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大唐南皇 > 第128章 如何惩处
    第六十九章杂事数则

    李贞赫然:“额,好吧,是我错怪你了,反正你赶紧催他们尽快完工,对了,现在一共有多少大坑在动工?”

    “加上这三个,一共有十二个大坑正在动工,每个大坑都有三百人轮流干活儿,不过那九个都不如这三个来的快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看着办吧,换人不换工,一定要尽早把大坑给我挖出来,最好在三天之内。”如果速度快的话,最多三天薛仁贵他们应该就能回来了,所以必须要在明天之前将大坑挖好,毕竟坑等人总要比人等坑要好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李二狗应下,忽然又想起一件事:“对了殿下,你不是说今晚要给得胜归来的将士们设宴洗尘的吗?东西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,您看您什么时候过去?”

    “既然都准备好了,那就现在过去呗。”李贞笑道:“正好好久没有开宴会了,不过只有二百多人的话,还是不怎么热闹啊。干脆这样,咱们昨夜打了胜仗还没有来得及庆祝,这样吧,你传令下去,就说我今晚要设宴款待所有的有功将士,除了有任务在身的,其余人酒肉管够。”

    这话被霍楚楼附近的听到了,连忙过来劝道:“殿下,大总管尚未得胜归来,咱们就私自设宴,这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李贞无所谓道:“没事儿,今天算是小庆,到时候咱们再庆祝一次就是了,如果有问题,直接推给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殿下有令,属下自然遵从,不过这酒就不要了吧,毕竟现在是在前线,吃点肉还算说的过去,但喝酒就有点过分了,就怕那些追击的兄弟们不舒服啊。何况咱们可还看守着好几万俘虏呢,万一他们趁机暴动,那后果......”

    李贞一听,觉得很有道理,不由点头道:“说的也有道理,这样的话,那酒就不要了,告诉兄弟们,就说这顿酒算我李贞欠他们的,以后一定会补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去传达殿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宁谷,咱们的车队到什么地方了?”送走霍楚楼和阿来,李贞又问起了另一个士兵打扮的人,这人是上一次吴柳来的时候送到李贞身边的,号称过目不忘,心算无敌。李贞见他是个人才,也就留在身边做了一个书记官,不过这人比较闷,你不主动问他,他绝不会和你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宁谷闻言,闷声闷气回答道:“殿下,咱们的车队已经出发一天了,再有四五天就到了(之所以车队只用五六天,而军队却需要十几天,主要是因为这一次行军是以偷袭为主,讲究的是隐蔽性和突然性而不是速度,所以一万大军昼伏夜出,路上还要注意绕过突厥的哨骑,速度自然很慢,如果全速进军,以军队的速度最多两三天就能到达阴山大帐)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这么多天啊,能不能再快一点?”李贞有点不满意。

    宁谷依旧闷声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虽然咱们仗打赢了,但草原马匪却时不时的就会突袭车队,这给车队的行进造成了不小的干扰,而且还要提防溃兵,肯定是快不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麻蛋的,这些溃兵和马匪太可恶了,我恨不得提大军将他们全部剿灭了。”李贞恨恨道,不过他也知道这纯粹是痴心妄想,草原广大无比,溃兵和马匪又是三五成群,想要藏起来实在是太容易了,根本就是剿不胜剿。

    “只是不剿的话,这些溃兵也太麻烦了一点,有没有办法将溃兵一举干掉呢?......”李贞陷入了苦恼中。

    剿灭溃兵并不是李贞的临时想法,这个想法其实在他脑海中已经构思了一段时间了。在剿灭突厥之后,大草原注定是要纳入大唐的统治的,而且迫切需要一段稳定的发展时期以安抚民心,但有溃兵这些不安定因素时不时的出来搅和,大草原怎么可能安定的下来?

