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伪君子 > 第五百四十一章 药引
    祁素雅说要给芬兰看病,看到一半的时候,手里拿了一把刀,这可把我和芬兰都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干什么?”芬兰瞪大了眼睛,傻愣愣地看着祁素雅。

    “脱衣服!”祁素雅呵令道。

    “脱衣服……脱衣服干什么?”芬兰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脱掉衣服,我怎么知道你身上还有没有衰老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身上都正常的,就脸上。”

    “刺啦”一下,祁素雅短刀一挥,芬兰的睡袍中间裂开,只见睡袍慢慢地扒拉下来,娇小的萌萌霎时间就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芬兰一把抱住自己的身子,“你,你神经病啊?”

    芬兰吓得倒退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祁素雅伸手一逮,就把芬兰逮住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不要你医治了,你滚开!不然我叫人了。”芬兰害怕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说道:“芬兰,你忍忍,祁素雅的确粗暴了一点,但是个有本事的人,你给她看看,反正都是女的,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芬兰抬头看我,“你是不是都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恩!”我直爽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砰”她给了我一拳。

    我颇为委屈的捂着脸,说道:“昨晚不是全部都看到了吗,现在只不过看了上半身而已,你激动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芬兰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好了闭嘴,别吵!”祁素雅一把拉过芬兰,按倒在床上,然后跨坐到芬兰的身上,她手中拿着刀,一步步的毕竟芬兰的脸,“别动哦,我现在需要测试一下,你脸上皮肤的恢复功能,我的手法很快,你闭上眼睛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芬兰喉结翻动了几下,明显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别害怕,死不了,只是在你脸上开机个口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开口子?还而已?”芬兰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芬兰,别害怕,祁素雅不会害你的。”我走过去握住芬兰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她可是杀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杀朋友的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祁素雅,我们是朋友吗?”芬兰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朋友,我和你又不熟悉。”祁素雅直言不讳的说道,“不过治好你,应该能拿一大笔钱吧。”

    “钱不是问题,要多少给多少。”芬兰大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那就好!好了,你别动!”语毕,祁素雅手凌厉一挥,刀锋划过芬兰的脸庞。

    芬兰睫毛颤动了一下,一条三厘米长的口子出现在她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芬兰摸了一把脸颊,看了一眼,“血,血?”

    “别怕,就那么一点伤口。”祁素雅盯着她的伤口看,我也凑过去看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破我相。”芬兰流泪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逼脸,还有什么破相不破相的。”祁素雅拍了一下芬兰的额头,芬兰慌得不敢动弹了。

    我们此刻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伤口上,伤口出血后,迅速的止住了血,结疤,然后脱了疤皮,留下一道浅浅的红色印子。

    “尼玛!这新陈代谢太惊人了。”我惊呼。

    “恩,原因就在这里,她脸上的皮肤的新陈代谢出了问题,要是能有一种厉害的毒,破坏掉这种速度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用毒的话,对大脑会产生伤害,就算你治好了她的脸,恐怕她也变成了一个傻子,更甚至可能会变成一具尸体吧。”我凝神浓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所以我要和你联手,只有我们两个联手才能救治。”祁素雅在她的百会穴、太阳穴、人中穴、指了指说道,“我使用的毒会经过这三个穴位,你要用银针将这三个穴位封起来,保护她的大脑,而我的毒就摧毁她脸皮的防御,总得来说就是以毒攻毒。”祁素雅分析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说道:“你已经想到用什么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心里有数了,但是还需要实验一下,不然我也没有把握。”祁素雅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芬兰听了我们的对话后,激动的问道:“我的病有救了?”

    “恩,算你走运碰到了我们。”祁素雅的眼神盯着芬兰的小萌萌看,看了一会儿,就伸手去捏。

    “我的胸,也有问题吗?”芬兰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捏着手感不错,小北,你试试!”说着祁素雅就拽着我的手按在芬兰的胸上!

    “呀!”芬兰尖叫一声,“啪”一击响亮的耳光拍在了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商定后,祁素雅就开始着手找毒药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傍晚的时候,祁素雅就有了头绪,我们再次来到芬兰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和你说一下治疗的过程,你听清楚了。”祁素雅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芬兰紧张的点头,“你,你说,我听着,只要能治好我的脸,怎么样都行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那么肯定,治病没那么简单,是要冒生命危险的,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吗?”祁素雅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!治不好这张脸,我活着也等于死了,所以我宁愿毛线拼一次。”芬兰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把你的病症说一遍!”祁素雅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你说。”

    于是祁素雅就把芬兰脸上的衰老症说了一遍,根据祁素雅的判断,芬兰的衰老症是一种细胞病变产生的,而且从伤口恢复的速度判断,细胞非常活跃,普通人需要三天才能愈合的伤口,她只要半小时就能愈合,所以原本紧致的皮肤,快速的衰老,只有用祁素雅特制的毒药以毒攻毒才能攻克衰老症。

    期间会有生命的危险,毕竟是用毒,很有可能芬兰会在治疗过程中暴毙!

