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1330章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
    被沈逍这句话一激,陈道远更加神色不悦。

    “哼,等你能赢了再说不迟!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,陈道远当即起身,准备离去,好像不愿再跟沈逍多说其他。

    “玲儿,就在这内门之中的厢房,给他找一间住下。”

    临出门时,陈道远对着陈巧玲说道。

    等陈道远离开内堂之后,陈巧玲有些愧疚的看着沈逍,“对不起啊沈大哥,我也没想到爷爷居然会这样对你,早知道就不让你陪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逍微微一笑,“没事的玲儿,我倒是觉得你爷爷很不错,最起码比我见过的很多人要厉害。哪怕是至臻境的强者,都不见得有你爷爷这份眼力劲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陈巧玲当即一愣,还以为爷爷这么对待沈逍,会让他有些不愿意,没想到居然听到沈逍这么说。

    而且,还给了陈道远如此高的凭借,拿至臻境的强者来对比,还不如陈道远有眼力劲。

    “沈大哥,你怎么……给我爷爷这么高的评价啊?至臻境的强者都不如我爷爷的眼力劲,这怎么可能啊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实情,你爷爷的修为或许比不上至臻境,但这份独特的眼力,可不是谁都具备的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之后,沈逍略微沉吟一声,“我猜你爷爷身上肯定有故事,当年肯定有过不同寻常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“啊?沈大哥,你……怎么会这么说?”陈巧玲又是一惊,只不过这一次是对沈逍的话语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只是我的猜测而已。”沈逍轻笑一声,并没有多说其他。

    他从陈道远的气息中判断出来的,气息虽强,但后发力明显有些不足,这是典型受过重创导致内伤隐疾残留在体内。

    陈巧玲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结,而是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沈大哥,你真的不责冤我爷爷这么故意刁难你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我只是当成这是你爷爷对我这个未来的孙女婿进行考验,看我能否顶守住压力,是否有担当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经过确认我是个可以托付的人,才能够放心的将他的宝贝孙女交付到我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沈逍呵呵一笑,伸手揽住陈巧玲,取笑道:“这年代讨个女人当老婆可没那么容易,尤其还是有着强大家世漂亮的女人,更是困难重重。”

    “沈大哥,你就知道取笑我。”陈巧玲娇笑一声,只要沈逍不放在心上,她就感到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对了沈大哥,后天的比斗,你可别出手太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玲儿,你这句话若是让你爷爷听到了,肯定又会说你胳膊肘子往外拐。放心吧,我有分寸,只是比斗取胜而已,不会下重手的,他们又不是我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,走吧沈大哥,我带你去厢房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麻烦干嘛,直接去你房间跟你一起睡不就好了,多省事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讨厌死了,沈大哥你就会占我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这次让你占我一次便宜,晚上你到我厢房来睡,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沈大哥你……我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了内堂,去了另一个别苑之内,这里都是内门弟子的厢房所在。

    太极宗的范围很大,外门、内门和核心弟子区域,都分属不同的院内,都有各自的厢房。

    “沈大哥,这间房没有人住,你暂且先住在这里吧。”陈巧玲带着沈逍来到一间房门口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玲儿你住在哪里呢?”沈逍好奇的看了看,好像这一带全是男人住的房间,没看到有女孩子的住处。

    按照华夏男女有别的惯例,不存在男女混合住在一起的情况,哪怕分属不同房间也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隔壁,院墙那边就是了,那里都是女眷的厢房,这边都是男弟子的房间。”陈巧玲抬手指了下前方,有一个很高的院墙。

    沈逍看了一眼,顿时有些无语,这也叫隔壁?

    这可隔得有点远了,这壁也够厚的,整整一栋院墙隔开的两个院子。

    想了想,沈逍露出一丝坏笑道,“玲儿,你们这里晚上有没有狗啊?”

    “狗?我们宗门之内哪有那东西?沈大哥,你怎么会这样问,莫非你想要……吃狗肉?”

    “瞧你想那去了,我这不是担心,万一半夜我翻墙过去,偷偷溜进你房间,怕被狗咬么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沈大哥你太坏了,总是变着法的欺负我,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巧玲立即脸色羞红不已,跟沈逍在那里嬉闹,却在这时,传来了一声十分不和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哼,哪里来的登徒子,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调戏玲儿,你特么找死吗?”

    一个体型十分健壮的男子朝这边走来,看年龄应该在二十三左右上,后天五层修为。

    刚才这句话就是他说的,一脸冷漠的看着沈逍。

    男子身后,还有一大群身穿太极宗道服的弟子们。

    不用猜,这些人应该都是内门弟子,前来的意图也很明确,就是特意过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九儿的话语,此刻得到了完美的应验。

    “陈壮师兄,你这是想要干什么?”陈巧玲一眼就看出对方来者不善,想要找沈逍的麻烦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会担心沈逍的安危,被这些内门弟子欺负了,但也不想有人来招惹沈逍的清修。

    “玲儿师妹,此事你别管。”陈壮对着陈巧玲说完一句,看向沈逍冷声道:“小子,这是咱们男人之间的事情,我希望你能像个男人一样,主动走出来。别特么只知道躲在一个女人后面,像个怂包一样被女人保护着。”

    “陈壮师兄,沈大哥是我带来的,也是咱们太极宗的贵客,不准你太放肆了。”陈巧玲冷哼一声,脸色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“玲儿师妹,我们知道你偏袒这小子,我们也知道自己或许配不上你,但就算我们不配,也轮不到这小子癞蛤蟆吃天鹅肉。”

    陈壮冷哼一声,指着沈逍,讥讽道:“小子,想跟我们玲儿师妹在一起,先问问我们这些内门弟子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玲儿跟我在一起,管你们屁事!”沈逍轻哼一声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玛德,你小子找死!”陈壮当即暴怒,大喝一声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