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大唐南皇 > 第248章 岭南战略概述
    第三十六章岭南战略概述

    现如今已经是贞观十六年了,如果历史上的记载没错的话,李世民在贞观二十三年就要去世,而现在虽然有了自己的乱入,导致天记混淆未来难测,但历史的趋势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。再说李世民的勤奋是有目共睹的,办公到凌晨是常有的事情,照他这般弄法,就算不驾崩在贞观二十三年,以他拼命的架势,只怕也多活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再说,李承乾虽然没有造反的,但也越发的混账,李世民对他的不满日益增加。更重要的是,在离开之前李贞就已经得到消息,李承乾已经和称心搞在了一起,以李世民的性格,他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喜好男风的人登上皇位?可以说他自从和称心搞在一起之后,他就彻底与皇位无缘了。

    而李贞想要合理的当上太子,那就必须要在李承乾被废之前,做出一番让人无话可说的功绩出来,否则自己远在岭南,李承乾又被废掉,在长孙老狐狸的运作下,便宜只怕还要被李治这小子捡了去。到时候自己一介藩王,虽然自诩对李治还不错,但为了自己的权益,李治未必就会顾念旧情(实际上李治的好几个兄弟都是死在李治在位时期的,这小子也不是好鸟)。

    所以说李贞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,如果再和冯家斗争,等冯家被灭,就算李世民没有驾崩,李治只怕也已经当上太子了。

    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派人在冯盎大寿的时候将冯家核心嫡系全部灭掉,推倒重建总比修修补补后再推倒重建要快一点的。

    结果也和李贞预想的一样,没有了冯家这个南天一柱,岭南的天算是彻底崩塌了,冯家的旁系、被冯家压制的小家族、岭南的土着......全都乱了起来,再加上李贞底下的情报部门的挑拨和火上浇油,如今整个岭南已经彻底打成了一锅粥,为了争地盘,各方势力狗脑子都打出来了。在这等混乱的局势下,李贞代表大唐朝廷进入岭南,定然能收服不少势力,接下来只要好好整顿,岭南恢复安稳并不是空想。

    “殿下,殿下?”李贞正YY呢,旁边有人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哦~啊?”李贞醒悟过来,自己还在船上呢,顿时不好意思道:“怎么了姐姐?岑夫子呢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老是这样啊?”武媚娘皱眉道:“岑夫子已经先走了,我看得出来,他可是生气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坐船坐久了,脑子有些晕乎乎的,反应有点迟钝了。”李贞也只能这样解释了,上下看了眼武媚娘:“倒是你,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有事情的,但一想到马上就可以逛街了,我就兴奋的不得了。”说起逛街,武媚娘的眼睛顿时就亮了,迫不及待道:“殿下,你自己在这里发呆吧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......”李贞无语的看着风一般的武媚娘,无奈的摇摇头,武媚娘的这个爱好自己是知道的,看来这几天她也是憋坏了,而通过她的表现,李贞也发现了逛街是女人们的天性之一,并没有古代与现代,东方与西方之分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们去哪里?”杜荷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逛一逛吧,听说杭州这边也有不少美食,我们也正好尝尝。”李贞头也不回道:“不过你们就不用跟着了,难得下船一次,你们也都各自潇洒去吧,我这里有近卫保护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还是跟着殿下吧,反正属下对这里也不熟。”杜荷自然不会让李贞单独行动,开什么玩笑,自己跟着都有可能出事,要是不跟着,你还不得把天捅翻啊?

    “随便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李贞原本是打算去逛街的,但刚到码头上,就被人拦住了:“臣杭州刺史崔永兴携杭州上下大小官员恭迎越王殿下,殿下一路辛苦,酒宴已经备好,还请殿下不吝移步。”

    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,好家伙,杭州大小官员全都到齐了,顿时回头不悦的问杜荷:“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来的?是你们告诉他们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殿下,不怪小杜大人(杜如晦没死,为了与杜如晦分开,就这么叫了),是臣从京城的朋友口中得知的。”崔永兴连忙帮着解释道:“根据臣的推断,殿下到杭州也差不多是这个点了,所以就派人在码头候着了,今天是正好撞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。”李贞不耐烦的摆手道:“你们的心意我知道了,但本王这次只是途径此地,并不打算惊扰乡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殿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,就这么办吧,我们这次来主要就是休整几天,你们把我们当空气就行了,就这样,你们回去吧。”说完,李贞就率人匆匆离去,只留下一群官员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......”杭州别驾看向崔永兴,想请他拿个主意。

    崔永兴面色铁青,许久才冷笑道:“就这样吧,既然殿下都这样说了,那我们就照办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了。”别驾眼中精光一闪:“要不要我们给他们找一点麻烦......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,不过也别找这位越王的,他可不是好惹的,但他们要在这里要待三天,船上的人肯定要下来放松......让崔六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李贞这边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样做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?”薛仁贵担忧道:“咱们毕竟要在杭州待三天的,这三天里如果被他们找麻烦的话......强龙不压地头蛇啊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杜荷摇头道:“你知道那个崔永兴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姓崔?崔氏?”薛仁贵也明白了,点头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就说的通了,咱们刚才弄死了他们崔家的嫡系,这个崔永兴恐怕没有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反正和崔家已经不可调和,那就干脆也别虚与委蛇了。”李贞道,又吩咐道:“我估计这个崔永兴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,李二狗,吩咐下去,在放松的时候也注意着点,别着了人的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吩咐下去。”李二狗恭声应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走吧,这杭州同样临海,但美食却与登州相比却又别有一番风味,这次可要好好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