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1581章 不准靠近
    呼呼呼!

    白晓蝶被折磨的歪倒在床上,大口喘息,差点被折磨死。

    “凌霄,你今晚怎么这么凶猛啊。而且,我感觉你那里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外出一趟,敲买来了一枚虎阳丹,特意找你过来试试威力。”沈逍随口一说。

    白晓蝶闻言直翻白眼,“以后可不准再对着我使用虎阳丹了,我都快被你折腾的散架了。”

    沈逍暗自冷笑一声,还想着以后?明天过后你就没有以后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以后你绝对不会再这样了,再也没有任何痛苦可言。”

    白晓蝶听不出沈逍话语之中的暗含意思,主要是她不知道实情,根本也不会往那方面去想。

    点头笑道:“嗯,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。虽说以前时间稍微短点,但最起码我感觉不到疼痛,再这样我可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沈逍没有再回话,心思一转,说道:“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,咱们下午过去看看那个莫小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晓蝶顿时从床上爬起来,看着沈逍,冷声道:“凌霄你什么意思?还在惦记那个贱女是不是?哼,明天晚上就是她的死期,怎么,还想在她临死前,再去看一眼?”

    沈逍内心闪过一道狠辣的杀意,表面上轻声笑道:“哪有啊,蝶儿你别多想。你也知道,因为她的出现,曾给咱们造成了一些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趁着明天最后一天时间,我想跟你过去一趟,好好折磨她一下,也在你面前表明一下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白晓蝶这才神情稍微释然了点,有些犹豫道:“可是,这段时间我都没有再去折磨她,明天最后一天了,这万一再折磨她,影响到我接受祥瑞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沈逍心里松了口气,看来当初化身萧申,给她提的建议,奏效了。这段时间,莫小棋应该生活的比较安逸一点,没有再遭受折磨。

    “蝶儿你放心,我并非白家血亲,祥瑞我也没资格接受。所以,我来折磨她,你在一旁看着就好,不会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沈逍再次开口说道,这是计划的一部分,必须得让白晓蝶和他一起去找到莫小棋才行。

    对此,白晓蝶也没有多想,刚才说的都是实情。白凌霄其实并非是白家族人,他的本名叫做凌霄。

    至于前面还有个白姓,那是后来被白家赐予的,相当于他也是白家的一份子,直系族人。

    “嗯那好,明天下午咱们一块过去,我要看你好好折磨那个贱女。”

    白晓蝶一口答应下来,主动搂住沈逍的腰身,爱意绵绵。

    沈逍表面不动声色,内心发出一声冷笑,贱女是你才对,明天就会让你知道贱女两字怎么写。

    一晚匆匆而过,第二天上午,沈逍悄悄跟赵明兄妹联系,前往指定地点等候。

    下午,沈逍和白晓蝶去了关押莫小棋的院落之内。

    相比较白晓蝶的房间和院子,莫小棋被关押的地方,简直就是破柴房一般。

    房间之内,都散发着一股子霉味。

    “把房门打开,你们都走远点。等会儿不管听到什么声音,都不准靠近,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白晓蝶对着门口的守卫人员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那些守卫知道这是白晓蝶要来折磨莫小棋,都不敢多言,乖乖打开房门后,退出院门之外。

    “凌霄,我们进去吧,等会儿你可要给我好好教训她。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皮鞭子,我要你当着我的面,狠狠抽打那个贱女。”

    沈逍从白晓蝶手里接过皮鞭子,露出阴冷的笑意,“放心,我肯定抽打的你很满意,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白晓蝶根本没多想,也体会不到沈逍这话语之中的含义,十分高兴的一脚踢开房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逍在后面,进去后反身关好房门,看着白晓蝶的后背,露出阴狠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贱女,让你舒服的过了几个月,现在你的厄运要再次降临了。”白晓蝶指着莫小棋,态度十分冷傲。

    “凌霄,就看你的了,给我狠狠打这个贱女。当初敢勾引男人,天生就是贱女,打死她!”

    莫小棋脸色大变,在这种情况下,她根本无法反抗。吓得双手遮脸,不敢去看,静等皮鞭子抽打在身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鞭子抽了下来,接近着听到一声“啊”的痛叫声,可是奇怪了,怎么没有感觉到疼痛呢。

    莫小棋正在发愣了,就听到白晓蝶在那里愤怒的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凌霄,你有病啊,我让你打她,你怎么打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错不了,我打的就是你。”沈逍冷笑一声,甩起鞭子又一次抽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啊!凌霄,你特么疯了,你打我干什么?!”白晓蝶破口大骂,双目怒视沈逍。

    “我没疯,是你这个贱女,差点将老子的女人给逼疯了。今天不打死你,那都是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接连两鞭子抽打下来,白晓蝶疼的是嗷嗷叫。

    “凌霄你混蛋!你居然敢为了这个贱女,抽打我,我定会让你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!你可真是愚蠢的头顶都能冒烟了,现在居然还不知道我是谁,看来打你也打的不怨。”

    沈逍不屑冷哼一声,再次甩起鞭子抽打。

    白晓蝶此刻也回过味来了,白凌霄是不可能这样对待她的,也不敢这么抽打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白凌霄,你到底是谁?”白晓蝶双目怒视着沈逍,冷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可不少,那就先给你看看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我。”沈逍冷笑一声,样貌变成当初萧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萧申?!”

    “萧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白晓蝶和莫小棋全都一愣,没有想到眼前之人居然是当初那个萧申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你?你不是已经……”白晓蝶刚想要说他已经被灭杀了,忽然想起昨晚情形,脸色大变,“那昨天晚上,也是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蠢货,昨晚也是我。怎么样,昨晚折磨的你感觉如何,今天要不要继续啊。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,来人,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白晓蝶大声呼唤,可惜院门外的那些守卫全都不屑一笑,根本没人搭理。

    沈逍冷笑一声,“白大小姐,难道你忘记了刚才进来时,你怎么交代他们的,不管这里面发出什么声音,他们都不得靠近么。”

    白晓蝶吓得脸色苍白,内心叫苦连连,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啊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