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伪君子 >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草的顾虑
    小女孩从稻草丛里走了出来,当我们看到她的一刻都吓了一条,为什么吓一跳呢!那是因为小女孩的手和脚调换了一下,手在下面,脚在上面。

    这画面实在有些怪异,也有些搞笑,小女孩的手掌代替脚走路,而脚者代替手拿东西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很痛苦的,小女孩光着手,整个手掌红彤彤的,手指已经变形了,手指关节粗大,而脚掌因为长时间不用,或者用的不习惯,有些弯曲退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!”黄秀梅眼前一亮,走了过来,“你跟着我们干什么啊,是不是想让我们帮你治疗啊?”黄秀梅温柔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和夏凝雨对视了一下,心眼就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恩!”小女孩点头了,“希望你们能帮助我。”

    我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真怕小女孩说不用了。

    “乖!”黄秀梅从口袋里掏出糖递给小女孩,小女孩用脚掌接了过来,然后费力的撕开糖纸。

    “真好吃!我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糖呢!”小女孩露出了开心的笑容,看到这质朴的笑容,我的心都融化了,小女孩顶多11岁,那么小的年纪就遭受着这份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黄秀梅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小草。”

    “小草,姐姐帮你把手和脚调换回来好不好?”黄秀梅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,真的可以调换回来吗?”小草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姐姐和哥哥到这里来就是来帮助你们的!”

    我迅速拿出手机看了看,我们计分6,排在12位,比刚才又掉了一位。要是小草能让我们医治的话,我们就能上升3个排名。

    “那跟姐姐去手术室做手术好不好?”黄秀梅问道。

    想这种大型手术,必须回到车上做,而且就凭黄秀梅一个人是做不了的,还需要沈老他们过来,一起做才行。

    小草高兴的笑笑,点头!

    黄秀梅就拉着她的脚掌,往医疗车走,“小北,你给沈老打个电话,就说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忙,让他们马上回到医疗车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草,你要去哪里?”我们的背后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,回头一看是个孩子,孩子表面没有什么异样,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龙,我要跟着他们去做手术,我想弹琴。”小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你爸妈了吗,你要是治好了病,但是你爸妈打死你,怎么办?”小龙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鬼,你过来!”我对小龙招手。

    小龙走了过来,小龙的年纪和小草相仿,但是脸上多了几分倔强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小龙警惕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说给她治病,她爸妈就要打死她?难道她爸妈还希望她这个样子?”我气呼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……反正你们不要帮她治疗……”小龙喊了起来,然后推了我一把,跑开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蒙圈,这小鬼头怎么回事情。

    思思捂着嘴巴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北哥哥,这么明显的事情,你还看不出来啊?”思思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我迷茫了。

    小草害羞的低头了,“思思姐,你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偏不,我就要说。”思思清了清嗓子就好像一个明星似的,说道,“其实这个叫小龙的男孩子喜欢小草,他是怕小草治好了病,就不会和他玩了,就会离开这个岛,是不是啊小草?”

    小草低头,脚掌紧张的搓着、

    “嘻嘻,还害羞了,上次我在林子里都看到小龙偷亲你了。”思思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啊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,这事儿我明白了,但是为什么我们给小草治病,她爸妈反而要打死她呢,这不符合常理啊,一般的话我们能免费给小草治疗,父母不该感激吗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人,怎么能用常理去度量呢!”夏凝雨说道,“小草,你能跟我们讲讲这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小草抬起眸子看我们,却极度哽咽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草,先不要管你爸妈了,还是跟着我们一起走吧!姐姐给你治疗,然后带你去大城市读书好不好。”黄秀梅诱惑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草你是不是喜欢唱歌,到了大城市有KtV,想怎么唱就怎么唱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了……”小草突然脸色惊慌失措,然后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我不甘心直接追上去,但是却被追上来的思思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,我要去追小草。”我急了。

    “别追了,你这样是在伤害她知道吗,她现在很内疚,你知道吗?”思思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什么意思?”我彻底糊涂了,黄秀梅和夏凝雨也不解。

    于是思思就把原委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思思的爸爸和妈妈都是手脚错乱者,如果只有小草治愈好了,那等于“背叛”了自己的父母,所以小草心里很难受,也很矛盾。

    “我去,把她父母一起治好不就得了。”我晕死了,“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。”

    黄秀梅皱起了眉心,说道:“这事情不简单哦,你以为调换手脚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,需要考虑到经脉的连接,骨头的连接,没有大半年的时间调养根本不可能下地走路。小草年纪小,治愈起来还有希望,但是她爸妈已经用手走路几十年了,调换后,他们的手能成为真正的手吗?还有他们那么大的年纪了,要想手术也很难下手,最重要的是他们一辈子用手走路,已经习惯了,习惯这个东西是最可怕的,就好像我已经习惯了你一样。你让我戒掉你,那比死还要难受。”黄秀梅说着说着竟然说到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对于这赤裸裸的示爱,思思惊艳了。“哇,原来秀梅姐姐喜欢小北哥哥啊?”

