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伪君子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家宴
    莎莎穿着一件黑色的罩衫,里面是莱卡的紧身小礼服,下面穿着黑色丝袜,一条打着蝴蝶结的小牛仔裤,看着很卡哇伊。

    莎莎焦急的解蝴蝶结,“呜呜,解不开,快点帮我解开啊,让我进入妇女,让我变成大人。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眼睛撇了一眼窗外,卧槽,那个右旗还在门口徘徊,死死的盯着我呢,好在莎莎人小,在沙发上他看不清莎莎在干什么,要是看清楚了,估计早就冲进来了!

    “莎莎,别激动别激动,我认识一些神医,他们或许会知道变成大人的方法的。”我急忙制止莎莎脱衣服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些神医可以帮我变成大人?”莎莎泪眼迷糊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急忙点头,“恩,我认识的那些神医和牛掰了,所谓万物相生相克,你既然是吃了药变的长不大的,那一定有药可以把你变回来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祁门都没有办法解决我的病症,外面那些庸医又能有什么办法呢?”莎莎不相信。

    我冷笑起来,“你真是井底之蛙。”

    于是我把认识的神医说了一遍,有神之手林峰,有陈巧巧(虽然陈巧巧功夫丧失了,但是几十年的医学知识还是在的)有机械臂梁飞、有虫医子不语等等高手。

    我还把我们比赛的事情说了一遍,把莎莎听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莎莎歪着小脑袋,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,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世界好精彩啊,我也想住到外面去。”莎莎无限渴望道。

    这话我没有办法接,莎莎的生活,自己做不了主,就好像高峰一般,都牵制于这个祁门。

    恐怕就连祁素雅也是身不由己的,她要为整个祁门负责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响起了门铃声。

    莎莎整理好衣服去开门,是别墅的行政人员,一个女的穿着端庄大方。

    “门主让我来告诉你们,晚上有家宴,让林小北也参加。”女人说完口信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晕,我又不是祁门家的人,让我去干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开家宴,我去干什么?”我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姐姐似乎有别的意思。”莎莎沉下脸,思忖着。

    我感觉很不好,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。

    晚上,莎莎给我拿了一套挺高档的礼服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,我穿这一身就可以了!”我奇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切,你以为我们是普通的家族啊。”

    “咋的,你们生活在地下还不简单了?”

    “别啰嗦,穿起来,不然丢的是我的脸面。”莎莎晚上特意打扮了一下,原来的双马尾,变成蓬松的小波浪,脸上也化了妆,眉毛细细的,还涂了眼影,嘴唇涂了亮晶晶的口红,身上穿了一套齐排扣晚礼服,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,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高级娃娃似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丢你的脸面了?”我晕了。

    穿好后,我对着镜子看了看,发现自己这么一捯饬,还真的人模狗样的!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,我问莎莎:“你未婚夫右旗呢?”

    我心想既然是家宴,那么右旗作为莎莎的未婚夫应该参加吧。

    “他不来!”莎莎冷漠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,不是家宴吗?”我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问了,反正我姐姐没有邀请他,我怀疑我姐姐看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脸红了……想起在实验室里的事情,祁素雅蹲下后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看上我?你姐是有夫之妇啊。”我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看上你的能力了,很有可能要把我许配给你,你就偷着乐吧!”莎莎虽然怪嗔,但是语气却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卧槽,有没有搞错,我的终身大事,你姐也能擅自做主?”我有些恼怒了,祁素雅出了这个地方,算个鸟啊!竟然还替我安排婚事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你没有听过这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我又不是你们祁门的人。”我心里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这里,要是忤逆了我姐,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“上次有个人忤逆我姐,最后变成了人彘。”莎莎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质?咋的绑架我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人质,是人彘,彘猪狗不如的意思,砍掉手脚的意思。”莎莎进一步解释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大骇,人彘,我想起吕后对戚王妃做的事情,手脚砍断,浸泡在粪坑里。我去,这是多么恐怖的手段啊!

    不行,我得老实一点,不管这个祁素雅说什么先答应下来,等老子走出这里,谁特么鸟她。

    到了别墅的客厅后,已经来了好多人了,其中祁连山我是认识的,还有一个30岁上下的男人,长得很敦厚,看来是个练家子,经过莎莎的介绍后,才知道是莎莎的堂哥——祁霸天,祁连山的儿子,祁素雅的堂哥。

    祁霸天掌管地下城的警备和内需供应。

    祁连山负责制药和出药,已经外务业务。

    而最弱小的莎莎竟然负责清理门户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堂弟是处理基础建设,已经账本的。就是管钱的。

    总管是祁素雅。

    “林小北,你会点什么啊?”祁霸天轻蔑的看着我,“怎么我家的莎莎对你青睐有加啊,要是是个花架子,可活不了多久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啥也不会,就是个来祈求药的小人物。”我犯不着和这些地下人冲突。

