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大唐南皇 > 第243章 脱险
    第三十一章脱险(1/3)

    现场气氛一度压抑到了极点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紧了小野姊子的手,她那右手落下之际,就是李贞万箭穿心之时。同样的,杜荷和席君买的手指也都扣紧了扳机,等小野姊子的手落下,李贞固然会死,她自己也别想活。

    “嘿嘿......”也就是在这时候,一阵略带奸诈的笑声忽然响起,这声音不属于现场任何一个人的,而是从后面的寺庙中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在装神弄鬼?”小野姊子豁然转身望去,却见到两个青年正对着指指点点,口中啧啧有声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?”这两人小野姊子是认识的,正是之前被引走的薛仁贵和房遗爱,现在两人出现在这里,这也就是说之前负责吸引他们的人已经被干掉了。

    “李贞,如果你的救兵只是这个两个人的话,那你未免太过高看他们了。”对于自己人的死亡,小野姊子并没有太过在意,而是对李贞嘲讽道:“你觉得在这万箭丛中,他们两个能有什么作为......什么?放箭~”

    然而已经迟了,只见原本李贞所处的地方已经布满了烟雾,而李贞也趁着这些烟雾,闯进了人堆中。

    “呼,还好,总算是逃出来了。”一直到这时候,李贞才算是松了口气,被弩箭瞄准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,现在好了,至少不会被乱箭射成筛子。

    小野姊子此时也没有和李贞说话的心情了,自己的布局一次次被人破解,她早已经失去了耐心,不顾形象的大吼道:“所有人都快动手,将他给我砍成肉泥。”

    闯进人群虽然免去了被射成筛子之舆,但李贞此时可还是在敌人堆里,四周可都是刀枪剑戟,危险程度丝毫不逊于刚才。

    “哈哈,晚了。”席君买欢呼一声,抽出了一直悬挂在腰间的宝刀,他本就是悍勇之人,堪称浑身是胆(要不然也干不出百骑破万军的事情),迎着劈来的刀枪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席疯子。”李贞无奈,这席君买哪里都好,唯一一点缺陷就是好武成痴且天不怕地不怕。摇摇头生怕他有危险,也连忙夺过一把长刀跟了上去。李贞原本就天生神力,天赋毅力一样不缺,又有秦琼这个好老师的教诲,十年苦练下来,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——至少在切磋的时候,能和房遗爱交手三百招而不败。

    “殿下,危险。”杜荷的武功很差,好在手中有手枪,混战之中保命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,快撤啊。”房遗爱和薛仁贵也冲过来了,他们什么都没带,就带了一大包催泪烟雾弹,也就是刚才掩护李贞冲入人堆的烟雾,这是李贞的一样小发明,沾地就炸,炸裂之后却不会伤人,只会冒出巨多白色的烟雾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李贞刚才用的是普通版的,除了迷惑人眼之外并没有其他作用,而房遗爱现在用的却是加料版的,烟雾之中被李贞加入了狼毒等诸多刺激性药材,一旦释放出来,堪称闻者落泪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李贞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出现过问题,几枚催泪弹只是刚刚落入人群,就只听得剧烈的咳嗽声不断响起,等烟雾彻底扩散开,那就更不得了了,所有人都彻底被呛了个七荤八素,捂鼻子都来不及,哪里还有心情砍李贞?

    “殿下快撤。”扔完烟雾弹,房遗爱高喊一声,找了一个方向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烟雾扩散开了,殿下快撤。”薛仁贵也高喊一声,挤开混乱的人群也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打了,殿下快撤。”李贞也扔下抢来的刀,喊了一声跑了。

    “呛死我了,没法打了,殿下快撤。”杜荷两枪撂倒两个人,喊了一声跑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下回再打,今天就算了,殿下快撤。”席君买也跟着吼了一声,选了一个方向跑了。

    “八嘎,有种别跑。”小野姊子气坏了,有心想要阻止,但整个现场都已经被辛辣刺鼻的浓烟所笼罩,连眼睛都睁不开,更别提阻拦人了。

    “呼,总算是跑出来了。”李贞随手砍翻一个追出来的敌人,目光冰冷的问道道:“我们的人就位了没有?”

    李贞话音刚落,就见李二狗率领三百近卫冲了过来:“属下救援来迟,还请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那些有的没的,赶紧进去抓人。”李贞不耐烦的摆手道:“要是跑了一个,我就拿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,要是跑了一个,属下就拿自己的脑袋顶上。”李二狗大吼道,说完就戴上面具,第一个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也别怪二狗,我们收到信号弹的第一时间就过来了,但却被人拦下了。”林三小声为李二狗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料到了,不过是谁拦着你们的?”

    “登州舰队都督,萧锐,理由是大规模行军会引发民众惶恐。”说起这个,林三还是一肚子气:“但他自己也带了上百号人,也没见他说什么,殿下,这一次怎么也不能饶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萧锐?是他。”李贞眼睛一眯,这就说的通了,他和李承乾的关系不错,有一个妹妹还做了李承乾的侧妃,此时见到自己有麻烦,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火上浇油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私自带兵入城,擅自插手地方政事,这个萧锐好大的胆子啊。”按照大唐律令,除非平叛或者应地方官邀请捕捉要犯,否则地方军队是不能擅自进入城中的。何况萧锐率领的登州舰队隶属于海军,主要地盘是在海上,和地方驻守君队还不是一个性质。触犯了这条禁令,再加上之前的军械走私,萧锐这辈子的仕途都完了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破罐子破摔吧。”杜荷猜测道:“萧锐或许已经知道了殿下您弹劾他的消息,身为一军之都督,却疏于政事,懈怠军务,导致军中武器走私流落海外,这可是重罪,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了,索性破罐子破摔,这样还能给殿下带来一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他自己找死,不管他了。”萧锐已经完了,对于这样的人,李贞看都不会再看一眼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