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895章 莫小棋的身世!
    一顿饭吃完后,莫小棋跟着妈妈秀玉去了卧室房间,母女俩说私房话去了。

    沈逍和莫胜辉坐在客厅沙发上,喝茶聊天。当然,并非漫无目的的瞎聊。

    这次,莫胜辉邀请沈逍来,除了为他祝贺高考结束外,还有一个原因,关乎生意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沈逍拥有制药公司,他可是很清楚,而且最近七逍药店销售火爆,他不会不知道。

    刚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,跟沈逍好好谈谈,希望可以给他提供药材,从而拓宽自己的销售渠道。

    沈逍微微一笑,就知道这顿饭吃的没那么简单,莫胜辉肯定葫芦里有药,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虽说莫胜辉带有点目的性,不过沈逍也并不介意。

    莫胜辉只是合理性的利用规则而已,也可以完全看做是谈生意的必要措施,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需要大量的药材来源,多一个药材供货商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“莫叔,我这制药厂所需要的药材,跟别的制药厂并不同,等会儿我列个清单,你按照这个清单给提供药材。当然,药材质量上,必须要保证上品,不能出现次品。”

    沈逍特意强调这一点,既然涉及到了生意上的事,就一切按照生意规则来办,没有亲情可言。

    “贤侄你放心,这一点我绝对可以给你保证。不管怎么说,你跟小棋的关系在这里,将来咱们都是一家人,我还能坑自己的女婿么,呵呵。”

    莫胜辉见沈逍直接答应下来,也松了一口气,笑呵呵的跟沈逍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很快,沈逍列好了所需的药材清单,总共四五十种药材,包含了所有药品所需的药材原料。

    莫胜辉接过来大致看了一眼,笑着点点头。虽说需要的药材种类不是很多,但需求量却是极大。

    这一点莫胜辉心中有数,中间所取得的利润也绝对难以估计。

    按照沈逍这一份药材清单,他每年的销售收入,可以多增加一两个亿的纯利润。

    到此,莫胜辉的目的已经达到,开始跟沈逍正式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东扯西扯,完全没有正题。包括,以后打算填报哪所大学的问题,想要选择什么专业,打算跟小棋什么时候订婚……

    说到小棋身上,就他跟莫胜辉两人在这里,沈逍也想进一步多了解一下莫小棋的身世。

    莫小棋对他来说,一直都是一个谜,也可以说是身份之谜。

    如果说,莫小棋最吸引他的地方,就是自身的谜团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也就是莫小棋跟白小七之间,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关系!

    “莫叔,这里就咱们两人,我有些话想要问你,还希望你能如实的告诉我。”沈逍看向莫胜辉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贤侄尽管问,只要是我知道的肯定如实相告。你想问什么啊?”莫胜辉并没有想太多,因为刚刚和沈逍洽谈完一桩大生意,心情格外高兴。

    “是关于小棋身世的。”沈逍神秘一笑,双眼目不暇视的盯着莫胜辉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后,莫胜辉忽然身心一颤,怔怔的看着沈逍,露出一丝略带紧张的笑意,问道:“关于小棋身世?贤侄啊,你这是什么意思,吃饭的时候不是都说了么,当初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逍摆了摆手,淡然笑道:“莫叔,你们那些话,也就骗骗小棋还行。小棋根本就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,是你们从路边捡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莫胜辉当即脸色大变,差点从沙发上暴跳起来。这可是他们夫妇心中最大的秘密,从来没有像外人提起过。

    就算是警察局里面的备案,还有民政部门那边,他后来都花钱打点好了,将有关莫小棋身世的信息全部改正过来。

    如果去那些部门调查,只能得到一个结果,莫小棋就是他们亲生的孩子,甚至连出生的详细日期都有记录。

    若是不知道实情,根本看不出这些档案有假,也没有人怀疑莫小棋不是他们亲生的。

    看到莫胜辉一副吃惊的神情,还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,沈逍微微一笑:“莫叔,你也不用问我是怎么知道的。只要是我想知道的信息,就一定会有办法查到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还知道刚才那些话,都是你们故意瞒着小棋的。这条项链根本就不是什么德道大师给你们的,从你们捡到小棋时,就在她身边放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可以再说的详细一点,莫小棋其实真正的姓名应该叫白小七。白,是她的本性,被你们捡到后随你姓莫。原本你们也是打算给她取名叫小七的,因为那天是腊月初七,也是小棋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后来,去办理户口档案时,阴差阳错的被工作人员写成了小棋,这才出现了现在的莫小棋。莫叔,这些事情,你不会否认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,看到沈逍一张笑脸,莫胜辉的脸色不停地变化,从刚才的惊讶,变成了现在的惊骇。

    他远远想不到,沈逍居然了解的这么多,这么的详细。

    若不是看到沈逍此时年纪跟莫小棋一样,也不过十九岁。他真的怀疑,那天沈逍就亲眼看到他们夫妇是如何捡到小棋,并带她去办理的手续。

    莫胜辉的脸色是一变再变,最后逐渐沉静下来,刚才签了一份大单子的喜悦心情也荡然无存,半点兴致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贤侄,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如何得知的这么详细,你既然都已经知道了,我在隐瞒也没什么意思。只是,我不知道贤侄你还要深究这件事,究竟是为何?”

    莫胜辉看着沈逍,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忌惮的神情。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小棋虽然并非我们亲生的,但是谁也别想将她从我们身边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莫叔,你先别激动。我跟你说这一些,并没有别的用意。一切都是为了小棋好,只有了解她越多,我才能更好的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沈逍慎重的说道:“在这里,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莫叔你,那条项链来历很不寻常。换句话说,绝非寻常人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小棋的来历绝不寻常。这要是万一被她的家人发现,强行带走小棋事小,可若是惨遭不幸,我们后悔也来不及。你说呢,莫叔。”

    莫胜辉长大了嘴,显然被沈逍这些话吓住了。沉思了许久,长长叹息一声,“也罢,我就将自己所知道的,全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沈逍点头一笑,同时也格外打起精神,这可是全面了解小棋曾经身世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天气……”莫胜辉缓缓开始诉说,回忆起十九年前的情形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