以前是传销的,不知道江哲北知道后会作何感想,而且曼雪为人妖冶,好像不适合做老婆吧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你把她叫进来,给我上钟吧。”江哲北兴致盎然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我晕菜了,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会啊!”江哲北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还在学习阶段,不接待客人的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正好吗,拿我练练手,我会给钱的,你放心吧。”江哲北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问题?”江哲北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”其实我也说不上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请示了曼丽姐后,曼丽姐竟然同意了,不过曼丽姐让我在边上知道曼雪,我有点头疼,于是对曼丽姐说道:“找别的老师傅指导曼雪吧,我这能力恐怕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自从经历了早上的洗澡事件后,我看到曼雪就脸红,短时间不想和曼雪有接触。

    但是曼丽姐不同意了,她说道:“要说技术的话,店里面谁的技术还有你好的,再说了我们是一家人,你不教她谁教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你现在不是没事吗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曼丽姐低头扶额,为难的说道:“我这里帐还没有算好呢,江哲北是你小弟,你更合适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我只能点头,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说道,“江哲北说中午请我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,跟他说便宜的我不吃,富二代请客没理由不吃的。”曼丽姐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到休息间把曼雪找了来,她来了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表现并不好,她似乎对按摩没有兴趣,先前教她的一个老师傅评价她说,不虚心,吊儿郎当的。

    “姐夫找我什么事啊?”曼雪一看到我就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别在这里叫姐夫啊,我的大姐大。”我伤神了,面对曼雪我总是很无语。

    “好的姐夫。”

    我晕,懒得多和她讲道理,“我一个朋友让你连连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曼雪矫情上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手痛!”曼雪坐着不动。

    “去吧,人家可是富二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富二代?”曼雪一听是富二代就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恩,江氏地产的接班人,你去不去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啊,拐个富二代也好啊。”曼雪笑嘻嘻的跟着我走了。

    进了包间,就看到江哲北站在那儿,一脸文质彬彬,看到曼雪后,两眼放光,也难怪,曼雪还是饶有姿色的,就算穿着普通的工作服,也难挡她玲珑的身材,和卓悦的女人味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曼雪客气的伸手过去。

    江哲北一直盯着曼雪看,没有反应过来,我胳膊戳了他一下,他才反应过来,连忙笑嘻嘻的伸手过去:“你好,我叫江哲北,是你姐和小北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呦!原来是我姐和我姐夫的朋友啊。”曼雪抛了个眉眼给江哲北,把江哲北电的神魂颠倒的,然后嗔怪我说道,“姐夫,有这么个帅气的朋友,早就该介绍给我了啊,怎么藏着掖着不介绍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有这么个美丽的小姨子,也早就该介绍给我啊,藏着掖着难道想自己用啊。”江哲北打蛇顺杆,顺着曼雪的话说。

    我晕的不行,“好好,两位大哥大姐,是在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开始吧!”说着曼雪就解开了衬衣的第一颗纽扣,她娇嗔道,“这工作服勒的太紧了,我都透不过气了。”

    她丰满的胸都要把衣服撑破了,现在解开一颗纽扣,诱人的勾勾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江哲北眼睛都直了,就差流鼻血了。

    “躺着吧!”曼雪说道。

    江哲北乖乖躺下了,我刚想说人要站在顾客的左边,但是来不及了,曼雪已经胯坐在江哲北的屁股上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