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649章 我没那个义务!
    听到章医生这么说,刘哲河很是紧张,看不出病因,就等于无法治疗。

    这种不明病因的情况下,谁也不敢随便用药。

    “章医生,你快想想办法救救我女儿啊。”刘哲河看着脸色苍白,昏迷不醒的女儿,急的眼圈都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“刘县长先别着急,办法总会有的。但从表面看不出具体病症,只能做一系列检查了,先抽个血,然后做个脑CT,等出来检查结果再说。”

    章医生一边安慰刘县长,一边吩咐其他人员给刘雪抽血化验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一个多小时,终于出来结果,一切正常,只是身体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并没有任何明显的病症。

    章医生这时候也有些沉不住气了,所有检查都做完了,根本看不出刘雪身体有任何症状,纵然他是县医院最好的医生,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“章医生,还有没有别的办法,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女儿一直这样昏迷下去。”刘哲河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章医生大为头疼之时,忽然想到了沈逍,顿时精神一阵,连垂死的老太太都能奇迹般地救活,或许同样能找到刘雪的病因,给她治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章医生急忙说道:“刘县长,我知道有个人或许能治好小雪,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谁?他在哪里?只要他肯出手救治小雪,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他。”刘县长也是急疯了,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,忘记自己还是一个县长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刘县长随我来吧,看看他人走了没有。”章医生也不知道,这耽误了一个多小时,沈逍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刘哲河急忙跟着章医生朝着三楼病房走去,司机也紧跟着刘哲河走在后面。

    此时,沈逍早已经为老太太治疗完毕,正在办理出院手续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当章医生带着刘哲河来到病房,刘哲河看到沈逍的瞬间,表情当即一愣。

    “怎么?怎么会是你?”刘哲河只感到脸上一热,之前才冤枉了他,没想到这么快又遇上了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说再见到沈逍,好好给他道个歉,但真遇上了,还真有些拉不下脸面来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还是放不下他身为县长的架子。

    章医生也没想到刘哲河居然跟沈逍认识,笑着说道:“刘县长,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位神医就是这位少年,他的医术真的很神奇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的同时,章医生还特意看了一眼坐在床上,准备出院的老太太。面色红润,气色大好,哪还有之前快要死了模样。

    章医生忍不住内心一阵感慨,对沈逍更加的敬畏,还有一丝崇拜。

    可刘哲河却有些傻眼了,章医生口中的“神医”居然是刚刚被自己冤枉,还没来得及道歉的沈逍。

    这玩笑开得,老天爷还真是会捉弄人啊!

    “既然认识,那就好办了。”章医生还不明白情况,在那里笑着说道:“沈先生,刘县长的女儿无缘无故病了,还请你出手医救啊。”

    刘哲河也回过神来,就算再拉不下脸面,此时也必须得好好道歉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刚才我多有得罪,还请你不要计较,看在你救了小雪一次的情面上,请求你原谅。”刘哲河恭迎的朝着沈逍行礼。

    病房里其他病人,包括薛明和郭芳两人全都惊呆了。从刘哲河一进病房,他们就呆滞了一下,认出这是他们的父母官刘县长。

    一直都没敢吱声,如今看到刘县长居然对着沈逍恭敬行礼,还道歉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沈逍从方才章医生那里得知,刘哲河之所以过来给自己道歉,是想要他去救小雪。

    虽说,对于小雪那女孩子,给治疗一下,也没什么。但方才被刘哲河污蔑自己,救他女儿怀有目的,想要从他那里要好处,就不想管这个闲事。

    从绑匪手里救小雪,是出于自己的道心,如今出不出手给她医救,并不会影响他的道心。

    所以,没有打算再出手。

    “刘县长太客气了,没必要给我道歉,只要你不怀疑我救小雪是怀疑目的,我就谢谢你了。”沈逍不愿搭理他,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哲河此时老脸都红透了,不知道该往哪隔,自己这不是自作自受吗?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之前,还在自己门口摆县长的威风,愣是说人家救小雪怀有不纯的目的。现在倒好,女儿病了,反而过来道歉,还让人家出手施救。

    刘哲河自己都觉得有些丢脸,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么简单,等于是自己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你大人有大量,就原谅我这一次吧。我也是被以前遭遇过这种事给吓怕了,所以才会有些多心。还请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救救我女儿吧。”

    刘哲河在那里苦苦哀求,一直弓着腰跟沈逍赔罪。

    沈逍并不领情,当初那么对待自己,现在女儿有病了,过来道个歉,自己就不计较,没那么便宜事。

    “刘县长,你不再怀疑我去给你女儿治疗,是为了接近你,从你这里要好处了?”沈逍冷笑一声,讥讽对方。

    刘哲河嘴角抽搐,内心发颤,这小子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这个时候讥讽自己,还真是答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只能苦涩的干笑两声,“误会,一切都是误会,我知道自己错了,还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看到刘哲河越是这幅低声下气给自己道歉的模样,沈逍就更加来气。一个小时之前,跟现在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刚才那股子盛气凌人,哪去了?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怀有跟他索要好处的目的,还警告自己打消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
    现在,怎么低声下气过来求人了?看着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刘县长,你还是请回吧,我是不会出手救你女儿的。从绑匪手里救她一次,我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。你冤枉我,怀疑我目的不纯,我也可以不跟你计较,但出不出手医救那是我的权力,你就算是县长也无权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都有很多人生病,也有很多人死去,我只有一个,没有义务去救治所有人。何况,你之前的所作所为,我更没有理由出手医救。”

    沈逍不愿再搭理他,东西都收拾好了,准备现在就离开。

    可谁知,刘哲河居然“扑通”一下,跪在了沈逍面前,满脸恳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我知道是我之前有些鲁莽了,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。跟小雪没有半点关系,还请你出手救救小雪,救救我可怜的女儿,我给你跪下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