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伪君子 > 第五百八十九章 胡搅蛮缠
    本来以为箱子里的是双修秘籍,但是做梦也想不到是一堆衣服,舞太极翻到箱底,抽出一只粉色的罩罩,还有一条丁字裤。

    他贪婪的吸着已经有些发霉的衣服,痴迷的说道:“这就是智平出家前的内衣。呜呜,我终于得到了!”

    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我以为里面是秘籍,原来是智平以前的衣服,这玩笑开大了吧。

    “舞太极!”我大声呵斥,这个时候,我已经不认他这个师傅,“你特么有没有毛病啊,让我去偷内衣?我的天哪,我怎么那么傻,能相信你的话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才明白为什么智平会那么生气,一想到我说箱子里的东西是我的生命,我就想死,100万啊,就买了几件破衣服,怪不得她们都会笑,怪不得浮沉让我下次再来。

    我脑中奔袭过几万头恼怒的犀牛,我气得瘫坐在石凳子上,舞太极不理会我,还再使劲闻着智平的内衣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舞太极悠然的说道:“看到人了吧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浮沉老太!”

    “哦,看到了!”我气呼呼的说道,“现在好了,我已经被当成变态了,你让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傻了吧,你现在已经给浮沉留下了好印象,你花了钱,除了智平,别的尼姑都感谢你,你离入室弟子不远了。”舞太极悠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入室弟子!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啊,你想双修的话,肯定是要当入门弟子才行的啊。”舞太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去拜师。”我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一天吧!等明天,你就是拜师。”

    “小北,你回来了啊。”芊芊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芊芊!”我上前拉住芊芊的手,心里感到一丝慰藉,刚才在众目睽睽下,我竟然在不知道情的情况下,说了一番不知廉耻的话,这让我羞愧难道啊!

    抱着芊芊心里稍微平复下来!

    “怎么了小北!”芊芊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!”我赶紧掩饰一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按照舞太极说的,再次来到草堂庵门前。

    门前有两个20多岁的年轻尼姑在扫地,两个尼姑长得都很不错,一个身材丰腴,就算是尼姑服也遮盖不住胸前的澎湃,一个长得一双媚惑国家的双眸,扑闪扑闪的,散发着骚气。

    我不禁心里想到:这尼姑庵是不是假的啊。

    两个尼姑看到我,吃了一惊,然后捂嘴笑。

    丰腴的尼姑,笑说:“昨晚是不是跑马了啊?”

    我晕,跑马不就是遗精吗,这从尼姑嘴巴里说出来,还真是香艳无比呢。

    “是啊,跑了几十公里呢,看你身材不错,骑着一定能跑很远呢。”我也没脸没臊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本来还担心丰腴尼姑要骂人呢,但是我错了。

    “就怕你骑不动呢!还是我骑你好了。嘻嘻!”

    这话实在太有诱惑力了,导致我下面直接有了反应,这该死的诱惑啊!

    “帅哥,我看我怎么样啊?”狐媚眼眨巴这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睛问我。

    我打量一下她,五官精致,笑起来还有两个甜甜的酒窝,实在是个尤物啊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啊,很漂亮啊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的内衣值多少钱啊?”狐媚眼放下扫帚,妖娆的走到我的身边,我瞬间闻到一股香水味。

    草,尼姑还摸香水,我真的开始怀疑自己进了假尼姑庵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啊,值100万吧。”我讨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我卖给你吧。”狐媚眼贪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家人不是四大皆空吗?你怎么不一样啊?”我讽刺道。

    狐媚眼没有听出我的讽刺,勾着我的胳膊说道:“想知道我的故事吗,那晚上来房间我慢慢和你说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的手触碰到了她柔软的胸,一瞬间我下面反应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呢,你看我值多少钱啊?”丰腴尼姑也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的人值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“坏死了,我说内衣啊。”丰腴尼姑撒娇的拽着我的手摇晃。

    “你啊,黄金万两啊!”我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晚上我们到后山好好谈谈心吧!”丰腴尼姑给我抛媚眼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,那么直接?”我笑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啊,再说了,我们也寂寞好久了,都厌倦了。”

    “厌倦就还俗呗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工作啊,又不是真的出家了。”

    我晕,原来这是职场,她们是拿着证件的尼姑。

    “那啥,你们老祖宗在不在啊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啊,老祖宗最近都在庵里。”丰腴尼姑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找老祖宗,回头再找你们聊哦。”我急忙闪身走,再不走,我怕自己要沦陷下去。

    到了内厅,一个中年尼姑给我倒了杯水,身子微微欠欠说道:“稍等片刻,老祖宗马上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我道谢。

