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1090章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
    看到沈逍到来,众人纷纷自发的让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这是出于对沈逍的敬畏,甚至所有人都不敢去正视沈逍,当他从众人身旁经过时,所有人全都暗自低下头。

    直到沈逍过去后,众人方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女儿,你先别哭了,到底是咋回事啊?好端端的,王勉怎么会杀了人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小红,会不会是警察搞错了啊,咱们得想办法救救王勉。”

    “哎,可怜的孩子,多好的一个小伙啊,怎么就突然变成杀人犯了呢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面,苏小红的家人正在这里陪着她,不住地安慰。而苏小红除了哭,什么都不吱声。

    沈逍走了进来,苏小红的家人全都纷纷起身,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“沈……沈逍你来了啊,王勉这孩子也不知道咋回事,突然之间就被警察给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小红的妈妈怯生生的看着沈逍说道,对于沈逍的畏惧之意,流于言表。

    沈逍神色平静如常,缓缓点头。此时,苏小红也缓缓抬起头来,双眼哭得微红,看着很伤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,我与王勉算是朋友,也是合伙人,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沈逍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苏小红抹了抹眼泪,微微抽泣道:“昨天你们走后,李全民又来骚扰我,还想对我用强。我拼死不从,他没有办法,只好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王勉回来后,我跟他一说,他就气坏了,还说要去杀了他,谁知道他真的……呜,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他了,都是我害了他啊……”

    苏小红又哭了起来,很是伤心。

    沈逍双眼顿时微眯,内心发出冷笑,这个苏小红分明就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那个李全民虽然之前有过来骚扰她,还跟王勉发生过争执,打了王勉。

    但那天在来的车上,任菲分明一拳击伤了他,不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月,别想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还来骚扰她?

    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阴谋,说不定这个苏小红就是想依次来陷害王勉。

    可沈逍恰恰就是这一点想不明白,之前他还问过王勉,跟苏小红的关系如何?

    王勉当时的回答是关系很好,没有闹过矛盾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沈逍可是在她的大腿上发现了好几处淤青。难不成是苏小红忍受不了王勉那种有些变态的做法,才故意这样陷害他。

    沈逍暂时还不清楚,需要见到王勉后,当面询问一下具体情况才能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,你先不要太伤心。我相信王勉是无辜的,一定会还他一个公道。”沈逍表面不动声色,安慰一声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沈逍慢慢走向苏小红,轻声说道:“苏小姐,你这样可是会哭坏了身子,我帮你平复一下心绪。不能王勉的事情还没有解决,你先倒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沈逍也不管苏小红同不同意,一把将她的手抓起来,做出给她治疗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初很多人都见识过沈逍那神奇的医术,此刻自然没有人怀疑沈逍的做法。

    苏小红的家人更是流露出感激的表情,在一旁不停的道谢。

    沈逍注意到,苏小红的眼神分明有一丝慌张,还有一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慢慢的放下了苏小红的手腕,沈逍叹息一声,说道:“苏小姐你多加休息,相信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,沈逍对着苏小红的家人点头示意一下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从苏小红家离开后,沈逍已经有了判断,果然是苏小红有问题。

    从昨天第一次见面,就感觉苏小红这个女孩子很奇怪。今天终于暴露了出来,却是有着严重问题。

    不见得她跟王勉的关系有多好,刚才沈逍是故意去试探她。

    若是真要是摊上这种事,女孩子哭的死去活来的很正常,而且在受到巨大精神刺激下,心绪会非常紊乱。

    再加上痛苦,伤心过度,会导致心力交瘁,心脉跳动缓慢,心律不齐等症状。

    可方才苏小红的内在情绪很正常,并没有那种大刺激下的心绪紊乱,也没有过度伤心导致的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她表面上的哭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她为什么会这么做?

    沈逍一边往家走,一边在思索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必须得见王勉一面,从他那里获得一些信息,才能做出有效判断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纪迎春的家里,此时倪秀娟和纪迎春都比较担忧,看到沈逍回来后,都上来询问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沈逍微微笑道:“你们别担心,我会想办法救出王勉的,我相信他没有杀人。”

    尔后,沈逍招呼纪迎春一声,跟他一起去县城一趟。他去警局见见王勉,纪迎春刚好去买喜庆用品。

    小天一暂时交给倪秀娟照顾,沈逍和纪迎春去了县城。

    下车之后,两人就分开了,沈逍去了警局,纪迎春则去了婚庆用品商店。

    到了警局,沈逍便被拦了下来,不让进。

    沈逍一阵无奈,硬闯更加坏事,也不合情合理。可惜,原本有国安局的证件在手,会方便好多,但被他给毁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能掏出那个少校的军官证,说是有要事要见他们局长。

    还真管用,直接放行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警局办公室内,沈逍拿着少校军官证,对着局长说道:“我跟王勉曾是同学关系,想要见他一面,请局长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有些不太方便吧,王勉是杀人犯,不能随便接见外人。”局长眼神有些不悦的说道,没有将沈逍的少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沈逍冷笑一声,将手放在办公桌上,微微用力。“局长,与人方便与己方便,你说是还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等沈逍抬起手来时,办公桌上出现一个手印窟窿,整个红木桌面硬是穿透而过。

    但出奇的是,一丝碎木屑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,真是太可怕!

    “对对对,既然少校同志你跟王勉有同学关系,理应见上一面,我这就给安排。”局长吓得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局长给的方便了。”沈逍淡笑一声,走出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直到沈逍走后,局长方才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一屁股瘫坐在座椅上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没见过这种手段,太可怕了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