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伪君子 > 第四百五十八章 厕所里的男女
    江哲北满腹牢骚却对兰婧雪没辙,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兰婧雪的身影,于是就问道:“兰婧雪人呢?”

    “可能去准备竞拍的物品了吧。”江哲北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啊?竞拍的物品?兰婧雪也要拿出东西来竞拍做好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做好事啊,就是想博个好名声而已,在这个圈子里,名声是很重要的,她是华夏女商人中捐款最多的,有了这个名声,她做生意更加方便了,还有,之所以捐款,也是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边上的白发李大佬发出怪声提醒江哲北不要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,有些人利用竞拍洗黑钱的事情,在美国捐款多少就可以抵扣税收,想到这一点,我不禁觉得这个商场水很深啊。

    芸萱笑嘻嘻的和桌子上所有的大佬打了招呼,苏万民脸色稍微好转了一点。

    齐鹏程奉承道:“芸萱啊,你这个大总裁可真是劳心劳肺啊,刚从燕京回来,就马不停蹄的参加慈善晚会,这世界上的好事都要你一个人做完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怎么可能呢,我只是有多少力量出多少力量而已,倒是齐伯父,难的来参加这种吃力不讨好,只为博取名声的慈善晚宴。”芸萱这话有些刺。

    齐鹏程倒不恼,哈哈大笑说道:“我就一农民出身,但是也要跟上商会的脚步,多做好事,才能广结良缘,生意才能步步高升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啊,那齐伯父,今儿准备竞拍什么啊?”芸萱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秦总打岔道:“他啊,他要竞拍万雯雯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芸萱一愣,没有想到万雯雯还要竞拍,芸萱睨着讪讪的眼神,语调婉转的说道:“齐伯父,原来好这一口啊。”

    “芸萱!”苏万民提高了音量,这是让芸萱不要放肆,不要看不起人,怎么说这个齐鹏程也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。

    “齐伯父,下次我给你介绍白领空姐,今儿我有点放肆,你不生气吧?”芸萱立马讨好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怎么能生你的气呢,巴结还来不及呢,况且我很多连锁店都是租用的你们苏家商铺,说到底,你们可是我的东家啊,东家的脸色,我得看着。”齐鹏程憨憨地笑,看来也是个老江湖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万雯雯这朵交际花,回来了,一看到我坐在她的位置上,脸色不悦了。她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现在的毛头小伙子,怎么这么没有分寸啊,位置是身份的象征,能随便坐吗?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就赶紧起身,尴尬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哦,我见你走开了,就稍微坐一下。”

    万雯雯不理睬我,视线停留在了江哲北身上。

    她落座后,就对江哲北大献殷勤,“小北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擦,我回了一下头,还以为她叫我呢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……我吃不消……”江哲北哪里吃得消这朵交际花的骚魅,万雯雯握着江哲北的手,继续说道,“好久不见,意气风发了呢,你家的影视公司还需要签·约艺人吗,你看,我能加盟吗?签下我,等于签下我的身子哦……”

    万雯雯勾搭着江哲北,江哲北毕竟年轻,脸立马骚红了。

    “姐,我做不了主,得我家老爷子开口才行,再说了,我现在只是公司的一个普通职员,没有这么大的权利签·约,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江哲北迅速的站起来,和我点点头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万雯雯很好奇,为什么江哲北这样的富二代还要朝我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北,等下尽量拍下兰婧雪的物品。”苏万民低声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资金方面,我来供给。”苏万民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,伯父,我手头还有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恩,看情况吧,该花钱的地方就要花钱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谢谢伯父。”我心里十分感激苏万民。

    芸萱笑嘻嘻的搂着苏万民的脖子,让苏万民空出一个位置,然后她硬是挤了进来,坐在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?”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和你靠近一点啊!”

    “晕了,我先上个厕所去,等下就要竞拍了。”

    芸萱拉住我小声说道:“等下,我也要参加竞拍的,你一定要把我的东西竞拍下来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钱。”我哭穷。

    “钱我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又是何苦呢,花钱买自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心爱的人拍下自己心爱的东西啊,电视剧上都是那么演的,我不管,你一定要拍下来,多少钱我都给你,因为是很私人的物品,落到别人手上,很尴尬的。”芸萱说着脸红了。

    我不禁遐想起来,难道是罩罩。

    “是罩罩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芸萱一愣,旋即笑了起来,“罩你个大头鬼啊,你要是喜欢的话,我送你几对我穿过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脸红了,立马张望四周,幸好桌子上的人都在各自聊天,没有注意到芸萱的言语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先上个厕所,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这身份陪我去,要给你抹黑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啊,人都是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姑奶奶啊,我要尿出来了,撒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芸萱和你张伯父去打过招呼去。”苏万民给我解围。

    “哦!”芸萱不情愿的站起来,跟着苏万民走。

    于是我就朝厕所走去,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会场,难免紧张,一紧张就想尿尿。

    到了厕所,顺利尿完,正要出门,就听到齐鹏程和万雯雯的浪声,我赶紧躲到格子间去。

    “齐哥,你好坏啊!”万雯雯的声音近在耳前。

    “男人哪有不坏的。”

    我悄悄地打开门缝,看到齐鹏程油腻腻的大手在万雯雯的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卧槽,这胆子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我诧异,也有些尴尬,这走也走不掉,看下去也太暧昧了!