    听到“暴毙”的时候,芬兰紧张起来,她胆怯的问道:“活下来的几率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五五分吧!”祁素雅低沉而又阴森的说道。

    芬兰咬咬牙,说道:“有五成把握已经很好了,我做,希望祁姐姐能治好我的衰老症。”

    芬兰改口叫祁素雅为姐姐。

    “我尽力而为吧,在这治疗的过程中,需要林小北辅助,用银针封住你头部的穴位,不让毒素流进你的大脑,不然你会变成一个傻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芬兰转头握住我的手,郑重的说道,“小北哥哥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会尽力而为的。”我表态道。

    “在正式治疗前,我需要你先服用七毒的药引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芬兰爽快的答应了,“给我药引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,脱掉裤子。”祁素雅说道。

    芬兰傻愣了,以为自己听错了,问道: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脱掉裤子。”祁素雅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脱裤子干什么?”芬兰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我隐隐觉得这药引有些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遵从医嘱,知道不,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,快点脱掉裤子。”祁素雅命令道。

    芬兰犹豫了几下,就解开了裤腰带,她穿着一条休闲长裤。

    “林小北,你转过去!”芬兰羞红了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我急忙转身。

    “林小北,你不能转过去,你要帮我封住她的气血,第一次服用七毒这种药引,身体会产生一定的排斥。”祁素雅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那你的意思是,林小北要看我下身?”芬兰忸怩了。

    “恩,这有什么关系,妇产科男医生见多了,林小北也算半个妇产科医生了,什么美女的胴体他没见过,你别害臊,赶紧脱裤子。”祁素雅催促道。

    我晕,我什么时候成了半个妇产科医生了!

    芬兰扭扭捏捏的脱掉了长裤,露出了卡哇伊的少女系小内内,胯间的饱满,让我膨胀了!

    “你别色眯眯的盯着我看啊!”芬兰难为情了,她用手挡住胯间。

    祁素雅拨开了她的手,“有什么好难为情的,不就那个东西吗,快点脱,你脱掉后,我也要脱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芬兰迷糊了,我也迷糊了。

    芬兰红着脸,一点点的把小内内脱了下来,顿时,一股热浪袭击而来,我瞬间骚红了脸,春色无边啊!

    芬兰脱掉之后,祁素雅三下五除二,也把下面的裤子连带内裤都脱掉了,场面有些活泼,两个女人光着下面,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祁素雅让芬兰躺下,双手按在她的下面,拨开检查了一下,问道:“你还是处女?”

    芬兰被突如其来的问题,羞的钻进了被子里,“恩!”

    “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早就不是了,你还真保守呢。”祁素雅笑嘻嘻的说道,“快点把头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芬兰不情愿的把头露了出来,祁素雅从自己的下面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,然后塞进了芬兰的下面。

    芬兰骚红了脸,大腿也红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药引,七毒要发挥猛烈的作用,需要这种药引。,我是祁门中人,自带抗体,而你是第一次接触这种药引,会有反噬,但不会危及生命,这也是确保下次我用七毒的时候,你活下来的几率能大一些,知道吗?”祁素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林小北,施政!”祁素雅命令道。

    于是,我低头,掰开芬兰的大腿,在她大腿内侧的穴位上,以及心脉上扎了针,这样做是让身体的穴位能吸收药引的毒素,等正式用七毒的时候,药引会中和七毒发挥最强烈的毒性。

    “痒!”芬兰骚红了脸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痒就对了,下药用,的确会产生一定的骚痒的。”祁素雅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痒!”芬兰夹进双腿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去挠!”说着祁素雅用手指顶了顶穴门。

    “啊呀!你别那么用力!”芬兰难为情死了。

    “哼!等你以后有了男人,就知道厉害了。”祁素雅贼笑。

    我头晕,这个祁素雅实在太污了!

    好一会儿过去,芬兰才穿好衣服。

    “感觉下面好像有蚂蚁在爬似得!”芬兰红着脸描述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,这是正常的,我第一次塞的时候,也这样,这是药引在挥发。”祁素雅在卫生间洗手,边洗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多久才能开始手术啊?”芬兰问道。

    “24小时后!这期间我还要调制七毒。”祁素雅擦着手走了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祁姐姐,谢谢你!要是能治好我的脸,我这一辈子都感激你。”芬兰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感激就算了,让我们祁门在你们国家建立一个总部吧!”祁素雅奸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芬兰想也没想就答应。

    “恩乖乖!”祁素雅得逞的笑,摸着芬兰的头,摸着摸着芬兰脸色潮红,身子娇软的倒在了祁素雅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,我怎么感觉全身火热,感觉……”芬兰眼神飘忽,舔着嘴唇,一副红尘女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祁素雅,你用的到底是什么药引?”我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催情花!”祁素雅平静的回答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