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06章 胡萝卜拍黄瓜
    “喂……刘滴滴,刘滴滴你醒醒!田二凤,田二凤?”为了保险起见,他没敢直接上手,在旁边吆喝了一阵子,发现这俩人睡的死猪一样,怎么摇晃都没反应,于是虎躯一震,上去捉住刘滴滴白嫩嫩的手腕。

    这小妮子今年差不多小二十了,刘屠夫的大闺女。吃猪肝长大的娃娃大都皮肤白静,躺在炕上水精灵似的好看。

    大长腿,小细腰,前凸后翘弧度迷人,怎么看怎么像白骨洞里走出来的小妖精。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这丫头脸蛋上长了颗黑痣,又大又圆,黑珍珠似的沾在脸蛋上。而这黑痣又正好长在泪腺附近,被人称为哭丧痣。

    村里人就说这丫头长了哭丧痣,日后必定克夫散财,据说当年十字坡的孙二娘就是长了这么一颗黑痣……因为这个,刘滴滴搞了好几个对象都吹了!

    懒龙不管这些,这刘滴滴和田芽一样,都是本村的上等公民,与自己这个穷掉肾的土鳖截然不同两个阶层。即便人家再没人敢娶,就是老死在娘家也没他懒龙啥事儿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捉着那只小手,又摸又捏,欢喜的的差点抽过去的时候,不由便是感慨万千起来。老天有眼啊,终于对我懒龙释放恩惠了。

    这就叫东方不亮西方亮,没有钱,穷的叮当响,财神爷调腚不肯眷顾,老天爷却是莫名其妙的就把这个小美人塞到自己怀里来,尽管这个小美人没人敢碰,可是他懒龙却是一点都不嫌弃。

    这不是命运安排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小妖精儿,你这身子骨生的太有个性了,龙哥好喜欢,嘿嘿嘿……”在那白皙的小手上摩挲一会子,懒龙便是龙睛上移,开始下一步猥琐行动。

    刘滴滴的胸脯发育良好,肥炸炸的快要把花衬衫撑爆了

    ,她是刘屠夫的大闺女,是打小娇生惯养宠大的公主,庄稼地里的活寸草没捏过,所以才养成了这魔鬼般的好身材。

    这丫头学历不高,脑瓜却是出奇的精明。中学毕业后便是赶集卖服装,后来又倒腾粮油,把十里八村的五谷杂粮收集起来往外批发,在某宝上有自己的店铺。

    借助网络平台和地理位置的优越,她的生意越做越兴隆,镇上的快递员上门揽货都得开着小货车来。后来这丫头又在村里开了个商店,一面收粮食一面卖百货,生意越做越大。

    懒龙有时候挺佩服刘滴滴的。人家一个黄毛丫头都能发家致富,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,硬是把个三口之家折腾的红红火火!可是自己呢?想到这些懒龙便是郁闷至极,那股子干柴烈火的劲头也就逐渐熄灭。

    他不如刘滴滴能耐,人家也根本瞧不起他这只土耗子,所以说,也就没有资格跟人家睡一套铺盖。这就是所谓的自惭形秽。说实话,在模范营子,他懒龙只服两个人,一个是村长田大胖子田水堂,另一个就是这拥有富商称号的刘滴滴!

    他把刘滴滴的扣子都解开了一半,白炫炫的肉肉都露出一些,但他没敢往上盯,做贼似的又把扣子给系上。奶奶的,劳资虽然穷但也要有骨气,趁人之危的损事儿是不会干的。除非你丫的上赶着劳资……明知这是不可能的,但是懒龙还是自我鼓励。

    从她兜里摸出一包香烟点着了,倚在炕头抽了一根,懒龙的心情非常的糟糕。看看已经快八点了,这俩女人还没醒来。外面逐渐变黑,窗户玻璃折射出淡淡星光,懒龙不免心生紧张。

    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讲起有关玲珑羊的传说,这种牲口乃是可遇不可求的天材瑰宝,长期栖居杀羊沟一代。据说它的粪蛋可以入药,有着排毒美颜延年益寿之功效;皮毛可以做甲胄,可以抵御刀枪剑戟的猛烈攻击;血液又是最好的强身催化剂,服过一次,可以提升强过自身几倍的体能。

    这一点懒龙早就听说过,只可惜在捡到那只死羊时,它的血液几乎流干,懒龙只是在它的肠胃里挤出不少的粪蛋蛋。这些粪球可是宝贝,如果卖到美容院里说不定还能卖个千儿八百的。

    他还在灵羊的心窝部位找到一汪浆液,像血又不是血,像水又不是水,粘粘糊糊状若稀粥。于是闭上眼睛把它喝干,以为可以提升体能。

    然而时过几个月,懒龙的体能还是原来那样,根本没有一点变化。由此懒龙可以推断,那些传说纯属特娘的空穴来风!

    可是今天却是发生了这种怪事儿,女人吃了玲珑羊肉甜睡不醒,这……据史料记载,玲珑羊这种野牲口只有杀羊沟才有。据说杀羊沟自身孕育有一种天然灵气,玲珑羊完全靠着这股灵气生存,几百年来见过此物的人不超过五个,这就足以证明玲珑羊的稀有和神异。

    这俩女人到底几时能醒?懒龙心里有点焦躁。田二凤睡在这里倒是无所谓了,她一个人过日子,在哪儿过夜都没人干涉。可是这刘滴滴……人家可是黄花大姑娘,这大晚上的突然失踪了,人家家长能不找吗?

    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懒龙决定把刘滴滴送回去。

    懒龙抱着大美人刘滴滴,心情复杂地推开自家屋门。外面已是一片星光,凉风习习,蛙鸣不断,好一个山区仲夏夜。

    懒龙深呼一口凉气,重新把刘滴滴搂得紧实。刘滴滴窝在懒龙怀里,身体竟是温温暖暖,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。那种香味很是独特,淡雅如兰,细腻柔和。

    街上没有行人,这个时间刚好吃过晚饭,正是庄户人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。懒龙顾不得观察刘滴滴身上的微妙变化,扛着她就往滴滴超市狂跑。

    两地之间不足几百米,加之懒龙体魄健全行走如飞,他们很快便是来到超市门前。

    超市里亮着灯,里面静悄悄没有一个人。懒龙暗自高兴,就把刘滴滴放到里间小床上。

    这一夜终于熬过去了,懒龙心情非常的压抑。他压根没敢在屋里睡,他在自家的驴槽里躺了一夜。等到黑子用嘴巴把他拱醒,并喷他一脸口水以示抗议的时候,他才闻到屋子里飘来饭菜的香味。

    西红柿炒鸡蛋,胡萝卜拍黄瓜,一大绺子翠绿色的小油葱,还有生菜叶,白菜芯儿,超市里的鸡爪子,另外还有一碟子自家酿的农村大酱。

    主食是一大盆白米饭,两只碗里盛了酸辣汤,油汪汪的漂着香菜丝。这些东西自己家里根本没有,肯定是田二凤那娘们倒贴的,懒龙心头不由一热,随即又是一阵得意。

    田二凤在懒龙的炕头上睡了一夜,醒来时天就亮了。觉察到自己的身体舒服许多,原来那些被人殴打所致的伤痕全都不见,皮肤也是奇迹般地又白又亮。面对镜子里如花似玉的小媳妇,田二凤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就是自己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