    “恩,当然喜欢了。”黄秀梅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喜欢夏哥哥,夏哥哥要不要把我和念念一起娶了啊?”思思打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以后再说吧。”夏凝雨为人善良没有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小草的家吗?”黄秀梅不死心,本来到嘴的分数,就这样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认识啊,一个村子的怎么会不认识呢,但你想干什么?”思思沉下来,走到黄秀梅身边,认真的说道,“他爸爸妈妈脑子有些问题,你确定要去吗?”

    我笑了,这个村子能有几个人脑子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要去,不试试,我心里不甘心。”黄秀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既然你那么坚持,那我就带你们去看看吧。”于是思思带着我们往小草家走。

    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,小草的家和她的名字一样,这个家是用草搭起来的,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样的窝,真的是叹为观止啊,这样一想思思家里就是小康水平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哪里是什么家啊,根本就是一个窝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草的爸妈都是手脚错乱者,能活着就是奇迹了,你还想他们赚多少钱盖房子,怎么可能呢。”思思嘟着嘴巴说道。

    我灵光一闪,想到一个问题,我拉过黄秀梅低声问道:“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不如我们就用钱收买村民吧,我们给他们治病,再给他们钱,这个世界上有钱什么都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,规则上不是写得很清楚了吗,要是用金钱交易的话,一经核实,就要取笑参赛资格的。”黄秀梅冷下脸说道。

    我悻悻然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草屋就两间,进去后地面都是凹凸不平的,整个房间都不能说是房间,就是找了个地方搭的草房子,都没有吃饭的桌子什么,地面上就铺着几张席子,中间拉了一根线,挂着衣服和别的家什。

    “小草!”我看到了小草,她背着我,在犄角旮旯哭泣呢,看她哭,我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小草转过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和你父母说说,希望他们能同意你做手术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宣传单发下来后,我爸妈就警告过我,不要来找你们这些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呢,你爸妈不也和你一样,手脚错乱吗,为什么他们甘愿这么受苦也不来医治呢?”我心想要是小草一家都来医治的话,那一下子就是18分,现在排在第一位的也就20分。

    “我爸妈说了,这是苍天给我们的惩罚,我们上辈子一定做了坏事,这辈子是来赎罪的,要是逃避赎罪的话,下辈子可能会有更加严厉的惩罚等待着我们。”小草哭哭啼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我震撼了,竟然还有这么愚昧无知的说法。

    黄秀梅拉了我一把示意我不要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思思和夏凝雨走过去安慰小草,我和黄秀梅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草父母果然是脑子有毛病的。”我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小草父母的这种思想是正常的。”黄秀梅一语惊人,我嘴巴都圆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于是黄秀梅就跟我解释,小草父母的这种思想是对的,就好比过年的时候砸碎碗,人们会马上就说“岁岁平安”,这都是一种自我暗示,是抚慰自己心里的话语,比如出门钱包掉了,人们常常会说,就当破财消灾了,这都是一种自我暗示。再举个实例,老母亲照顾瘫痪在床的儿子50余年,记者采访这位白发苍苍,已经80多岁的母亲的时候,这位母亲,说过一句话“就当上辈子欠他的,这辈子他来要债了,我就治好还债了。”

    小草的父母最开始肯定抱怨过,辛酸过,但是这抱怨和辛酸不能改变命运,就会产生另外的一种暗示——这是老天爷给自己的惩罚。久而久之这种思想就变得根深蒂固,但是正是因为有了“赎罪”的心理,自己的内心才没有崩溃。

    他们也把这个思想传给了小草,思想禁锢住了后,就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而且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治疗手足错乱病症,是非常耗时间的,虽然医药费不用钱,但是这大半年中,他们靠什么活下去呢?可能小草的父母也有这一层的考虑吧。”黄秀梅叹口气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恩,你说的很有道理,被你这么一点拨,我茅塞顿开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远处摇摇晃晃走过来一男一女,出年纪上判断,应该就是小草的父母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们是小草的父母吗?”我迎上去,礼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