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大唐南皇 > 第563章 血煞令
    第三十六章血煞令

    要不是冯盖倒霉,第一个对上的对手就是李贞,而恰巧李贞手里有一支战无不胜的少年军,否则换做任何一个人和军队来,都要在三月山面前折戟,不付出几倍的人命和大量的时间,休想攻克这里。

    消灭了冯盖之后,李贞一眼便相中了这里,将这里圈作了自己的地盘,在这里修筑了一座巨大的军事基地。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建设,一座钢筋混凝土基地已经初具雏形,足够当做十万人的基地使用,将银矿石放到这里,十分安全。

    其实李贞在岭南是开设的有冶炼厂的,只是冶炼厂的规模很小,三千多吨的银矿石,根本就不是小小异族冶炼厂能够储存的下的。何况这批银矿石太重要,如果放在冶炼厂中,实在是太可疑了,敌人就算是得到了矿石标本,只怕也会心中产生疑虑,怀疑李贞这里面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三月山,因为有三个月牙形的巨型溶洞而得名,这三个溶洞既深又大,每一个都足以容纳几千人开会,目前已经被当做基地的仓库使用了,一些的重要物质都会存放在这里,这也是李贞存放银矿石的地方,将银矿石放进去后,只需要将洞口的那道千斤闸门放下,没有钥匙,谁也别想进去。

    而李贞的所作所为,也的的确确落入了对头的眼中,尤其是世家,他们是大唐的敌对实力中,最活跃的一个,也是在岭南安插人手最多的一个。这一次李贞的行动如此神秘,这让世家大为紧张,生怕李贞在酝酿什么阴谋一般。于是立刻加大力度情报投入力度,最终,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以及李贞的故意放纵之下,他们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在某一处山洞中,正有几个人聚首。

    “崔思,你这么急匆匆的召集我们过来究竟是想要干什么?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制定好了计划,纠结了方圆百里几乎所有的土匪,眼看着就要攻打县城了,你竟然这时候让我回来,这一下子我的努力全都打了水漂。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绝对饶不了你。”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冲着为首之人毫不客气的询问道,看他年纪不过十五六岁,放在寻常人家还是在读书的年纪,任谁也想不到,他竟然会是歃血盟岭南分部六大执事之一,荥阳郑氏在歃血盟中的代表人物之一整理器。别看他年纪不大,实际上手段残忍心狠手辣,武艺高强,好多人就是因为轻看他的年纪而栽在他手中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我都和少年军的一个统领接上头了,眼看着就要将他策反了,你这时候居然下发了血煞令,现在好了,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。到底什么事情这么急啊?”开口的是一个文士,语气同样不善。

    “我也与昂,我已经和玻璃工坊的一个高等工匠认识了,眼看着就要从他那里套取到玻璃配方了……你知道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吗?这意味着我们很有可能会得到玻璃配方,成功从李贞的商业帝国上挖下一块肥肉来,不论是咱们自己做,还是将配方公布出去,都可以给李贞造成不小的麻烦……你这时候让我回来干什么?”第三人同样不客气道。

    歃血盟六大执事分工各有不同,比如掌控武力的郑琅,掌握大局的崔思,负责情报的王潼,负责商业的李未之,负责执法权的崔龙,当然,还有一个负责后勤的卢奇山,不过自从卢氏叛变,给七宗五姓以及歃血盟带来了重大损失之后,卢奇山已经被歃血盟内部‘消化’了,六大执事以崔思为首,掌控血煞令,但凡血煞令一出,歃血盟上下不论在什么地方,只要是被点了名的,都必须在第一时间赶回来。

    崔思是一个颇有喜感的胖子,咧着嘴笑嘻嘻的,即便被人逼问,也依旧乐呵呵的,睁着几乎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,笑眯眯道:“大家不用急,我既然叫大家来,自然是有我的道理的,还有老王,你这个情报负责人未免也太不称职了,岭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你竟然一点都不知情?未免太失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王潼撇嘴道:“我这段日子都在南洋,你一纸血煞令把我叫了回来,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一路火急火燎的,刚回来都还没有来得及和我的人沟通,就被你叫了过来……你自己说说,我哪来的时间了解情报?我之前的功夫可算是白费了,哎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王潼就不由叹了一口气,目光却盯着崔思,意思不言而喻,其余人也都是这个表情,要崔思给出一个解释,只有崔龙负责的是执法权,没有被崔思打击,便无所谓的坐在一旁看戏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既然出动了血煞令,自然是有我的道理的嘛。”面对众人无声的压迫,崔思却显得相当淡定,依旧笑眯眯道:“这一次是真的出大事了,比你们任何人的任务都要重要,老王你只是才刚刚结识高天鹰,对他的秉性了解吗?他对李贞究竟是死忠还是忠诚度比较高,这些你清楚吗?如果只是忠诚度比价高也就罢了,万一他是李贞的死忠怎么办?到时候你耗费无数财力物力却没有得到有自己想要的成果,长老会会怎么处罚你你应该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郑璃,你打下一个县城又能如何?除了会逼得李贞和你拼命之外,还能有什么好处?你以为李贞将军队都派往前线,他手里就没有军队了吗?你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还有李未之,你就算将李贞的玻璃贸易抢过来又如何?最多只能给李贞一点阵痛,他赚钱的项目那么多,区区一个玻璃,产量还那么低,怕还不被他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郑璃少年心性,见自己的努力被崔思批判的一文不值,顿时就拍桌子了: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在否定我们的努力了?有能耐你自己来啊?屁事不干,光在这里说风凉话算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另外两人也都面色不好看,看着崔思变得不善起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