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09章 办喜事儿
    懒龙见到这个人心里又是咯噔一下,不由咧嘴就是一乐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啥了?”懒龙疑惑地看着她,这次竟然没喊称呼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龙龙你回来的正好,上午刘滴滴打电话过来要我们下晚到她家吃饭去,你快点拾掇拾掇,把这个换上……你小子真有口福啊,这个时间回来正赶上开席!”

    田二凤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,里面是一套叠压的板板正正的黑西服。这衣服懒龙见过,正是她老公孙富贵过年时穿的那个……

    田二凤帮着懒龙洗头擦背,懒龙则坐在木头墩子上,翘着二郎腿看着那套黑色西服想事。

    “今儿啥日子嘛?刘家为何要请我们吃饭?是不是刘滴滴要办喜事了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你还不知道吧,这事儿说起来要比办喜事儿还要邪乎……”田二凤抿着嘴,聚精会神地拿刮脸刀给他修脸。她那身上的香水味一阵一阵的总往懒龙鼻子里跑,熏的懒龙直范迷糊。肥炸炸的胸脯子也是在他眼前晃来晃去。搞得他心跳一阵一阵的加速。

    “到底啥事儿嘛?你倒是把话说的完整些!”懒龙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呀别乱动……小心割了肉……刘家大小姐脸上那颗黑痣掉了,呵呵呵,你说这事儿邪不邪乎?”田二凤停下来,一脸神秘地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吧,那玩意儿是胎带来的,还能掉?你当那是一颗玻璃球子?”懒龙不信,大眼一瞪竟是把田二凤吓的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可真是的,我还能骗你呀?就是昨天夜里的事儿,滴滴说她早上起床感到脸上有点痒痒,随便用手一扒拉,嘿嘿嘿,你猜怎么着?那玩意儿真掉了,有黄豆粒那么大个,而且又黑又亮,像颗黑珠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?”

    “哪个王八犊子骗你!”

    懒龙一听田二凤这么一说,便是断定刘滴滴的黑痣肯定与那玲珑羊肉有关系。玲珑羊肉神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,不光是刘滴滴一个人受益,就连田二凤不也是荣光焕发青春四射吗?

    你看这娘们现在这精神头儿多足,站在那里连说带笑,大眼珠子叽里咕噜水汪汪的很是灵动。

    如果她说的是真的,懒龙倒是真想过去看看。他就想知道那黑痣落地后有没有留下疤痕,以及现在的刘滴滴究竟是个啥样子……

    沉鱼落雁?闭月羞花?还是脸上像是拔萝卜似的留下一个大坑?

    懒龙越想越感到好奇,便是浴洗完毕,匆匆忙忙换了孙富贵的黑西服,也不管它合不合身,拽着田二凤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田二凤也是着实的惊喜了一下,她没想到这套没人穿的旧西服穿在懒龙身上竟是那么帅气,这家伙经自己亲手拾掇一遍,简直就跟电影明星似的魁梧挺拔。呵呵,这小子太帅了,以前怎么没发现呢?早知道这样晚结婚几年,直接嫁给这个土鳖多好!

    田二凤心眼里有头小鹿撞来撞去,被人家牵着小手跟头半块地往外走,竟然一点不觉害臊。他俩来到街上时就听到刘家超市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许多人都小跑着往那赶,大人孩子二五零啥人都有。

    刘家今天大摆筵席,模范营子自然村三百多户人家全部发了请柬。超市后院支起一个临时灶台,几个当村有名的大厨正在烟熏火燎地烹调食物。超市前头一拉溜摆了二三十个圆桌,许多人都已经占了位置准备开吃。

    这事儿轰动效应很大,不光是本村的老百姓倾巢出动,就连邻村的一些场面人物也都相继赶来凑热闹。刘家有的是钱,这几年刘滴滴发的流油,万八千的在她眼里就是零钱。所以说人家这酒席办的很是体面,光是农村不常见到的硬菜就有七八道,鸡鸭鱼肉全都有,然后配菜也是精益求精,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看来刘家人真把这事儿当成大喜事来办的。刘滴滴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露面,一个个昂首挺胸打扮的浪秧子似的,一个比一个牛性。懒龙和田二凤在电线杆子底下收住脚,人太多了,乌泱泱一大片,根本挤不到前头去。

    懒龙没看到刘滴滴,心里总是有些不甘。他还想往里挤,却被田二凤缠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,大庭广众的让人笑话!”懒龙说出这句话就要挣脱田二凤,可是田二凤并没理他,还是把他抓得够紧。

    “怕啥,既然敢做就要敢当,畏畏缩缩的算啥爷们!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我做什么了?”懒龙一脸懵逼,心想这娘们咋回事啊?

    “做什么你自己知道,呵呵……别以为人家都是傻子,俺可是过来人!”说完了田二凤便是两腮通红,紧紧地挽着懒龙的胳膊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再吱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懒龙欲言又止。他真不明白这娘们为啥要唠这个不着边际的毛嗑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昨夜我睡在驴槽里,啥都没干!”

    “装……再装我可掐你啦!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,我真的啥都没干!”懒龙这人有个毛病,就是爱叫死理儿。明明没有的事儿硬是往他身上栽赃,任谁都得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“还不承认是吧?昨晚是哪个孙子在羊肉里下了睡觉药了?说,老娘睡着后你都做了啥?”田二凤虎目一翻,娇嗔而蛮霸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懒龙真的不好回答。他憋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话来搪塞,田二凤噗嗤一声,腻歪歪地就把脑袋扎到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胆子够大,啥缺德事儿都敢戳愣,你就那么自信?就不怕老娘把你送上法庭?你个小王八蛋,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呢?劳资啥都没干上你娘的哪门子法庭?你这娘们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,无凭无据的瞎咧咧个甚?”懒龙被数落的够呛,一时没搂住火气,直接顶撞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田二凤万万没想到懒龙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,当时这娘们儿就挂不住了,小脸蛋齐刷刷紫成一块。如果不是对面有人朝他们走过来,估计懒龙就得倒血霉。

    “呵呵,凤阿姨你来啦?那什么菜都上齐了,快入席吧,要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刘滴滴今天特别漂亮,高跟鞋,牛仔裤,粉红色带有镂空花纹的小夹克,整个人看上去前凸后翘非常的公主范儿。

    她的旁边还有一位大美女,不是别人正是田芽。田芽和刘滴滴是闺密,俩人岁数差不多,身高也是不相上下。懒龙顾不上和她俩打招呼,就迫不及待的往刘滴滴的脸蛋上看。

    唉吆……沃日……

    懒龙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天啊,昨天夜里刘滴滴脸上还有那个黑痣呢,灯光下就像趴着一个屎壳郎那么恶心。想不到,这才短短的二十四小时不到,屎壳郎竟然爬走了!

    刘滴滴皮肤娇嫩细腻,油汪汪地散发着青春气息。那颗黑痣不见了,脸上却是没有一点疤痕。

    这回才是真正的仙子呢!看着看着,懒龙的口水就淌了出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