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伪君子 > 第五百四十四章 开始治疗
    芬兰的手在我的手上不自觉的游走起来,她的脸羞红,眼眸透着桃花,嘴唇嗫嚅着。

    我暗叫一声不好,这是发春了啊!

    “芬兰,你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千万不能放纵,知道吗?”我拽着她的手,放下去,但是她的手再次攀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头有些晕……”芬兰抿着嘴唇,舌头诱惑的舔着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不对头,幸好芬兰这脸让我兴致全无,我心里苦笑,少女的身子,但是有一张老人的脸,这挑·逗的我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我窘迫的笑笑,然后扶正她的身子,“你在这里等着。我去叫祁素雅!”

    没辙啊!催情花可不比一般的药物,必须要释放才能是血气稳定下来,不然高涨到一定程度,血管有爆裂的可能。

    找到祁素雅后,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祁素雅愤恨的大骂亚瑟。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东西,下次老娘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恩,这一点我同意,太自以为是了,我要用银针好好教训他一下。”我也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“不,银针太便宜了他,还是用我的毒药吧。”

    我晕。

    “那还是算了吧,别闹出人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种男人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人家可是帅哥,你就不动心?”我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帅有毛线用啊,我又不是没有见过帅哥,比如你……”祁素雅的身子缠了过来,我感到一阵酥麻,她的娇躯是如此的嫩,如此的惹火,而且她的身上有一股清香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是什么香味?怎么闻着那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的心里痒痒是不是?”祁素雅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独门配置的香水,闻着有养生安定的作用,市场上可是买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开发出来,批量生产的话,不是要发财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啊,这可是我独有的东西,为什么要和别人分享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钱吗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喜欢钱,但是独有的东西,是不会和人分享的,你会和人分享自己的老婆吗?”祁素雅乱比喻道。

    我黑脸了,“你这是什么比喻啊,老婆怎么能分享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我自己的独门秘方就是老婆,我是不会和人分享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赶紧去芬兰房间吧,晚了,她就要着火了。”我摸着鼻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你要不要参观一下?”祁素雅笑嘻嘻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,上次光听声音,就受不了了,这要是当面看着,我还不得起兽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,起了兽心,我来帮你解决。”祁素雅抿抿嘴巴,眼神飘荡到我的下面,我一下来了反应,特么的,看一眼就有反应了,看来我是憋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你眼睛看哪儿呢,淫娃。”我嗔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走吧!一起去。”祁素雅硬拉着我走,我半推半就的就来到了芬兰的房间,打开门进去,就闻到一股骚骚的味道,再一看公主床上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我急忙转身。

    芬兰已经全的一丝不挂,在公主床上打滚呢。

    “祁姐姐,快点快点!”芬兰喉结发出闷声。

    “来了!别急!我去洗手。”祁素雅说着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我实在吃不消,就悄悄地走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不多时,里面就传来了一个骚动,芬兰的呼叫传了出来,那浪声,把我的灵魂都召唤了出来,我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,虽然忍住、克制住不去思考那些画面,但是越是克制,那些色色的画面就越是出现在脑海里,而且以前看过的岛国片也翻江倒海的出现在脑海中,两个画面交替叠加。

    不行了,我必须去释放一下!不然我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全身沸腾,眼前也有些昏昏沉沉,迷迷糊糊,我只知道自己冲进了一个房间,然后,找到卫生间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马桶上,开始释放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就在我要释放出来的时候,一个人打开了卫生间的门。

    “啊!”进来的是女仆,她看到这一幕,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脑子一抽风,裤子都没拉起来,就上前抓住女仆的手,“别叫别叫!”

    女仆是纯种的莫诺格人,一头咖啡色的头发,睫毛很长,眼眸是天蓝色的,眼窝很深,嘴巴大大的,嘴唇厚厚地,虽然不能说是美女,但是长得备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女仆的身材也很好,穿着女仆装,腰带束的很紧,这样就把萌萌突出了。

    女仆一脸的委屈,以为我要对她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用手指封住她的嘴巴,说道:“别叫,求你了,我就是自己释放一下,不知道这是你的房间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道歉。

    女仆脸色越来越委屈,最后眼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哭啊别哭啊!”我此时还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裤子没有拉上,全神贯注的看着女仆呢。

    女仆一脸凝重,像是下很大决心似得,几秒钟后,她跪了下去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啊!你干什么!”我急忙后退,因为女仆捧住了我的下面,我低头一看,才发现自己没有拉上裤子,我急忙拉上裤子。

    女仆一脸懵逼,她用手指指我的手指,再指指自己的唇,然后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外国话。

