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01章 黑驴惹祸
    懒龙不是外号,而是一个人的名字。懒龙不懒,是个一身蛮力志在移山的勤快后生。

    大清早,懒龙例行公事般的灌了一肚子小米稀饭,又从灶台上抓了两个石头蛋似的玉米馍馍塞到包里。便是牵了他的毛驴,挑着那对被山石撞成坑坑洼洼,如同猪尿泡似的铁皮水桶往山里走。他是一个职业淘金者,有田不耕,有生意不做,每天在那杀羊沟的土洞子里面寻宝。

    一条小路弯弯曲曲,形如被人遗弃山间的半截腰带。懒龙和他的毛驴先生每天都要行走这条小路,路面被他们踏得光亮。

    在懒龙心里,杀羊沟算得上是块独具特色的风水宝地。这是一条大地震形成的断裂带,整条峡谷不怎么宽,能有三四十米的深度,却是长的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谷底溪流淙淙,草木茂盛到可以藏下一头壮牛。谷底下奇花异草屡见不鲜,有时候还能遇到满嘴獠牙的野牲口。如此地方实在罕见,自称一派桃源圣地。

    自打明清时期,这条峡谷便是有人淘金。懒龙的祖祖辈辈都是靠着杀羊沟大峡谷求生活,一代一代沿袭至今,虽然没能大富大贵,却也不至于在战乱年代逃荒要饭。

    现在的懒龙依旧遵循着祖训,默默无闻的在这里拼搏。淘金这个营生是个没谱的行当,有时候一连几个月都见不到一粒毛眼,而有时候,却又非常的幸运,拇指肚大的金疙瘩懒龙都淘到过。这正应了那句古话,早上没饭吃,晚上有马骑,三年不见黄,见黄吃三年。

    现在的社会可说是飞速发展,大山深处的模范营子也是一年一个新变化。在村长田大胖子的带领下,水泥厂,白灰厂,砖窑,大理石厂都相继建成了。这些厂矿全部都是田大胖子个人投资,统称“田氏矿业有限公司”!

    村里的壮年劳力们大部分都在工厂里上班,虽然月薪不怎么高,但是能够守家在地,老婆孩子热炕头安稳无忧地团聚在一起,即能照顾家人又能侍弄庄稼,还能有效防范自家婆娘红杏出墙,这比撇家舍业外出打工要牢靠的多。

    所以说,今天的杀羊沟要比前些年冷清不少。往年那些为了生计在这里淘沙金的庄稼人都意识到时代变迁,与其挥汗如雨的盲目蛮干,还不如追随田大胖子到厂里上班……

    人们三三两两相继加入田氏矿业集团,只有懒龙这个倔驴没有去,毅然决然的留下来成为这条大峡谷唯一的守护者。

    懒龙深信自己的感觉,这条峡谷祥云缭绕,瑞气纵横,绝对孕育着价值不菲的天材地宝。他之所以还没发现那些东西,是因为还没有达到那个机缘……

    人生要学会放弃,盲目的执着是弱智的体现。这是田大胖子讽刺懒龙的话。这句话针对懒龙而言颇有些深度,但是懒龙根本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懒龙有懒龙的弯弯肠子,偌大一个断裂带,如果加以合理的开发利用,其资源,其价值,其影响力,何止是一两个村办企业所能比拟的!

    懒龙的梦想就是承包杀羊沟,把这里变成金窝子!

    懒龙牵着毛驴往山里走,一路上穿小溪过山坡,不知不觉便是来到一个开阔地带。

    这是村里的一等山地,种植着一些普普通通的农作物。其中有一片红高粱长势不错,硕大的高粱穗子肥肥大大,已经压弯了挺杆,到了上浆晒米的阶段。

    这是通往杀羊沟的必经之路,懒龙和他的毛驴每天都要在此经过。但是每次经过此地的时候,懒龙都会非常紧张地牵好牲口,生怕这家伙一时贪吃霍霍了人家庄稼。

    沉甸甸的高粱穗子压弯了秸秆,个顶个小棒槌似的,毫无素质地伸到小路上,这些地边货通风良好,受光时间比较长,要比其它庄稼长势茁壮不少。

    懒龙的毛驴名叫老黑,是个三岁口的成年牲口,一身毛发黑缎子一般,被主人刷洗的油光铮亮。这家伙身高体长,驴脖子一抻能够到三米多高的树枝。

    这时候老黑也被路边货馋的淌涎,每次路过这里的时候它都想坐坐实实逮上几口,可是它总是不能如愿以偿,主人的大手死死地抠住笼头,根本不让它得逞。

    这块田地面积不小,足足能有五六亩见方。地主人名叫田二凤,村长田大胖子的叔伯妹子,也是个名声显赫的女村霸。在田大胖子的村长光环影响下,这个女人飞扬跋扈到一定程度,十里八村没人敢惹,就连她老公孙富贵也是被欺负的二三年了不敢回家。

    有人说他们离婚了,也有人说孙富贵在省城做水产生意,发财后抛弃了田二凤。总之她俩人千真万确的不怎么和睦……有名气的人物总会遭到公众的热议。

    自从她和孙富贵两地分居后,田二凤的脾气越发的见长。除了她娘家人之外,任何人她都不惯着,不管是大事小情,只要是触及到她田二凤的个人利益,轻则脏话污蔑,重则拳脚交加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些原因,懒龙也是不敢招惹这个母夜叉。这些年来一直在人家田间地头里过往,还是小心一点为妙。

    可是老黑并不知道主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高粱叶子惊飞起一群山鸡,噶啦啦忽闪着翅膀就打懒龙的头顶上飞过去,懒龙抬头去看的时候,一团黏糊糊的鸟粪便是非常精准地糊到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沃日……这群吊蛋玩意儿……”懒龙一脸漆黑,猫腰捡起一块石头就追。也就在这时候,他的驴子趁机搞事儿,抬头便是撸下一个高粱穗。

    艹蛋了,沃日!懒龙着实懵逼了好一会子。他急急忙忙往外牵牲口,脑瓜门子的汗都渗出来不少。好在这时候田里面并无人影,安全系数还算不低,于是乎拽着牲口闷头就往前走。还没走出几步,高粱地里就冒出一个女人身影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一声断喝,吓得懒龙和黑子全都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不用看,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母夜叉来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