    要知道他们可是被大唐打败的,如何会服从大唐的统治?不但不会服从,恐怕还会捣乱,比如扮演马贼劫掠个车队又或者造个反之类的,虽然不至于让大唐伤筋动骨,但也肯定能让人烦不胜烦。再说溃兵的数目又极多(虽然不知道颉利的具体军力,但就算上被杀掉和被俘虏的十几万多,但在当时的黑夜中,怎么也得能逃出去一半以上),真要闹将起来,就连大唐的也会不胜其扰。

    可是治理溃兵的方法就那么多,要么收效甚缓,要么是消耗太大。

    首先是重利收服,可重利收服太耗费本钱,接下来大唐会进入大建设阶段,钱本就不够,哪里还有余钱给人收服马贼的?何况草原上马匪溃兵数不胜数,收买起来太不现实。

    第二就是派大军围剿,这个同样不现实,溃兵们熟悉环境,又有群众基础,就好比后来的游击队一样——谁能告诉我游击队该怎么对付?

    游击队仗之以横行,说白了就是群众基础,想要彻底解决游击队,只要当地官府做的比游击队更好,改善当地平民生活让他们温饱,至少要让他们感觉占领军比以前的政府好,断绝游击队滋生的土壤,游击队自然会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但这里是大草原,望山跑死马的大草原,溃兵在一地生存不下去,自然可以跑到另一处地方去,难道你还指望整个大草原都是好官不成?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大唐此时扮演的是占领者的角色,本就不容易获得民心,想要突厥人真正的归心,至少得需要精心治理五至十年时间,这还是指的是当地官员都是好官的情况下,如果再出几个混蛋,要的时间就更久了,难道这么长时间里,就任由他们祸祸?

    再有就是集村并户集中管理了,把大面积占领区人员集中到小范围内居住并加以看管,由占领军提供一段时间内的小批量多批次补给,以达到定人定时定额为标准,同时把无人区的可用资源尽量清空,以断绝游击队从当地民众中取得生存资源的途径。

    这个方法倒是能短时间消灭溃兵,但你还要不要民心了?把突厥人当俘虏一样看管起来,人家能服你才怪?再说,这可是很耗费资源的,大唐可没有那么多资源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殿下也无须自责,溃兵自古以来就是最难解决的问题,一时想不到解决方法也无妨。属下们刚打了几只黄羊,听说味道不错,你要不要来点?”李二狗正好回来,知道了李贞的困难,不由安慰道,至于宁谷,不和他说话,想让他主动理你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,船到桥头自然直,我何苦管这些闲事呢?李靖才是主帅,我替他瞎操什么心啊?”李贞被烤黄羚(内蒙古黄羊的味道不错的说,小三有幸吃过一次,不过貌似现在不多了)的香味吸引了,接过来埋头就啃:“嗯,不错,虽然和以前吃过的不一样,但别有一番风味,再给我来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羊肉性热,您年纪太小了,吃多了对身体不好。”李二狗见李贞吃起来没有节制,连忙劝道。

    李贞还是很听劝的,前提是你是真心为他好,闻言将羊骨头丢掉,叹气道:“我到底什么时候能长大啊?这小胳膊小腿的,又不能上战场,又不能吃好吃的,真是烦透了(狗腿子赵奔三出现:殿下您千万别着急,这一卷过后,小的就‘biu’的一下,把时间给推后十来年,直接就能长大,到时候您要妹纸有妹纸,要本钱有本钱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李贞:净特么的说屁话,你是‘biu’的一下过去了,老子却是一天一天的长过去的。还有,你小子谁啊?怎么乱入啊?赵奔三赔笑:小人赵奔三。李贞暴怒:好小子,原来就是你们赵家,把我老李家的天下给夺了去啊。赵奔三大急:不关我们老赵家的事儿啊,是朱温那小子干的啊。李贞继续怒:最后还不是你老赵家捡了便宜?休要狡辩,三千亲卫,把这逆贼拖下去OOxx一百遍啊一百遍。赵奔三惊恐:不要啊,饶命啊......啊......哦......一库......卒......)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李二狗开始表演沉默是金——这话他真的不好接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们开宴会去。”碎碎念了一阵后,李贞重新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是,殿下请随属下来。”

