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02章 美女村医
    这些日子田二凤心里头很憋屈,他的男人孙富贵离家出走好久了,打电话也不接发短信也不回,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没有半点音讯。

    锁上家门到城里转悠了好几天,临了才从一个老乡口中得知,孙富贵在省城开了一家足疗店,小日子过的非常惬意。

    那个老乡原先也是模范村里长大的,还跟田大胖子是同学,不忍心看田二凤的笑场,就给她写了个地址。

    就这样,田二凤按图索骥,真的在一个胡同里找到那家足疗店。但是孙富贵并不在,里面能有七八个东北来的大娘们,一个个长的膘肥肉厚的,奇装异服不说还特莫的涂颜抹粉,一看就知是群好吃懒做的破烂货。

    别看田二凤平素横行乡里无恶不作,但是她的骨子里还是极为正经的。她本来对这些人就持有偏见,加之又是孙富贵的赚钱机器,所以一言不合就跟人家吵吵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吵吵不要紧,巷子里又冲出十来个小混混,他们不由分说,围上来就把田二凤撕巴的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要是在青云镇地界,敢惹田二凤的人还真赚不到啥便宜。可是这里是省城,田大胖子的村长光环没那么耀眼,根本无法辐射到这里。这次田二凤吃了大亏,腿上腰上以及她那包浆细腻的胖胳膊上,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淤青和浮肿。

    田二凤憋着一肚子火气,灰溜溜地自打省城回到模范营子。到家后她就急火攻心,躺倒炕上一连病了三四天。

    今天她的身体刚刚恢复一些,便是咬着牙到田里看看庄稼的长势,顺便割些猪草回来喂张嘴物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过日子的女人,小院子被她侍弄的花红柳绿,还饲养着各种家畜,鸡鸭鹅狗一大帮,热热闹闹酷似一个动物园。这娘们虽说是为人强势蛮横一些,但是居家理财却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就这么的,田二凤和懒龙在自家地头上偶遇了。

    “哎吆,介不是田二姑吗?嘿嘿嘿……大清早的一个人在高粱地里忙活啥呢?”懒龙满脸堆笑,乐呵呵地迎上去搭讪。

    “你眼瞎呀,没看见老娘正在割猪草吗?”

    “哦哦,田二姑那你慢慢割,那什么我去杀羊沟淘金,回头给你打个金镯子戴戴,箍在你的玉腕上肯定带劲儿。”懒龙别有用心地打量着田二姑,笑容里满满都是低三下四。他死死抠着毛驴缰绳,闷头就往山上走。

    “少扯犊子,懒龙你给我站住,合着你家黑子这小生活混的不赖啊!偷庄稼,喝泉水,膘肥体壮压弯腿!你们主仆俩个咋都这副熊操行?”田二凤扔掉怀里的猪草,没好气地数落着,握着镰刀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二姑你听我说,我家黑子从来都不祸害庄稼……我家黑子吃的是青草,拉的是粪蛋,一清二白三干净,偷鸡摸狗的事儿咱可不爱干!”

    “我呸,证据确凿还特莫抵赖是吧?老娘亲眼目睹你家黑子撸了我家高粱穗子,你看看,这是啥?”田二姑脸色冰冷,琉璃球似的眼珠子释放着怨气,她猫腰捡起半截被黑子吃剩下的残穗,举到半空给懒龙看。

    懒龙感到有些紧张,这娘们太霸道了,十里八村有名的泼妇。今日个如果不能把她彻底摆平了,那劳资以后可就没办法在模范营子混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懒龙便是虎目一瞪:“田二姑你别乱讲话好不好?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家黑子撸的?唵?这无凭无据的乱扣帽子是不地道的行为,如果闹大了,你会吃官司的……哼!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要啥?这不现成的证据都在吗?别跟老娘玩里根儿愣,老娘也是根正苗红懂法守法的良民,根本不惧你这瓣儿康芯儿烂蒜知不知道?”说完田二凤就抡起镰刀,朝着黑子屁股剁去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这一镰刀很要命,眼看着流血事件就要发生。哪知道却被黑子调腚躲过。这牲口每天跟懒龙朝夕相处,被他调教的颇通人性,它明知事情不妙,早就竖起两只大耳朵,全身上下处在一级戒备状态。

    那田二凤一击不成,收回镰刀正要再来,黑子可是不给她第二次机会,一个撅子就把她蹬出好几米远。

    田二凤大病初愈,身子骨本来就很虚弱,再加上肝火旺盛顶的她浑身乏力,躺在草堆里就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田二姑,田二姑?别装了哈,快起来吧,小心蚂蚁钻当吆……”喊了半天没反应,田二姑就跟死人似的不吭声。

    懒龙眉头一皱,知道田二凤要讹自己,便是急急忙忙把驴轰走,猫腰过来抠住她的人中。谁知道抠了半天人中田二凤还是没有反应,这下懒龙有点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田二姑,田二姑你醒醒?你是不是早上没吃饭血糖太低呀?要不我给你来个人工呼吸怎么样,你等着啊,这就来!”说完懒龙就脱了上衣,一哈腰蹲在田二凤边上。他嘴对嘴跟田二凤对峙了半天,以为田二凤会突然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下糟了……”懒龙见田二凤嘴唇煞白,面色也是一张糙纸似的蒙上一层死灰,人工呼吸做了半天也不见反应,便是知道事情已经扩大升级,整不好这娘们已经报庙了!

    “二姑,二姑你醒醒呀……”懒龙这下真是急眼了,他抱住田二凤使劲儿吆喝,压肚子,抠人中,人工呼吸,甚至就连最为猥琐的袭胸大法都被懒龙用上了。可是所有一切都是白费,田二凤还是不醒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摊上人命了这回!懒龙顾不上多想,背起田二凤就往村里跑。这条路懒龙每天走,熟悉到闭上眼睛也能摸到自家炕头的程度。所以懒龙脚下飞快,没用多久便是窜到山下。不多时,懒龙便是七拐八绕,把田二凤背到村诊所。

    诊所里静悄悄的,一个病人都没有。毕竟是个村级医疗机构,病人本就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“田芽妹子,田芽妹子……”懒龙气喘吁吁地闯进门,朝着正在玩手机的美女村医田芽喊到。

    “呀,这不是我二姑吗?咋的了这是?”田芽正在小脸潮红的聊QQ,抬眼看到懒龙背着自己的叔伯二姑进来了,当时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妹子快,快救人……你二姑她她中暑了晕倒在自留地里,幸亏被我发现了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说到这里懒龙就把田二凤撂到一张病床上。

    村医田芽是田大胖子的亲生闺女,卫校毕业后在省城大医院实习了一年多。本来人家可以留在省城里工作,后来田大胖子思女心切,硬是把闺女接回来,在村里开了一家小诊所,里打外开投资了不少钱,这才把情窦初开的小丫头给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田芽穿着白大褂,挂着听诊器,有模有样的站在懒龙边上,她的小手白静修长,熟练地为田二凤检查着身体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