    我们比划了手势,搞了半天,我也没有搞懂,女仆拿起卫生台上的一根牙刷,在嘴巴里做允吸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一下我明白了,原来刚才我用手指封住她的唇,她误以为,我要她用嘴巴干什么呢。

    我扶额,道歉,“对不起对不起!?Imsorry。”

    女仆红着脸捂住嘴巴,她知道自己会意错了,感觉很难为情,转身小跑出去。

    我一脸凌乱,最后也没有心情继续下去了,洗了一下手,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的时候,想起女仆,心里想,自己怎么那么正人君人啊,本来可以尝试一下允吸了。

    走回到芬兰的房间门口,里面已经没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我敲门:“我可以进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!我们结束了。”祁素雅说道。

    我推门进去,里面的味道更加浓郁了,我看到芬兰倒在祁素雅的身边,整个人都汗津津的,祁素雅站起来,身上不着衣物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好歹把衣服穿起来啊!”我背过身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都好了我身体N次了,还装纯洁,有意思吗?”祁素雅讪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是无意中看到的,有些是你故意给我看的!能怪我吗?”我气嘟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得了便宜又卖乖,小心我用药物阉了你。”祁素雅走到卫生间洗澡。

    我走到芬兰的身边,她也光着身子,此刻已经累得虚脱睡着了,我静悄悄地为她盖上了被子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治疗的日子了,七毒是七种剧毒掺和在一起的合成毒药,药力非常的猛烈,伴随着毒法的痛苦,不知道芬兰能不能挺过去。

    祁素雅走出来后,穿衣服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明天治疗的时候,能不能打麻药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,麻药会损害七毒的药性的。”祁素雅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明天她能不能挺过去,我挺担心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女人看着孱弱,但是为了美貌,就什么痛楚都能忍受下来了,你看那些做整形手术的女人,为了漂亮,可以在脸上挨刀子,所以千万不要低估女人的忍耐力。”

    “恩,那就好!”

    晚上,我和祁素雅一直陪在芬兰的身边,一直到凌晨的时候,芬兰才睡着,前半夜我们一直在和她说明天治疗的内容,让她坚定信念,相信我们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祁素雅坚持了一下芬兰胯间的催情花,大概还有三分之一没有消融。

    “吃过早饭后,就开始治疗,我现在去准备七毒,你们先去吃饭。”祁素雅站起来,回自己的房间,为早上的治疗做准备。

    我和芬兰到了主别墅区的餐厅吃早饭,布朗特公爵和公爵夫人一脸的忐忑。

    “小北,今天的手术有把握吗?”公爵夫人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尽力的,世界上也没有一定成功的手术,按照祁素雅说的,只有五层的机会。”我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“五层?”公爵夫人心里咯噔了一下,脸色仓皇起来,她的视线看向芬兰,芬兰坚定的回望了公爵夫人。

    “妈,哪怕就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我也要试试。”芬兰坚毅的回答。

    布朗特公爵握住了我的手,口吻低沉的说道:“我的女儿就拜托你和祁素雅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爵你就放心吧,我和祁素雅一定会尽力而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们了。”布朗特公爵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早上就开始动手术吗?”公爵夫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早上就开始手术,预计3个小时,就能完成手术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芬兰,3个小时,你能挺住吗?”公爵夫人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,我能,你们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公爵夫人流着眼泪摸着芬兰的秀发,哽咽的说道:“挺过这一关,美好的未来就唾手可得了,妈妈陪你一起手术好吗?”

    我晕,手术的时候,可不能有外人在场。

    “不了,妈,我都那么大了,就让我一个人面对吧。”芬兰回绝了公爵夫人。

    祁素雅这个时候走了进来,抓起一个面包,就啃咬起来,吃下后,又喝了一杯热牛奶,“都准备好了吗?准备好的话,我们就开始手术吧!”

    “恩,祁姐姐,我都准备好了。”芬兰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那就好!那我们就去我的房间治疗吧!”

    芬兰站起来,眼神悲哀凄壮的看着公爵和公爵夫人,“爸妈,我去治疗了,你们不要太过紧张,我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公爵夫人轻声应道,她的眼眸中噙着泪水。

    芬兰跟着祁素雅到了她的房间,公爵和公爵夫人也一路跟在我们的身后,待芬兰进房间后,祁素雅就推开了公爵和公爵夫人,“闲杂人等就在外面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回是闲杂人等呢,我们是芬兰的父母亲啊。”公爵夫人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会治疗吗?懂手术吗?”祁素雅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攻讦和欧冠和夫人尴尬的对视了一眼,就杵在了门后。

    我朝他们有礼貌的微微鞠躬,也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忙你的事情吧。我们会尽力的。”我笑笑说道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