    ***庆,等李贞再次醒来,已经是翌日中午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还没有回来吗?薛仁贵他们呢?”洗漱完毕,李贞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李二狗正要回答,突然有小卒传讯:“启禀长史大人,斥候传来消息,大总管昨日追击敌军,共斩首三千级,俘获数万,正往大营赶回,预计下午就能回营,霍将军请问长史大人如何迎接?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霍将军,就按以前的规矩就行了,不过规模要大一点。”李贞哪知道如何迎接啊?只能打了个马虎眼,让霍楚楼按以前的来,又想到此次毕竟是难得的一次大胜,不同于以往,将规模搞大一点还是很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卒得了命令,转身告退。

    “殿下你看,这不是有了消息了吗?”李二狗摊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我倒不怎么担心,我担心的是薛仁贵。”李贞道:“这都一天两夜了,怎么就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呢?真是急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薛将军的任务的截杀颉利,是有任务目标的,不像大总管那样,不管最后结果如何,只要不全军覆没,都不算是输,两者性质不一样。”李二狗安慰道:“殿下您就别忧虑了,您也不想想,颉利多能跑啊?胯下是千里追风驹,又熟悉草原环境,他如果诚心想跑,想要抓他还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报!”阿来化验刚落,就又有一小校背着令旗冲进李贞营帐:“报殿下,薛将军有报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呈上一份密封的信封,看这小校的服饰,正是亲卫军的人,应该就是薛仁贵派人传讯了。

    “您看?这不就来了?”李二狗接过信封,让小校下去休息,他自己则检查了一下火漆完好,也没发现什么机关毒药,便将信纸抽出递给了李贞。

    “......好,哈哈哈,颉利啊颉利,这一次我看你真的得折在我手里了,哈哈哈......”看完薛仁贵的奏报,李贞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殿下,信上说的什么?”李二狗见李贞笑的那么开心,不由好奇的问道,其实他这个问题去犯了规矩的,因为他只是李贞的私人亲卫,在军中并没有挂职,按道理来说是没有资格看的,不过现在毕竟没有外人在场,就岁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仁贵说他已经发现了颉利的踪迹,并且咬住了他的尾巴,不过颉利身边还有一万多精锐。他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缓缓跟随,不过他让我不要担心,因为颉利身边的人正在逐渐减少。根据他抓的舌头提供的情报来看,颉利的威望好像受到了打击,而且补给也不充足,因此只要给他一段时间,最多七天时间,他就能保证活捉颉利。”李贞将信递给了李二狗,这也不是机密,没什么不能让人看的,而且李二狗是自己的亲卫,也不是什么外人,这属性也不是什么机密,让他看看也无妨。而最重要的是,李二狗其实并不识字......

    “你看看,我就说吧,肯定没事的。”李二狗根本就没看信纸(实际上是他不怎么认识字),闻言得意道:“属下没有猜错吧,殿下你就是纯粹的瞎操心,以薛将军和房将军的本事,天底下就没有他们办不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知道你慧眼如炬,你就别替他们吹了,小心过犹不及。”李贞看不过去了,不就是蒙对了一次吗?至于这么嘚瑟吗?还没有他们办不成的事情?薛仁贵可是有大非川之败呢,房遗爱更是造过反,他要是造反办成了,还有我老李家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是,那殿下,咱们接下来敢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了,坑挖好了没有?”李贞忽然想起了正事儿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挖好了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走吧,回来正好迎接大总管。”咽下最后一口早餐,李贞领着阿来,率先走出了大帐,李二狗和王进(林三不在,因此这段时间没有提他)带领亲卫紧随而去。

    大大们,成绩有点惨淡啊,大大们有什么意见尽管提,让奔三看看自己到底错在哪里。

    另外还是老规矩,求推荐,求收藏,求喷,求书评,求各种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