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伪君子 >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失踪的兰婧雪
    “你是谁啊?”我惊讶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在我眼前的是个不认识的女孩,嘴巴上被塞了布条,我一把拔掉布条,女孩就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人贩子吗?”女孩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我顾不上回答她的问题,转身对蒙有力说道,“完蛋了,他们搞错人了,这不是兰婧雪啊,赶紧换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还想把我送到那个野蛮部落去啊?”女孩急了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我上去就按住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突然感觉自己有卑鄙无耻,这花季少女,怎么能再送到虎口里去呢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我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是谁?”

    此刻晨曦晒了一点下来,我惊讶的发现,这女孩我认识,眼皮上有一颗痣,腰围很细,屁股很大,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。

    女孩也认出了我,想起身跑。

    “往哪里跑!”我一把就按住了她。

    这女孩正是大巴上偷我钱包的女孩!真是孽缘啊,我竟然救了她,不行既然不是个好女孩,那还是送回部落,把兰婧雪换出来。

    我抓着贼女的衣领,往部落拽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还真想把我送回去啊,那群野蛮人会轮死我的,你忍心啊。”

    蒙有力说道:“小北,这女孩你认识啊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我果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负心汉,我怀了你的孩子,你一脚把我踹掉,我苦苦追寻你到这里,你竟然还要谋杀我,把我推入火坑啊,天哪,还有天理吗?老天爷啊,你睁开眼睛看看啊这个世界啊,雷公雷母啊,你们怎么不劈死这个混蛋啊。”

    我不理会这贼女的胡言乱语,但是弱智的蒙有力相信了,他一把扼住我的手腕,拉下脸说道:“林小北,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,蒙大叔,这女的是小偷,偷了我的钱包,反正不是个好东西,对了我的钱包呢?”我朝她身上摸去。

    “哼,竟然装不认识我,林小北,你真狠毒啊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你摸了,你摸吧,脱光摸吧。”说着贼女就脱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是疯子啊!”我急忙止住她的行为,“我的钱包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问问你的孩子呢?”贼女转头可怜兮兮的朝蒙有力哭诉,“这个男人到处花心,我在上大学的时候,被她花言巧语给骗了,怀了他的孩子后,他就提出分手,我问为什么,他说已经玩厌我了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贼女演戏的本事不比芊芊差,说掉泪就掉泪,那真是声泪俱下,闻者寒心啊。

    “贼女,你别演戏了,你说你是大学生,学生证呢?”我吼道。

    “大叔,这是我的学生证,你看。”贼女还真的掏出了一本学生证,然后递给蒙有力看。

    “假的,肯定是假的。”我夺过来看,看了几下,也分辨不出。

    “林小北,再你抛弃我的第二天,我被车子撞了,我们的孩子……呜呜……我的孩子……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贼女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我那个气啊,都想揍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真会演戏啊!你信不信我揍你。”对于恶人我从不留情,不管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“你打啊你打啊,反正我们的孩子也不在了,你打死我算了,为了你我和家里决裂了,为了你,我割腕自杀……你看!”说着这贼女就亮出了胳膊,我看了一下,吃惊了,这还真是刀片割的,而且的确在脉搏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个贼女……我根本不认识你,再胡说,我就打你了。”我作势要打她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蒙有力阻止了我,“林小北,你怎么能这样呢?这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啊,看着她,我就想起我出车祸过世的女儿了,要是没有过世的话,也跟她一般大了。”说着蒙有力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大叔,我的命好苦啊,我为什么会爱上这样的负心汉啊,我想忘记,但是我忘记不了啊,呜呜……”贼女抱着蒙有力哭。

    我郁闷至极,“蒙大叔,我根本就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,不认识你能叫的出你的名字?”蒙有力气呼呼的指责我。

    我回味了一下,“你刚才叫我林小北,她听到了啊,当然知道我的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蒙有力愣了一下,看向贼女。

    贼女捡起树枝,在地上写了我的名字——林小北。

    “刚才这位大叔的确叫了你的名字,但是华夏语言同音不用字的很多,这个是你名字吧?”贼女一脸的委屈,演的很逼真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偷了我的身份证,当然知道我的名字了。”刚说出口,我有点后悔了,蒙有力也不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写,我身上也没有证件,大可以否认的。

    “林小北,做人不能花心啊!唉!”蒙有力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给我过来,我要拿你去换兰婧雪。”我去抓她,她躲在蒙有力的身后,蒙有力阻止我。

    “蒙有力,你想干什么啊?兰婧雪现在有危险,你不要惹我哦,不然我出手了。”我气急了。

    “林小北,虽然我痛惜兰小姐,但是不能因为救一个人而杀掉一个人啊,这位姑娘那么爱你,你舍得送她进淫窝吗?”蒙有力痛心疾首的控诉我。

    我脑中跑过几亿个穿心箭!这特么也太奇葩了。

    “贼女,我没时间跟你耗,现在就乖乖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你还不如打死我呢,反正我们的孩子也死了,家里人也不要我了,你索性弄死我得了。”贼女继续演戏。

