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253章 父爱,扣动心弦!(7更求花)
    沈逍冷视姜向尚,轻笑一声:“姜副市长,机会我不是没有给你,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到了你儿子的头上,你知道苦恼了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被这个人渣凌辱过的女孩子,她们在遭受到这样不公平待遇后,她们的父母是何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了自己的前途,可以任意纵容下属,不顾劳苦大众的死活。一个不将人民利益放在心上的副市长,你有何面目在这里求我给你儿子救治。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有今天这般遭遇,是他咎由自取,而你姜副市长更要好好考虑你自身的问题。你儿子的命是命,那其她受到凌辱的女孩子们,她们的命就是不是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姜副市长,你来回答我。”沈逍冷哼一声,一番言辞慷慨激昂,说的姜向尚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姜向尚一下子跪倒在地上,一脸哀求的看着沈逍,哪还有半点常务副市长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一个儿子,倘若真的瘫痪一辈子,想起来都是钻心的疼痛。事已至此,他也没有什么办法,只能这样来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错。现在我不是什么常务副市长,只是一个孩子的父亲。还请看在一个做父亲不易的份上,饶过我儿子一命。若是沈先生非要惩罚,我愿意承担这份责罚,为我儿子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,我求求你。”说着,姜向尚恭敬的在地上磕头。

    沈逍内心蓦然一动,某根心弦被无故牵扯了一下。看着此时的姜向尚,一个做父亲的,为儿子的罪孽磕头请罪,沈逍内心只能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纵然姜向尚为官有千般不是,不能称之为好官。但不能否认他不是一个好父亲,为了姜维这个纨绔子弟,可谓是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就算再是铁石心肠,沈逍也稍微动容了。他可以不在乎姜向尚的各种哀求,但不能不在意这份深深的父爱。

    那种宁可自己受苦受惩罚,也要竭尽所能的保护自己儿子,这份父爱深似海,感染了沈逍。

    让他想到了过世的父亲,在记忆中,他知道父亲是个严格的人,但对他的爱护绝对不少。在知道得罪了权贵,可能会受到胁迫时,当即让沈逍转学,从江北市来到了江南市。

    临走时,他悠然记得父亲那眼中饱含的泪花。只是当着他的面强忍住不让流下来,可在转身那一刻,他还会清晰的看到了滚落下来的眼泪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姜向尚,何尝不是如此。人虽然区别,但那份深深的父爱却是相似的,都是毫不保留的付出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沈逍叹息一声,他终究是做不到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“姜副市长你起来吧,我答应你出手一次。但我希望,从此之后你们父子都好自为之。但愿你儿子能体会到你这番良苦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沈先生,谢谢沈先生……”姜向尚一个劲的道谢,悄悄擦拭掉眼中的泪水。

    就在沈逍即将出门口的时候,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小友刚才说的不错,让我这个老头子听了都感触良多,能否进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逍上下打量了老人一眼,虽说坐在轮椅上,行动不便。但那份精气神却十分硬朗,颇有一股子男子汉气概。

    而且,老人本身自带一股威严气势,散发出来的气息,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。虽说已经很淡,但沈逍仍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个老人年轻时肯定杀过人,并且不是杀过一人。否则,也不会这么多年过去后,身上还有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别人是无法察觉到的,但沈逍拥有强大的感知力,可以清晰的感受到。

    是了,老人虽然身穿病人的白蓝条服,但身后一个年轻人却是身穿军装的。看样子,应该是这位老人的警卫员。

    那么这位老人,应该就是之前宋青梅口中的那位部队首长了。

    只是沈逍有些想不明白,按理说部队上的人生病住院都应该去军区直属医院才对,怎么会来到市立医院?

    他不是爱打听别人隐私的人,既然老人出现在这里,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,他也不便过问。

    对于老人和蔼的态度,他也颇有好感。从前身的记忆中,他也知道自己曾有过当兵的梦想。

    或许不只是他,每个男孩子都可能有过这样的当兵梦,羡慕身穿军装,英姿飒爽的兵哥哥们。

    “好的老人家,我去处理一下事情马上就过来。”沈逍点头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在001房间等你,就是最头上那个。”老人抬手一指最前方,那个位置刚好是001病房。

    沈逍点了下头,转身离去。姜副市长和高成伟连忙跟在身后,一块去了急诊室。

    此时,经过简单的处理后,姜维已经苏醒过来,只是精神头还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当看到沈逍出现后,吓得顿时来了精神,挣扎着想要逃离这里。看来,是真的被沈逍给吓怕了。

    “啊爸,你……你快给我报仇,是他将我害成这样的,快给我杀了他……”姜维看到随后进来的姜向尚后,立即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姜向尚顿时怒喝一声,对着沈逍歉然一笑,“沈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沈逍摆了摆手,他都已经决定出手医救了,自然不会再去跟姜维计较这个。

    “爸,你是干什么?我的腿都是沈逍给打断的,你怎么还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姜向尚当即就是一巴掌,冷喝一声:“给我闭嘴!你这个逆子,整天在外面胡作非为,沈先生给你点教训,那是对你客气了。再敢给我出言不逊,看我不好好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对不住,让您见笑了。”姜向尚回头看着沈逍,弓腰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沈逍淡然回应一声,冷笑的看向姜维。

    “你要好好感谢你父亲为你做的一切,以后好自为之。”沈逍淡声说道,没有再去搭理姜维。

    信手从空冥戒内取出两张清愈符,按在姜维膝盖骨的断裂处,轻喝一声“临”。

    瞬间,一丝柔和的光晕浮现,化作光雨没入膝盖之内。

    姜维只感到膝盖骨麻麻地,有些发痒,不一会儿就什么感觉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儿子的腿没事了。”沈逍说完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?这就没事了?”姜向尚愣了一下,再看向姜维时,果然他自己能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神人呐!”姜向尚忍不住惊呼出声,看着沈逍的背影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就是姜维也呆立在当场,思绪负责,不知所想。经历的一切,对他来说,都很难理解,就跟做了一场梦似的。

    沈逍没有再去理会这些,他有些纳闷,这个部队老首长找自己有什么事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