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大唐南皇 > 第199章 枭雄末路(上)
    第一百三十九章枭雄末路(上)

    时间一晃又是五天,夷男来向李贞辞行了,他毕竟都是大部落的首领,不可能长时间在别人的地盘上玩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不要送了,臣这就告辞了。”夷男真的是意气风发,这一次来贩卖奴隶不但得到了双倍的钱,更是得了不少的赏赐,光是丝绸布匹就足足给了好几车,其余瓷器茶叶更是排了长长的一排,货物堪比一个商队了,这一次回去肯定能受到族老们的赞赏的。

    “可汗真的不再多住一段日子了吗?”李贞挽留道:“前几日父皇来信说要给本王送一批珍玩,眼看着再有几日就要到了,还想请可汗好好鉴玩一番呢。”

    夷男婉拒道:“部落中的事务太多,臣身为一部酋长,真的离不开的,等下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既然可汗真的有事情,那本王就不留了,可汗慢走。”李贞遗憾道,没有下一次了,这一次你怕都躲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殿下,臣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下。”夷男突然压低声音道:“不知道吐迷度首领准备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   “可汗问这个干什么?”李贞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想要搭个伴嘛。”夷男干笑道:“最近草原上不太平,突厥溃兵很多,属下这一次就带了五千人,面对神出鬼没的溃兵还真不一定应付的过来,所以臣就想着如果能搭个伴应该会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汗恐怕要失望了。”李贞摇头道:“可汗也知道的,乌格雅就要嫁给房遗爱了,虽然你们草原人不讲究礼节,但毕竟是一部首领嫁女儿,这中间的事情多着呢,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弄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可真是太遗憾了。”夷男暗自松了口气,面上却故作遗憾道:“看来臣也只能一路小心了,只希望别遇见太大规模的溃兵和马匪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预祝可汗一路顺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,臣这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哦,常来玩啊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送走了夷男,都护府中依旧热闹如斯,不但是羊毛贸易越发兴旺,来往各部族人更多,更因为房遗爱娶妻在即,这草原上难得碰见一件喜事,当然要趁机好好热闹热闹。

    但就在夷男走后两天,身为娘家人的吐迷度却突然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“首领这是何意?”李贞皱眉不悦道:“眼看喜事就要临近,你这时候离开,知道的知道你是有急事,不知道的还以为本王怠慢贵客呢。”

    “臣也知道这么做确实不好,但臣是真的有急事。”吐迷度焦急道:“就在刚才,我部来人告诉我说,族中爆发了瘟疫,牛羊病死无数,臣要赶紧回去处理此事,不然恐怕要引起大乱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瘟疫?”李贞吓了一跳:“这要是扩散开来,怕是整个草原都要遭殃的啊。”

    吐迷度也附和道:“所以臣急着要回去控制局面,不然真要是扩散到整个大草原上,那臣可真的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李贞连连点头:“首领说的没错,既然是这样,那你就赶紧回去吧,一定不能让事态扩大,都护府这边也会尽快征集大夫和物资支援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臣就代正在受难的族民们,多谢殿下的大恩了。”吐迷度一脸感激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话就不要说了,你还是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臣这就告辞了。”吐迷度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本王知道了,可汗一路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吐迷度走后,易正从阴影中现身:“殿下,夷男已经走了两天了,吐迷度还能追上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吐迷度敢动手,那他来之前自然是做足了准备的,比如伏兵什么的。”李贞道:“说不定夷男现在已经遇见了麻烦,被困在某个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李贞猜的没错,夷男真的被人困在了一处绝地内了。

    刚刚击退一次敌人的进攻,夷男坐在石头上大骂:“吐迷度这个小人,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对我动手,他就不怕被大唐捡了便宜吗?”

    “父汗,事到如今就不要说这些了,我们还是想想怎么逃出去吧?”拔灼劝道: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骂人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。”夷男大口喝了一口水,深深叹了一口气道:“有没有人成功突出去的?求援信一定要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大度设左手已经被废,现在右手拿着把弯刀作为兵器,闻言道:“没有,吐迷度选的这个地方太好了,这个峡谷只有前后两个出口,现在两头都已经被堵死,根本冲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吐迷度这个无信小人,这是真的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。”夷男恨恨的将水袋摔在地上,又问道:“我们现在还有多少人?粮食还能支撑多久?”

    拔灼摇头道:“我们只剩下两千人了,粮食也最多只能支撑三天,不过我们还有马,断粮的时候还可以杀马。所以粮食暂时并不是问题,问题在水,这峡谷主要是以石头构成的,根本没有水源,所以父汗,我们接下来要节约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夷男更加绝望:“难道真是上天要绝我夷男,绝我薛延陀吗?”

    “父汗,切不可有如此想法。”拔灼连忙劝道:“我们人虽然不能突出去,但我们还有有鹰啊,就在我们遇袭后不久,孩儿已经命令鹰奴发出求救信了,只要我们再坚持几天,大唐的救兵就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发给了大唐?”夷男豁然站起,怒目盯着拔灼:“你这个笨蛋,你怎么能向大唐求救呢?你知道大唐人有多希望薛延陀和回纥打起来吗?你觉得大唐会营救我们?”

    “父汗莫要生气,孩儿自然知道大唐不是好东西,所以孩儿并没有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大唐身上。”拔灼眼中闪过一丝精明:“孩儿在向大唐求救的同时也向原山部求救了,原山部是距离我们这里最近的盟友了,而且他们的族长阿莱叔叔还是父汗您的好兄弟,相信在接到求救信后,他会发兵来就我们的。不过虽然说原山部是距离我们最近的,但等阿莱叔叔点齐兵马前来救援,恐怕也需要至少七天,所以父汗,我们能不能活下来,就要看能不能撑下七天了。”

    在拔灼说到原山部的时候,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喜色,等他说完,更是喜不自胜,豪气冲天道:“拔灼,你太小看你的父汗了,我可是乙失夷男啊,是真珠毗伽可汗啊,别说才七天而已,就是十七天,我也能守下来。这次我就守七天给你看看,让你瞧瞧父汗的本事。吐迷度,你这个小人,你没有料到吧?我手里可是有鹰奴的,我的求救信已经发出去了,我的兄弟很快就会来救我,你杀不了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刚从医院里出来,眼睛很不舒服,又酸又涩,不都说洗眼睛很舒服的吗?怎么到我这里就变成这样了呢?真是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