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740章 这不是我想要的!
    十成把握!

    沈逍说的如此肯定,任三民和贺芳都震惊不已。最后还是任三民最先恢复过来,说道:“孩子,我相信你,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沈逍点点头,双手轻轻按在断腿处,真气缓缓通过手掌注入腿内,快速修复断掉的腿骨和纤维组织。

    任三民一直紧闭着双眼,不知道沈逍具体要怎么给他治疗,也做好了承受痛苦的过程。

    可沈逍只是双手轻轻按在他的腿上,缓缓移动,看不出有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,任三民感受到断裂的腿骨处有一丝温热环绕,还有点痒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一旁观看的贺芳,眉头微皱,怎么看都觉得沈逍这像是在按摩,哪有这样治疗伤势的。

    任菲倒是比较镇定,她不止一次见识过沈逍这样的手法治疗。当初她急性肠胃炎,肚子疼的要命,就是沈逍这样给她治好的。

    这种神奇的手法,她也说不上是什么原理,但沈逍确实是给她治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,沈逍说有十成的把握,那肯定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沈逍有点无耻,但他从不会说空话,只要是他说得出就一定能做得到,这一点,任菲还是比较信任他的。

    贺芳见女儿一脸平静的神色,没有半点紧张的神情,也只好默不作声的在一旁看着,等待沈逍治疗结束。

    单纯这样治疗,就算治不好,也没啥大碍,贺芳内心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十分钟,沈逍收回双手,然后轻轻翻动任三民的身体,让他翻过身来,背朝上。

    腰骨也摔伤了,必须要背过身来才行。

    撩起上衣后,沈逍再次将手掌覆盖在腰骨断裂处,同样的手法医治。

    依旧过了大约十分钟,沈逍收回了手掌,笑着说道:“治疗好了,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啥?这就完事了?”贺芳第一时间发出惊呼声,表情古怪的看着沈逍,怎么觉得有些不靠谱。

    沈逍笑了笑,看向任三民,“岳父啊,你现在可是试着坐起身来,慢慢适应一下,就可以下床走路了。”

    任三民也是半信半疑,只是断腿处和腰骨那里都感觉不到疼痛了,让他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慢慢用手支撑起身体,还真做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啊,老任你……你真的能做起来了,真是……真是太好了。”贺芳激动的差点掉下眼泪,一脸的惊喜表情。

    任菲也激动不已,自从沈逍说出有十成把握后,她就没有怀疑过。此刻看到爸爸能坐起身来,显然说明他的腰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最激动的还是任三民,能做起来,无疑大大增加了他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腰骨这里没有任何感觉,只是躺的时间太长,身体各关节有些麻木。活动一会就没事了,我现在试着下来走走。”

    任三民说着,轻轻移动了下那条断腿,觉得没有任何感觉,更加的有信心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穿好鞋后,深吸一口气,脚踩到了地面上,真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久未的“站立”感,让任三民喜极而泣。自从摔伤后,都以为此后再也无法站在地面上,没想到居然被自己的女婿给治好了,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贺芳也跟着流出激动的泪水,没有比看到任三民重新站立起来,更加让她激动、兴奋的事情。

    男人永远是家里的顶梁柱,是女人的依靠。一旦男人倒下了,就跟天塌了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任三民没有倒下去,站了起来,她的天没有塌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最让他们夫妻二人感激的自然是沈逍这个女婿,也为他这不知名的手法而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沈女婿啊,你真是太厉害了。我们菲儿真是有福气,认识了你。虽说咱们以后都是一家人,不说两家话,但你治好了菲儿她爸的伤病,就是我们全家人的大恩人啊。”

    贺芳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任三民抹了下眼泪,对着贺芳说道:“孩他妈,今晚上做点好吃的,炒两个好菜,我要跟沈逍好好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“哎好,我这就去弄菜去,你们爷俩在屋里慢慢聊。”贺芳带着欢笑的泪水,走出屋里,准备晚上的饭菜。

    任三民看了眼任菲,笑道:“菲儿,你带着沈逍去你房间说会话,我出去走走,活动一下筋骨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任三民笑呵呵的拍了下沈逍的肩膀,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沈逍看明白了老丈人的意思,这是留给自己跟任菲单独相处的机会,让菲儿好好感谢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“老丈人挺开明的啊,也很为年轻人着想,老丈人不错啊!”沈逍内心一阵得意。

    任菲脸上的激动神情还没有完全消除,看着沈逍的眼神,除了感激之外,好像还多了一层说不明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走,跟我去房间。”任菲一把拉住沈逍,朝着她的卧室小跑而去。

    任菲的房间虽然很长时间没有人住,但打扫的很干净,看来贺芳一直都给她打扫着,随时准备女儿回家来住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闻到一股淡雅的绿茶清香味。看来贺芳对自己女儿还是比较了解,也很上心,早早的就给喷上了绿茶味的香水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任菲关上房门,轻声道:“沈逍,你先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沈逍知道任菲这是要履行上次说过的,自己治好了她父亲的伤病,她就会亲自己一口,真正意义上的献出初吻。

    沈逍微微摇头,笑着说道:“菲儿,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,但我想告诉你的是,我之所以跟着你一起回来,治好你爸的伤病,并不是为了要你亲我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想帮你,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做好,也可以说是我份内的职责。如果,你仅仅是为了上次一个承诺,现在是为了履行承诺来亲我,那我可以告诉你,大不可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样,会让我觉得你我之间更像是一种交易,我治好你父亲的伤病,你献出自己的初吻。这并不是我想要的,我也不会这么下作。”

    任菲贝齿紧咬着下唇,低着头不语,她刚才真的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感激沈逍,也为了完成自己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两个人在一起,需要的不是感激,而是情爱。在这个问题没有想清楚之前,我是不会要你的初吻的。”

    沈逍淡然一笑,伸手摸了摸任菲的秀发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留下任菲一个人,有些迷茫的站在原地,眼中流出一丝泪水,不知道为何感到有些心痛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