    “呵呵,想要药啊,那可得有付出才行啊。”祁霸天讪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祁霸天一愣,旋即笑了:“你哪个朝代的人啊,叫什么大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小人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!找死是不是。”祁霸天恼怒了。

    我苦涩的笑,虽然心里不想起冲突,但是习惯嘲讽这些自以为是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堂哥,你干什么啊,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,客气一点行不行。”莎莎站在我的面前维护我,我心里一阵感激。

    “莎莎,你可是有未婚夫的人,右旗可是警备副队长,前途无量啊。”祁霸天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我差点笑喷,硬着憋了回去,总共200多个人,搞得好像是个帝国似得,说难听一点,王司令或者张北归派出军队,分分秒秒就能扫平了祁门。

    “霸天,这是我们的客人。”祁素雅出现了,一句话就让祁霸天低头了,看来祁素雅很有威望,她穿着一条鱼形晚礼服,深V领,把一对大萌萌凸了出来,看的我有点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“小北,早上你还好吗?”祁素雅轻声在我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我脸嗖的一下就红了,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

    祁素雅身上的香水味道变了,但是依旧有一种媚惑的感觉,让人产生欲念。

    到了餐厅,看了一下菜,才安下心来,这些菜都算正常,有羊排、牛肉、整鸡、眼窝、穿山甲、刺猬、老鹰等。

    高峰也出现了,看到我的时候,微微苦涩的笑,他在这里真的没有地位,祁家的人都没有和他攀谈也没有正眼瞧他。

    祁素雅坐在中间,而我是座上宾就在她的右手边,我边上是莎莎,对面是高峰。

    “来我们举杯,为上半年取得的成果庆贺。”祁素雅举杯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大家就干了酒,酒是红酒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祁素雅就抛来媚眼,我紧张的看向高峰,高峰置若罔闻,吃了几下后,就站起来说自己身体抱恙要先回房间。

    高峰走后,祁霸天讥讽道:“什么玩意儿,素雅,你当初是怎么看上这种窝囊废的,对我们祁门一点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想来很后悔呢,连个种都生不出来,废物。”祁素雅竟然也看不起自己的丈夫,这让我很吃惊。

    “对了,素雅,听说祁子轩回来了,这事情怎么办好呢?”祁连山问道。

    “祁子轩是被我爸爸赶出去的,既然已经赶出去了,就不再是我们祁门的人了,要是继续阻扰我们的事业,就……”祁素雅做了一个杀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一惊,祁子轩不是你亲大哥吗?亲大哥都杀?

    “莎莎,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小北处理了。”祁素雅竟然把我也算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门主,我恐怕没有这个实力。”我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能打败彦斌还有胡艳,已经很厉害了,而且还能反控卡门和落雁,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。”祁素雅夸张我。

    胡艳就是风衣女。

    一听我打败了彦斌和胡艳,祁连山和祁霸天震惊了,后来才知道彦斌和胡艳是祁素雅的父亲,上一代门主培养的武修战士,原则上比超级战士厉害,超级战士是死人,武修战士是有自己的灵魂的战士,只不过痛觉没有了。

    喝了一会儿后,我感觉有一只脚在我的大腿上摩擦,起初我以为是莎莎,定睛一看,卧槽,竟然是祁素雅。

    我冷汗当即就流下来了,这家伙想干什么啊!

    这双灵巧的脚,在我大腿来回的摩擦,挑.逗我的神经。

    祁素雅不断的抛来媚惑的眼色,我极力避开。

    最后祁素雅的脚停留在了我胯间,我汗毛嗖的一下竖了起来,紧张的全身绷紧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小北?”莎莎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吃的太饱了。”我随便胡诌。

    祁素雅嘴角一勾,狐媚的笑。

    我不敢碰撞她的视线,片刻后,祁素雅的脚离开了,我总算松口气,但是当我松气的时候,那只脚又过来,这一次似乎带来了什么东西,轻飘飘的落在我的大腿上,我低头一看,差点喷鼻血,尼玛!这是一条粉色的镂空小内内。

    我大汗淋漓,眼睛克制不住的朝桌子下看去,很快就瞥见了祁素雅大张的腿,那幽秘的地方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我惊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吃了半小时,大家都散了,莎莎要和我回家,我让莎莎先回去,我要讨要百草毒的解药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书房吧。”祁素雅带着我去书房,祁素雅的臀很丰满,走路的时候,一扭一扭,很有感染力,让人产生无限的冲动,想一把抱住她的腰……

    到了书房后,祁素雅就锁了门。

    “这间书房的隔音效果很好!”祁素雅话中有话啊。

    “门主,你怎么带我来书房了,我想要白菜度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别那么急嘛,你就不想知道早上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祁素雅张大了嘴巴,伸出舌头来回的抖动……

    这个诱惑的动作,把我惊到了,难道早上的时候真的……我不敢想下去……去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