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修真狂医在都市 > 第1924章 阴险的王管事
    天阳拍卖会后台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沈逍跟着阮青青,没有任何阻拦的进入这里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里,也是没有任何掩盖之下,光明正大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想起上次遇上的那个阴鹫脸合体期强者。

    那个阴鹫脸手里还有半张残图,沈逍可一直都在惦记着,怎么给弄到手。

    此时,阮青青还不知道,沈逍来到这里之后,已经开始暗暗盘算怎么打那个阴鹫脸的主意,从他手里得到另外一份残图。

    若是被阮青青得知沈逍此刻心中所想,估计当场都得给跪了,苦笑着喊哥,亲哥。

    眼下还有一个海康商会的事情没解决呢,还有心思去盘算怎么打那个阴鹫脸手中半分残图的主意。

    敢打合体期修士的主意,不要命了!

    沈逍很想问问阮青青那个阴鹫脸有没有再过来,毕竟两年的时间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现在不是时候,来了又能如何,他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,没那个实力动手打劫。

    穿过通廊,来到那个王管事的办公室门前。

    这个王管事,是拍卖会的总负责人,虽然实力只有化神后期,但作为天阳拍卖会的代言人身份,没有人敢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因为天阳拍卖会的幕后,可是站着一位强大的合体期修士。

    平日里,天阳拍卖会不显山不露水,只是作为一个拍卖会总部存在于天阳坊市之内,但没有一个势力组织敢无视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潘家不行,海康商会更不行!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阮青青才想到让天阳拍卖会出面干预,若是得到天阳拍卖会的庇护,莫说是海康商会,就是潘家,也不敢明面上对沈逍怎样。

    当然,暗地里出手,也有可能,但至少不敢太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“沈大哥,我一定会让你平安无事的,你在这里等我一会。”阮青青轻声跟沈逍招呼一声,抬手就要敲门。

    沈逍轻轻拉了她一下,“青青,不行就算了,千万不要难为自己,我说过这件事我自己可以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放心吧沈大哥,我没事的。”阮青青笑着点点头,深吸一口气,敲开了王管事的房门。

    沈逍站在门外,叹息一声,他都不需要去猜,都能肯定,阮青青根本就不可能成功说服那个王管事。

    天阳拍卖会,也绝不会平白无故的帮他。

    房门并没有关紧,留下一道缝隙,里面两人的谈话,沈逍刚好能听到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偷听的爱好,不过也想听听这个王管事是个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阮青青将大致事情说了一下,露出一丝苦求道:“王管事,沈逍是我的未婚夫,还请看在我这些年为拍卖会卖力的情分上,帮帮我未婚夫度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王管事沉吟一会儿,长叹一声,脸上略微带着一丝笑意,缓缓说道:“青青啊,这件事怎么说呢,你的未婚夫毕竟不是咱们拍卖会的人,咱们拍卖会也不能因为一个外人去得罪海康商会。”

    “王管事,沈逍是我的未婚夫,怎么可能是外人呢?”阮青青有些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青啊,看来我的话,你还没有听明白。那我就再说的清楚一点,他只是你的未婚夫,说白了也就是跟你有关系而已,跟拍卖会可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王管事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阮青青脸色有些难看,争辩道:“可是王管事,我的未婚夫,就算拍卖会没有关系,那我呢?这几年我为拍卖会创造了多少利润,难道就不值得拍卖会出手一次吗?”

    王管事轻笑着摇摇头,“青青啊,你的付出和努力,所取得的一些成就,我是有目共睹的。你的功劳,也不是可以否认的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王管事话语稍微加重了一丝,“你要明白一点,你未婚夫得罪的可是海康商会,不是某一个小散修。”

    阮青青很想叫骂出声,若是得罪的只是一个小散修,还用得着过来苦苦哀求你么?

    但内心的鄙视和怒气,只能压抑在心里,还是继续哀求道:“王管事,即便是海康商会,咱们拍卖会也没有惧怕他们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”王管事点点头,“咱们拍卖会是不会惧怕一个海康商会,但话又说回来了,拍卖会为何要出面干预呢,这对拍卖会有何好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阮青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她很想说沈逍可是一名高级炼丹师,但她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青青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但这件事,拍卖会没有办法替你未婚夫出手。”王管事清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管事,就当我求求你了,你就再想想办法,帮助我未婚夫一次也好。”阮青青此刻都快要急哭了,就差给王管事跪下来乞求。

    王管事翘着二郎腿,端起水杯,缓慢的喝了一口,吧唧两下嘴,像是在沉吟一般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样吧,青青啊,正如你方才所说的,看在你这几年为拍卖会努力付出的情面上,我若是不做出的表态,也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,王管事,你答应帮忙了,谢谢你,谢谢你!”阮青青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先别急着感谢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王管事轻笑一声,“刚才我也说了,不能平白无故的帮你的未婚夫,这毕竟对咱们拍卖会没有任何的利益,而且还要得罪海康商会,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“那王管事,你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?”阮青青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疑惑不解的看着王管事。

    答应帮忙,又瞬间说没有利益关系,不会平白出手,真是官字两张口,怎么说都随他。

    王管事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,看着阮青青说道:“想要帮你未婚夫呢,就得让咱们拍卖会得到切实的利益才行。这样吧,我为你指一条明道,就看你自己上不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管事便不再言语,端起水杯,悠然的喝着参茶水,翘着二郎腿,就差再听个小曲,手指放在腿上打着拍子。

    “王管事,您请说,只要能救我未婚夫,什么要求我都答应。”阮青青把心一横,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管事点点头,轻轻放下茶杯,笑着说道:“这也不是什么坏事,对你也算是一件大喜事。”

    “潘家的那个少爷潘浩不是对你挺有意思的么,若是你肯答应嫁给他,这件事就算成了,我代表天阳拍卖会出面,为你未婚夫解决此事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