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大唐南皇 > 第465章 六大家主
    第二百四十九章六大家主

    除了支持和反对,中立派的声音也没有断过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都别吵了,越王殿下究竟如何,不是你们能判断的,现在再吵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越王的性格不好,希望他能在当上太子之后,能有点改变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觉得这样挺好的,越王殿下的性格其实还是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噬杀终究是一个不好的习惯,而且隶圉司的那些奴隶们的生活质量也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不关越王的事情,越王只是提议了一下,隶圉司可是陛下建立的,王亭初王公公管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吧,这两派其实也挺有意思的,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打起来……我靠,真的打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废话?赶紧拉架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终书生中的这场辩论,以一场大战而结束,双方各有损伤,好在参与者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,倒是没有出人命,不过有几个倒霉蛋受了重伤,还有几个被闻讯赶来的长安县衙的捕快们抓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的安全倒是应该没有问题,他们毕竟是读书人,县衙里的人还不敢为难他们的,外面的同窗他会想方设法的救他们,很快就会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从这点就可以看出,书生们之间的分歧十分巨大,这场战斗只是一个开始,在李贞没有证明自己究竟如何之前,这些人之间肯定还会爆发出更多的矛盾来……

    和读书人的热血沸腾不同,此时世家内部却是一片压抑。

    清河城外,一座丝毫不起眼的小山村中,此时人声鼎沸,牵红挂彩,宾客云集,好不热闹,看样子像是谁家在办喜事一般……

    实际上这的确是在办喜事,也真的有两位新人喜结连理,不过这一切都只是表象,在这抽礼想背面,却隐藏着一个可怕的阴谋。

    小山村后面,有一座祠堂,此时祠堂的内部,正有六个年岁不一的人正围坐一桌,桌上酒菜丰盛,但却没有一个人动一筷子,反而彼此相对,目光冰冷。

    这六人年岁各不相同,最大的已经八十多了,满头苍白,最小的看起来却不过四十岁,脸上连个皱纹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说这六人的共同点的话,那就是这六人全都是风度翩翩,仪态不凡,一举一动皆合自然之道,一看就是饱学之士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而已,竟然能聚集六个大学者,这怎么看都怎么不正常吧.。

    实际上这本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小村庄,这里其实就是歃血盟的总部,祠堂里供奉的是七大世家当年组建歃血盟的七位先祖的名字,至于在座的六个人,则是清河崔氏、范阳卢氏博陵崔氏、荥阳郑氏、太原王氏、赵郡李氏六大家族的家主(陇右李氏成了皇族,这个已经说过了)。

    清河崔氏家主崔思约,七十多的人了,满头华发,却依旧显得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博陵崔氏家主崔慎,今年五十岁,却丝毫不显老态。

    荥阳郑氏家主郑元寿,今年不过四十岁,是六人之后最年轻的一位,但就数他的面容最为苍老,全是被病魔折磨的。

    赵郡李氏家主李孝贞,八十多岁的老者了,在场中最老的一位,七宗五姓同气连枝,互相通婚,所以在场除了崔思约外,其余人都得叫老爷子一声叔伯,郑元寿更是得叫他一声叔父。

    范阳卢氏家主卢平,可能是身体的原因,面容苍老,四十多岁的人,看起来却比六十岁的人还要苍老,但是他有一个孙子非常厉害,名字叫做卢照邻……

    太原王氏王琼先,五十多岁、一个秃顶老者,不过除了头上没毛之外,其余地方倒是很不错,看起来保养的不错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浪费时间了,我们今天聚会,不是来吃婚宴的。都商量一下吧,对于朝廷的政令,我们怎么应对?”作为在场最老一辈的一位,李孝贞第一个开口道:“李贞成为太子已成定局,对于旁人来说或许没什么,但对于我们来说,却是致命的威胁,大家都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想法?”郑元寿冷笑道:“李世民想要断我们的生计,我们又岂能让他如愿?我没有别的意见,直接下令刺客,干掉李贞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轻巧,李贞要是死了,李世民不还得和我们拼命啊?”崔思约反驳道:“李贞对我们有多大威胁,对李唐就有多大的重要性,他们岂能容许我们杀掉李贞?何况李贞现在身在南洋,那地方除了他的少年军,就是当地土着,中原遗族在当地终究是少数,双方的面貌太容易分辨了,我们的此刻根本就近不了李贞的身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破坏李贞的计划,让他在南洋折戟沉沙了,我就不信他在南洋打了败仗,回来还有脸继承太子之位?李世民还会将他立为储君?就算他们能,朝中的那些重臣们恐怕也不会愿意的吧?”卢平一边咳嗽一边说道,他身体十分不好,但作为一家之主,能力可不是用身体来决断的,能力还是很不错的。不要以为他并没有出仕(有记载,卢照邻的爷爷父亲都没有出仕),对雨朝堂的了解就不多了,他虽然没有出仕,但作为范阳卢氏,当官的人可一点不少。

    崔慎不耐烦道:“这些东西我们都知道。如果你们只是来说这些废话的,那这个聚会究竟还有什么意义?拜托,我们时间不多,能不能不要这么试探了?直接说出各位真实的想法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罢,那我就明说了吧。”李孝贞微微一笑:“其实根本就不用我说了,我既然将你们招来了这里,那就只有一件事情——不知诸位,你们的信物可都带了吗?”

    王琼先下意识的捂住了心口的吊坠,警惕的问道:“李叔,你真的要动用那样东西?”

    “那样东西?”其余人一怔,接着仿佛想到了什么,猛然大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