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1568章 一跪!
    听到关振海这样说,沈逍的怒火稍微锐减了一丝。

    若是关振海真的收取了好处,偷偷给他们放行,沈逍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出手灭杀。

    恐怖分子绑架了他的老婆和孩子,依次来威胁他,不得不妥协,给他们开后门。

    这么做虽然从国家利益上来看,不可取,也是身为国家执法人员的失职。

    但从家庭出发,身为一个男人,还算是有点担当,宁可冒大不韪,也要护全自己的妻儿。

    “关振海,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了?那些恐怖分子只是绑架了你的妻儿,难道就半点好处没有给你吗?”

    沈逍冷声问道,双眼带着寒芒,威逼关振海,给他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后者浑身瑟瑟发抖,在这股威压气势之下,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“事后他们曾暗中给我送来好处费,有一百万。让我以后继续为他们打开方便之门,那钱我分文未动。而且,事情发生后,我才得知,原来他们要针对你。”

    “沈逍啊,我是真不知道实情,要是知道的话,就是打死我也不敢给他们放行啊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关振海说的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沈逍在这江南市,一般老百姓或许不太熟悉,但他们这些府衙官员们那可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远的不说,就拿江南市,多少官员都被沈逍斩落马下,丢掉官职不说,连性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原市长祁连山、副市长王文博,不都被他斩杀致死,何况最近,燕京最具强势的五大家族中的赵家、钱家和李家,均都被他一一所灭。

    他关振海只是一个小小的海关部门负责人,就是有十颗脑袋,也不够沈逍砍杀的。

    “关振海,你虽情有可原,但罪不可赦。念在你是被人所迫,情非得已的情况下,我跟你的私人恩怨,不做追究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国法无情,你之所作所为,已经危害到国家安危和人民的利益。更是知法犯法,身为海关执法人员,严重的渎职之罪,不可饶恕。”

    沈逍叹息一声,“我不杀你,自己去司法机关自首吧,为你的所作所为,接受国家法律制裁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沈逍转身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关振海冲着门口,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,沈逍没有亲手杀他,那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。

    等于是放了他一条生路,给他去自首的机会,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。

    “慧君啊,以后你跟小嘉好好生活,我要为自己的行为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关振海给家里的老婆打了一个电话,神情落寞的哀叹一声,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逍离开海关大楼,闪身去了沪市郭家。

    郭梅儿出事,他总要过来一趟,给她的家里人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如今,郭家大院之内死气沉沉的,院子里面挂满了黑白绸布,看着有些瘆人。

    庭院之内,摆满了黄白色的菊花,在大厅之内,设置了一个简易的灵堂。

    郭梅儿的家人,都围在灵堂前,神色哀伤。气氛很是压抑,让人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沈逍走进大院,看向空空的院落,去年过来给郭梅儿过生日时,还在这里搭建了简易城堡。

    陪着郭梅儿上演了一处骑士拯救公主的戏码,而且,为郭梅儿准备的六月飞雪礼物,却阴差阳错的爆飞出帝王绿戒指,结果造成了一个美丽的误会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庭院里空空如也,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过完了生日,那些为举办生日晚会,临时搭建的城堡,自然都要拆穿。

    可是,城堡拆除不见了,郭梅儿也不会再出现,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间。

    最可悲的是,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“沈大哥,今晚我要你做我的守护骑士!”

    “我亲爱的骑士,你今晚可要守护好美丽的公主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,真的是六月飞雪啊,沈大哥,你专门为我准备的特殊生日礼物,我真是太喜欢了。咦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翡翠戒指?!沈大哥,你可真懂浪漫情调。我亲爱的骑士,你这是打算向美丽的公主殿下求婚么?”

    “求婚是需要单膝跪地的哦,否则,我可不会轻易答应,嘻嘻嘻,跟你开玩笑啦,我接受你的求婚戒指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曾经的话语萦绕在耳边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沈逍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,朝着前方的正厅走去,每走一步,内心就是一阵刺痛!

    前方,郭梅儿的画像依旧那么年轻漂亮,笑容满面,但是却永远的定格在了十七岁!

    十七岁的年纪,刚刚走过花季雨季的少女,情窦初开,还没等真正结出情爱的果实,就已经悄然花儿凋零……

    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!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昨日的欢笑,却因为晚上一枚炸弹,带走了今天的笑容,永远不再有!

    人生最苦伤离别,而沈逍此刻面临的却是永远的诀别!

    最痛的莫过于失去,还是不曾拥有过,就已经失去,莫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少女一样的年龄,就这样带走了所有的欢笑,所有的烦恼。

    不知道生前,郭梅儿有没有烦恼,不过现在,一切的烦恼也都成空。

    沈逍迈着沉重的步伐,一步步超前方大厅灵堂走着,思绪很乱,心情极差。

    这条路明明很近,但沈逍却感到那么的遥远,怎么都走不到前方。

    远的不是路,而是心!

    郭梅儿清晰的画像就在眼前,却又是那般遥远,明明触手可及,但伸手之后,什么都摸不着,够不到。

    手指所能接触到的,只有冰冷的,没有任何温度,不带半点情感色彩的相框玻璃面……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沈逍直接跪倒在郭梅儿的画像前,这是他第二次主动给人下跪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乔梅儿死去,他要带着乔梅儿的尸体回江南市,给乔梅儿的母亲跪下;这一次,是给郭梅儿的画像跪下,也等于是给郭梅儿一跪!

    这一跪,并非是恕罪,也不是给自己寻找一个心理安慰。

    而是他深深的自责,没能保护好郭梅儿,仅仅拥有一个幸福的开端,都还没真正开始,就已经宣告落寞,人生结束!

    只要曾经拥有,何必天长地久……

    对沈逍来说,他要的并非是曾经拥有,更想要天长地久!

    但失去的,终就已经失去,永远的都变成过去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