    “齐哥,等下一定要拍下我的物品哦!而且要高价哦。这样我面子才倍有。”万雯雯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拍下你的东西,给你争个面子。”齐鹏程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谢谢齐哥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,我们,我们就在这里……”齐鹏程猴急的把万雯雯抱进了我边上上的格子间。

    我擦,我想走,但是好奇心太重了,就没有走出去,探着耳朵,窥听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要啊,这里是公共场所啊。”万雯雯娇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,你拍戏的时候,不是在众目睽睽下吗,有导演有摄像有场记,还不是大大方方的干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有保护措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也戴了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传来了门板撞击声。

    我一脸的汗啊,这特么也太乱来了吧,我想发出声音,更想拿出手机给他们来个特写,但是我想起自己的首要任务,就是找兰婧雪,就忍下来了。

    我慢慢地走出厕所,刚走到门口的时候,竟然碰到了兰婧雪,兰婧雪刚从女厕所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穿着包臀裙,看着妩媚性感,长溜溜的秀发飘逸潇洒。

    她在洗手。

    我慢慢地靠过去,在假装洗手。

    “好巧啊!”我特么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,想抽自己的耳巴子。

    兰婧雪睨了我一眼,问道:“你是谁?我认识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支支吾吾,我该怎么介绍自己呢,“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北!”

    有人叫我,我转头一看,是芸萱。尼玛!关键时刻这小妮子怎么又来了!

    “苏芸萱!”兰婧雪轻蔑的一笑,嘴角勾起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“小北,我也来上厕所了。”芸萱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尴尬的笑。

    “兰婧雪,好久不见了呢,你又变得漂亮了!”芸萱讨好的说道,我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嘛,你倒是变得有些庸俗了呢,怎么穿的这么LOW啊。”兰婧雪讽刺道。

    芸萱撇嘴,咬牙说道:“是嘛?你是不是没有刷牙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苏芸萱,看来你是忘记高中和大学的事情了。”兰婧雪轻飘飘的看我一眼,说道,“小心我再把你男朋友撬过来。”

    芸萱脸黑了,“你有本事试试啊,还有,这不是我男朋友,是我未婚夫,你有本事就试试,要是能撬走,I服了YOU。”

    “哼!苏芸萱,你选男人的眼光真够俗气的,怪不得老人常说,狗配狗,猫配猫,果然不假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芸萱气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是那么经不住喷,让开,我要去主持竞拍了!”兰婧雪讪讪地看了我们一眼,就迈着猫步走了,刚走,万雯雯和齐鹏程衣衫不整的从厕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擦,秒速啊!我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苏芸萱!”万雯雯很尴尬,因为是从男厕所出来的,傻子也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,况且……

    尼玛,万雯雯的小内内还在脚踝部位。

    “穿好你的内裤,骚·货!”芸萱把气撒在了万雯雯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骚·货呢?”万雯雯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要和芸萱吵架!”齐鹏程赶紧阻拦万雯雯,毕竟苏家是他的房东。

    “哼!”万雯雯怒气冲冲的瞪了芸萱一眼,也走了!

    待他们走后,我是一脸的为难啊,本来遇到兰婧雪想讨好她,但是全被芸萱搞砸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小北!”芸萱低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算了,那个兰婧雪也不是省油的灯,对了,你爸让我拍下兰婧雪的物品,等下我全力竞拍,到时候,你别掺和哦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的物品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物品就直接交给我手上好了,我一定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嘛,我在万众举目下,让你拍下我的物品。”芸萱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物品啊,一定要我竞拍下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保密,等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芸萱就走进了女厕所,“小北,要进来偷窥一下吗?”芸萱骚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怕!”说完后,我转身后。

    走到走廊的时候,看到走廊转弯口站着一个人,竟然是兰婧雪!

    我慢慢地走过去,看到兰婧雪后,问道:“你在这里等我吗?”

    兰婧雪勾起嘴角蔑视的说道:“你是哪个家族的?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是什么节奏,“我是打工的,那啥……兰婧雪,我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多说了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傻愣了,“你知道我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无非是想说喜欢我,对吗?”

    MMP的,原来是个傻妞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