    中年尼姑转身离去,走了十几部,停下来说道:“你是不是钱多了没地方花了啊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旋即明白她的意思,我苦笑的说道: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原来真的是变态呢!”说完中年尼姑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凌乱了!唉,也不能怪她这么说,花100万买内衣,不是变态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很快浮沉老太就走了出来,看到我后,表情一震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我这次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不用多说。”浮沉老太打断我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她再次打断我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我郁闷了,我最讨厌别人打断我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浮沉老太站起来往内屋走,我在身后跟着她,到了一间厢房后,她说道:“你在这里等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我傻乎乎的进了厢房,我有些蒙圈,这是几个意思呢。

    等了10分钟左右,智平走了进来,她一看到我嘴巴都翘起来了,她气呼呼的说道:“又来,是不是不甘心?”

    我苦涩的笑,昨天让她误会了,真是该死呢!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也不想来的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需多说,我知道了,你转过去。”智平也喜欢打断别人说话。

    我郁闷了,但是我若进了浮沉老太的门下,眼前的智平就是我的世界,我还是客气一点比较好,于是我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转身干什么啊?”我背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智平没有回答我,很快后面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音。我大骇,脱衣服干什么,难道要和我啪啪啪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什么呢,虽然我长得一表人才,前途无量的,但是我不是个随便的人。”我急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!安静一点!”智平恼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欲哭无泪啊,这种时刻怎么安静的下来呢。“喂,你是不是在脱衣服?我告诉你,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我急切的想转过去,但是我知道转过去就能看到智平的裸身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智平说了一句:“好了,你转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转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,让你转过来,听到没有?”智平恼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的脑海中出现了智平丰满身材的画面,她的身材是如此的完美,一对大萌萌上下摇晃,看的人心旌摇曳,还有她白洁无暇的皮肤,彷如冬天的白雪一般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尤物,怎么那么随便就献身呢!

    “让你转过来,你聋了啊?”智平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是你让我转过来的哦,要是我看到什么,都是你的错哦,可千万不能责怪我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多废话了,到底想要不想要?”

    我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,作为男人当然想要了啊。

    “想要!”我哆哆嗦嗦、害羞的、低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要就转过来!”

    我迟疑了一会儿后,慢慢地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看智平,我就放心了,她穿着衣服呢。

    突然智平朝我扔过来什么东西,这个东西直接砸在了我的脸上,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罩罩和小内内。我迷惑了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。变态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我怎么知道呢。”我郁闷的说道,同时干感觉了一下内衣的热度吗,很明显是刚刚脱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满足了吧?变态。”智平气呼呼去的说道,“你不就是想要这玩意吗?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:“我要这东西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,你拿来干什么,我能不知道?只能说你这个人太变态了。”

    我晕了,我怎么就变态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……我手下还不成吗?”我真是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“哼,果然是个变态!”

    “喂,我看你才是变态呢,自己脱掉的内衣扔给我,还说不好了,你是不是有毛病啊。”

    “变态!”

    “再骂一句,我可不客气了。”被人冤枉的有些火大了,我就警告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能怕了你?”智平做好了攻击的准备,双手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的准备打?”我吃惊了。

    “废话!”说完智平就朝我冲了过来,那架势比昨天厉害多了,周身还带动风速。

    我急忙招架,她一脚俯冲加速,但她的速度和舞太极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    “喂,别在打了哦,再打我就不可了。”我手臂上挂彩了。

    “你带给我的耻辱,我要加倍换回来。”智平不停我的话,左右开弓不停的攻击我的下盘。

    “给老娘跪下!”智平人一闪就到了我身后,我吃惊之际,她就抱住了我的身后,然后往后摔,这是西班牙摔跤技巧,没有想到联系拳法的她还会擒拿。

    厉害了我的姐!我心里感叹。

    我人倒下的千军一发之际,我扯住了智平身后的衣服,这样我就不会摔下去了,但是没有想到惯性太强,加上智平被我一拉失去了重心,一下子就跟我一起倒了下去,索性拉住的时候缓了一缓。

    “呀!”智平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倒下后,很快就站了起来,我拍拍身上的灰尘,看着倒地的智平说道:“好了,起来了!你的摔跤技巧还要好好练习练习呢。”

    此时智平捂着胸口,在地面上表情痛苦的抽搐。

    我眉心一皱,急忙蹲下身子,“怎么了你?”

    我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智平已经痛苦的说不上话了,看着她紧紧扣住心口,我知道可能是心绞痛发作了!

    尼玛,怎么让我碰到这种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脱掉!”我严肃的命令她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