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474章 你是来骗钱的吧!
    所有人看到老家伙那滑稽的样子,都哈哈大笑起来。刚才那一瞬间,老家伙的反应相当的迅猛,一个就地翻滚,就滚出了很远。

    唐洋也没有真的开车去撞,只不过是吓唬一下他而已。如今,他自己吓得屁滚尿流,从车前离开,也就不再去追究。

    沈逍走过去,冷笑着看着他,“你说你有手有脚,干点什么不行,非要来碰瓷。”

    老家伙知道现在自己已经装不下去了,露出一脸的苦相和哀求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我也是被家里逼的没办法,家里还有一个老伴和年幼的孙子,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呕吐不止,病得很厉害,我也是没钱才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沈逍微微摇头,道:“就算再有困难,可以想其他办法,像你刚才这种做法,就是在妨碍公共交通,还有讹诈他人的嫌疑,都能将你拘留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给你法律制裁,你这种行为也是不够道德的,为人所不齿。”

    老家伙一脸羞愧,不停地跟沈逍求饶,生怕沈逍将他送到警察局,给他治罪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,也不厚道,还请看在家中有重病的老伴和年幼的孙子,饶过我这一次吧,我再也不敢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记住这个教训就好。现在给我说说你老伴和你小孙子的情况,若是你敢撒谎欺骗我,后果可是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沈逍淡声说道,只要老家伙说的都是真的,他倒是有心帮一把。

    这个社会太现实,没钱就无法看病治疗,倘若老家伙说的是真实情况,那他这番作为虽说不地道,但也情有可原,都是被现实情况给逼迫的。

    沈逍也无法改变这个社会现实,在哪里都是讲究弱肉强食,这个凡俗界,钱就是硬通货,有钱的就可以为所欲为,没钱的人就等低声下气,甚至被迫出卖自己的人格和道德底线。

    他不是救世主,也懒得去管人间疾苦,但既然让他遇上了,就断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的心道使然,若是不去理会,就是违背心道,阻碍他的修炼。

    老家伙不敢隐瞒,老实交代病情,沈逍仔细听着,不由得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按照他所说,他老伴和小孙子这病得的太突然。之前还好好的,并没有什么突发症状,只是最近几天突然呕吐不止,发高烧,就跟得了重病一样。

    根据这个情况来看,沈逍初步判断,她们两人应该是遭受病毒感染了。

    “你老伴和小孙子最近有没有接触到什么东西,或者说吃过什么东西。”沈逍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老伴照看的小孙子,没有接触到别的东西。至于吃的东西,我们都一块吃饭,也不可能单单就她们两人得病了。”

    老家伙仔细回想了一下,忽然惊异一声:“哦对了,那天我老伴去接小孙子放学回来,孙子看到河里有条大鱼游到了岸边,我老伴就下河捉住了那条鱼,晚上做的鱼吃。我不爱吃鱼,所以我没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应该也不是吃了那鱼的事,当天吃完了也没什么事情,过了一两天才呕吐不止,发起高烧的。”

    沈逍没有再说其他,只凭这么猜测是找不到病因的,还需要亲自去看看病人才行。

    “唐洋,你们几个先回去吧,我跟他去看看具体情况。”沈逍跟众人招呼一声,带着老家伙朝着自己的兰博基尼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这车不能开着去,我们那是乡下,你这车进不去。”老人好心提醒一声。

    沈逍立即给阿四打了个电话,让他开着越野车过来,将自己的兰博基尼开回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沈逍招呼老人上了越野车,快速驶离江南市区。

    约莫走了一个半小时,天色都已经全黑下来,而且渐渐驶离市郊区,进入了乡镇上。

    远离了城市的宣泄,没有了荧光闪闪的霓虹灯,只有路边昏暗的小路灯,勉强可以看清楚前方道路而已。

    进入乡村小道后,道路也变得很窄,是有五米宽,公路也都是多年的陈旧路面,坑坑洼洼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开着越野车过来,他那辆兰博基尼跑车,还真得报废在这里。

    又走了二十来分钟,这都接近两个小时了,才到了他们村子。

    在老人的指引下,兜兜转转到了他的家。

    如今在外地打工的儿子儿媳都回来了,在家里也犯愁,突然之间得了这样的怪病,去乡镇医院上还检查不出来具体病因,需要去大医院才行。

    家里拿不出前来,只能在家里这样干耗着。老人是在没办法了,才独自一人去了市区,想用碰瓷的手法,骗个二十万回来看病。

    了解到真实情况后,沈逍也不再责怪老人,都是让现实情况给逼的,穷苦人的凄惨命运生活,没有办法的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“哎,大爷,今天的事情咱们不提了,大妈和你孙子的病交给我,放心,我说过自己是医生,定然能给她们治好。”

    沈逍在老人家门口,看到家里有些凄苦的场景,心中很是不忍。对于老人也开始改口称呼大爷,给他一个尊重。

    老人感激不已,“小伙子,你这么宽宏大量,可真是让我这张老脸没地方隔啊。家里有些脏乱,你就将就着点吧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沈逍跟着走进了院子,屋子里有些发霉的味道,床上分别躺着一个老妇人和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,看来这就是老人口中得病的老伴和小孙子。

    床边坐着一男一女,三十来岁,应该是儿子和儿媳,从外面打工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爹,你去哪了,一天都没找到人,这位小兄弟是……”老人的儿子看到老人进来后,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老人一阵羞愧,不知该怎么开口,他是偷着溜出去的,家里人不知道他去了市区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伙子听说了咱们家的情况,跟着过来看看,他是个医生。”老人尴尬的解释一句,没有提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“啥?医生……”老人儿子一脸吃惊的看着沈逍,上下一阵打量,觉得他爹别人骗了。

    “爹,你被骗了,他这么年轻,怎么可能是医生。”男子看向沈逍,不屑一笑:“小子,你是想来骗钱的吧,告诉你我们可没钱让你骗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