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1223章 接受了定情信物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巨响,青鸾火凤爆破,青光剑气四溢开来,周围的树木全部跟着遭了秧。

    就是不远处的一座吊脚楼,也被四散而去的剑气,瞬间轰击的千疮百孔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幸好这一家吊脚楼内没有人,否则此刻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魁首安然无恙,站在原地,惊魂未定,双眼怒视着沈逍,内心生出一道深深的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刚才就在一瞬间,被一道快速而至的白色雾气阻挡,轰散了那个差点将他击杀的青鸾火凤。

    不远处,须发皆白的法老大步而来,阿雅和Lisa紧跟其后,一脸的担忧神情。

    看到沈逍平安无事后,才心里踏实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躺在地上的四名首领,各个都身受重伤,阿雅又紧张不安起来,生怕法老会对沈逍出手。

    “多谢法老出手相救。”魁首狠狠的瞪视沈逍一眼,转身对着法老躬身行礼,表示谢意。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法老及时赶来,他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沈逍看到刚才被法老所阻,没能轰杀掉魁首,内心一阵惋惜。如今,法老来了,想要再斩杀他已经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自负到,可以从法老手中讨到便宜。不过,法老想要杀他,也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他若是想走,法老也留不住他,除非能施展大手段,封印了这方天地。

    相信法老就算实力再高,也远远做不到这些。

    法老微微点头,看了魁首一眼,没有言语,又瞥了地上的四人一眼,叹息一声,对着沈逍说道:“沈小友,方才我已经听阿雅诉说了,事情的来龙去脉,也已经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此番是个误会,皆因数百年前,你们中原武者来到我苗疆一带,引发的冲突有关。老朽过来,就是化解纷争的,这场闹剧就让他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法老,这怎么可以,他……”魁首不敢相信他听到的,法老居然没有发怒,更没有迁怒于沈逍,居然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法老摆摆手,对着魁首轻声道:“你身为魁首,怎么能如此的冲动。这一点还不如阿雅一个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且不说沈逍是不是自身有问题,你们还没有将事情搞清楚之前,就这般大打出手,结果又能如何?看看你们一个个的伤势,假如这个时候,黑巫寨大举来犯,你们又能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法老话语虽然说得不重,但却带着对魁首的责怪之意。

    “刚才多谢沈小友手下留情了,否则,他们五个首领,早就成了你的剑下亡魂。”法老对着沈逍轻声道,尔后对着五名首领冷哼道:“你们还不赶快谢过沈逍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地上的四人,勉强站起身来,包括大首领在内,心不甘情不愿的,对着沈逍行礼,“多谢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这一变化,倒是让沈逍又是一愣,没想到这法老还是明事理之人。如此来看,事情总算还有挽回的余地,不算太糟糕。

    “法老明察秋毫,我此番前来并无恶意,只为求还魂草而来,还望法老能够成全。”沈逍拱手一拜,表明自己的诚恳态度。

    既然法老都已经对他抛出了橄榄枝,他也不能太端架子,得理不饶人。

    法老点点头,“走吧,都去会议室,我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跟着法老去了会议室之内,都坐好之后,法老开口道:“这件事就暂且这么过去不提了,不过沈逍啊,你现在也算是半个白巫寨的人了,怎么说也得给白巫寨出点力气吧。”

    沈逍微微一愣,这是什么话,怎么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半个白巫寨的人。

    总不能自己在这里住了两天,就成了你们白巫寨的人吧,没这个道理啊?

    再看到此时,法老嘴角噙着笑意,给人一种不怀好意的感觉。还想这老家伙,是打什么歪主意似的,要给自己设什么套,让自己往里钻。

    “法老,您这句话我不太明白,怎么算半个白巫寨的人了?”沈逍不解的问道,愣愣的看着法老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也全都看向法老,纷纷表示疑惑不解。只有阿雅低着头,脸色羞红一言不发,还有Lisa一个劲的嘟着嘴,狠狠的朝着沈逍翻白眼。

    法老呵呵一笑道,“这就要问问阿雅了,我问你,难道你对阿雅就不打算负责任吗?”

    沈逍瞬间明白了,原来这老东西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。

    可真是会精打细算啊,怪不得来到之后,对自己如此客气呢,原来是打的这个目的。

    不为难自己,反而对自己客客气气的,还有阿雅这层关系,的确算是半个白巫寨的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昨晚白巫寨受了重创,难保黑巫寨不再来犯。

    此刻,五大首领又全都受了重伤,有他加入,定然可以确保白巫寨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沈逍翻了翻白眼,都是人老成精,这话真是一点没错。这老东西,可真是会算计,都特么算计到自己身上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还真是个难题。该如何对阿雅交代啊,为难啊。

    就在沈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,法老又开口了,“你已经收下了阿雅的定情之物,这件事就代表着成了,改天就给你们举办婚礼吧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沈逍可是大吃一惊,这老爷子怎么跟放炮似的,一声比一声吓人。

    “等等,老爷子,我怎么没听明白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怎么就收下阿雅的定情之物了?”

    法老微微一笑,“你可是看了阿雅的脚?身上还带着阿雅的佩刀?”

    沈逍一愣,话是没错,也看了,身上也带着阿雅的短刀,可这有啥子关系吗?

    可别跟我说,那把短刀就是定情信物。真要是这样的话,那可就被阿雅给坑了,那是她硬塞给自己的,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苗人的女子比较特殊,未出阁的少女,身上都有一把佩刀。而脚是不能随便给男子看的。一旦被男子看到了,除非是她自愿让男子看,没有关系,证明她喜欢上了那个男人。若是男人也喜欢她,就可以结为夫妻。”

    “但还有一种特殊情况,就是像阿雅这般。无意中被男子看了脚,那么她就会用自己的佩刀杀了那个男人,或者将自己的佩刀交给那个男人,当做定情信物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你看了阿雅的脚,而阿雅选择将她的佩刀送给你,当时定情信物,你接受了阿雅的刀,这件事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法老缓缓说道,脸上的笑意大增,似乎很喜欢沈逍这个白巫寨的女婿。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这可绝对是被坑了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