    我扶额,感觉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“小北,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吧,这是个好姑娘啊,一直跟着你,说明对你还有爱啊,你怎么能随便玩弄姑娘的感情呢,造孽啊!”蒙有力叹气,鄙视的看我。

    我无疑凝噎,稍顷,我沉下脸,口气凝重的说道:“最后给你一个机会,你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“不!你就在这里杀掉我好了。”贼女紧紧地拽着蒙有力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小北,你不能这样做的,你要非送这位姑娘去部落,我……我就和你拼了!”蒙有力举起手臂。

    我的天哪!我真想撞墙了。

    “贼女,你……你……”我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小北,你要拿我换谁?部落里面就我一个外来女孩,没有别的女孩了。”贼女说道。

    “比装逼了,我要救的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要不这样,我们一起去,要是部落里面没有你说的兰婧雪,你就好好对待我,成不?”贼女可怜巴巴的哀求,那样子,让我产生了一秒钟的错觉——自己真的是个负心汉。

    尼玛的,贼女啊,你应该是演戏啊!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好,我看成!”蒙有力赞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北你觉得呢?”贼女温柔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了,“好,既然这样,我们就回部落。”

    此刻我也懒得和这个贼女多计较,我必须先救出兰婧雪,不然部落的人会轮死她的。

    在去的路上,我突然想到了祁素雅,要是祁素雅在的话,这贼女正要死了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部落,凤凰酋长看到我们去而又返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勇士,你怎么又回来了,是想和我们一起吃早饭吗?”

    “早饭就不吃了。”我阴沉着脸,我觉得一般来说不可能会弄错女人,会不会是凤凰酋长故意搞得鬼呢?

    “不吃早饭,你们折回来,是什么意思啊?”凤凰酋长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酋长,这个女人不是我要的女人。”我言简意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不要要她,为什么还费那么大的力气和我们比试呢?”

    “酋长,我要我的老婆,就是上次和我一起到你们部落来的丑女人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凤凰酋长愣住了,“从头到尾,你就是要那个丑女人啊?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没有绑她啊,那么丑,我们怎么可能会绑她呢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盯着凤凰酋长的脸看,愣是没有看出他说谎的迹象,难道兰婧雪真的不是他们绑架的吗?

    “酋长,我们都是聪明人,就不饶弯子说话了,到底有没有绑架我的老婆?”

    “勇士啊,真的没有,我们雨衣部落信奉的美丽,那么丑的女人,我们不可能绑架的,从头到尾,我们只是绑架了这个女人。”凤凰酋长指指贼女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们现在是朋友啊,不可能会骗你的,请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以让我在你们部落找找吗?”我心想要是他心虚的话,肯定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我们是朋友,你随便找,要是我骗你的话,让孔雀神劈死我。我向孔雀神发誓,绝对没有绑架你的老婆。”凤凰酋长赌咒发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小北,别浪费时间,就我一个被绑架的女孩。”贼女说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,不要那么亲昵的叫我名字,老子不认识你。”我恶狠狠的瞪这个贼女。

    我走进部落的草屋,找了半天,愣是没有找到兰婧雪,难道真的没有绑架吗?

    这个时候小家伙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我觉得年轻人应该不会说谎,沟通了好几分钟,他理解了我说的意思,他摇摇头,伸出一个手指,表示只绑架了贼女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我有些失望有些绝望,兰婧雪到底是哪里了呢?这让我感到困惑,我决定在道温泉附近看看。

    告别了部落后,我们就朝温暖走去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贼女说道。

    我火了,驻足,“你叫谁亲爱的?”

    “叫你啊?你不是不让我叫你的名字吗,那我只能叫你亲爱的了,再说,我以前就是那么叫你的,有什么好奇怪的吗?”贼女眼眸奸笑。

    “小北,人家还喜欢你呢。”蒙有力傻乎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贼女,我现在是没时间理睬你,等我找到兰婧雪,我一定好好调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好啊,你就是喜欢这种调教的游戏,我早就知道了,是要捆绑我,还是拘禁我啊,随便你好了,只要你能回心转意继续爱我,怎么着我都可以。”贼女厚颜无耻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小北,你可不能对她这样啊,要爱护,知道吗?”蒙有力说道。

    我郁闷了,但现在找兰婧雪要紧。

    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温泉口。

    温泉依旧冒着热气,所不同的是,温泉在冒气泡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会儿后,神情瞬间绷紧,我伸手到温泉里,脸色凝固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