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10章 一场交易
    “呀……这不是懒龙大侄儿吗?吃饭了吗?要不一起过来喝点?”刘滴滴她妈王从贤这时候也屁颠屁颠地小跑过来,她见懒龙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姑娘不放,心里便是非常生气。如是平时早就把他轰走了,可是今天不行,现场人太多了,这样没素质容易让村里人笑话。

    再说了,王从贤明知道懒龙跟田二凤有一腿……不看僧面看佛面,人家田二凤毕竟是村长的叔伯妹子,又是田芽的叔伯姑姑。这一环套一环的人际关系,王从贤不能不考虑。

    但是王从贤打心眼里瞧不上懒龙。有一天天气很热,模范营子的气温高达四十度多度。王从贤在家热的难受,便是一个人到杀羊沟门的水泡子里面洗澡。

    这娘们整天东游西逛,胆子也是奇大,除了杀羊沟沟里之外啥地方都敢去,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。

    杀羊沟门距离村子不近,直线距离能有五六里的样子。沟沟叉叉绕来绕去非常难走,有时候还能遇到野牲口。所以说除了懒龙之外几乎没人光顾此地。

    但是那天王从贤很邪门,竟是一个人前来,身边连个做伴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水泡子一年四季不断流,源头来自杀羊谷深处,无论天多热,这里的水都是冰凉爽骨。王从贤来到沟门口时看看四下无人,便是脱了衣服跳进水里。

    王从贤水性不错,小时候在娘家练的,因为她家紧挨着跃龙湖,那里的大人孩子都会游泳。痛痛快快洗了一个多小时,眼看着太阳要偏西了她才从水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她一出来就傻眼了,自己的衣服全都不见。心急火燎找了半天,才在一棵大柳树顶上看到。那棵柳树能有两搂多粗,二十多米高,不借助工具根本上不去。别说是王从贤了,就是她老公刘屠夫也是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只好呆在水里不敢上岸。那天她遭老罪了,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娘们,浑身上下只穿了个泳衣,孤零零一个人泡在山涧溪水中好几个小时,那滋味可想而知有多难熬。

    眼看着太阳偏西,王从贤更是急火攻心。这地方可是野兽出没的地方,有经验的农民都知道,太阳落山之前必须离开此地,否则就会遇到野兽。

    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嘚啵嘚啵的牲口走路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懒龙大侄子,是你吗?”王从贤见到懒龙惊喜万分,就像失踪儿童突然见到亲爹一样亲。

    “你谁?”

    懒龙和黑子同时驻足。

    “诶呀妈呀,我是你大婶王从贤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洗澡呢大婶?嘿嘿嘿……小心点这水里有钻尸蛇,一不留神就能把人给钻个窟窿!”说着话懒龙也没正经看她,拉着驴缰绳就往前走。时候不早了,干了一天活的懒龙准备回家,现在肚子早都咕咕乱叫,才没有心情在这里跟一个神经病搭讪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真的假的!”一听说有钻尸蛇,王从贤吓得呜嗷一声就打水里冒出来,她也顾不得考虑其它,几个健步就上到岸上。夕阳晚照之下,通红的泳衣分外醒目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刘婶你真白。”旁边的懒龙见到王从贤身材蛮好,便是随口奉承几句。

    “你滚,熊孩子不许胡说八道!”王从贤知道懒龙是在调侃自己,一时间竟是满脸通红,急急忙忙转过身去,两只胳膊环住胸脯。

    “刘婶你这是干啥,偌大年纪了还这么自恋?”

    “你这犊子说话咋这难听,谁自恋了呀?”王从贤真是受不了这个二五零的闷骚劲儿,气的她一巴掌拍过去,没打到懒龙,那只手掌却被懒龙牢牢捏住。

    “日……多好看的小手啊,啧啧……”说着话,他的眼睛也不安分,邪溜溜地碾压着她的胸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你放开,你还要不要脸了?赶快在我面前消失!”王从贤大怒,折了根树枝就朝懒龙抡去。

    黑子最怕这个动作,它咴咴叫唤着撒腿就跑,懒龙也嘿嘿傻笑着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“哎哎……哎懒龙你给我回来,懒龙你等等撒……”王从贤忽然想到自己的衣服还挂在树上,立刻转变态度,急急慌慌朝着懒龙追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甚?”黑子已经跑远,懒龙却被王从贤截住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大侄子你莫误会嘛,我能做甚呐,还不是想求你帮我把衣裳取下来。”她用手往那柳树冠上一指,随机羞答答地把头低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吃饱撑得吗,洗个澡把衣裳挂天上干啥?我不管,自己去拿。”懒龙担心黑子霍霍人家庄稼,扭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……”王从贤展臂就把懒龙拦住。

    “求你了大侄子,婶子要是有那能耐还麻烦你?那树太高,我……”王从贤一脸复杂,模糊的容颜尴尬而紧张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就黑下来。

    “沃日……真是太高了,太危险了,你还是另请高明吧,我怕摔死!”说完懒龙两手一摊,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别呀大侄子,咱俩家可是一个村子住着的好邻居对吧,如果按照老辈子说法还沾带点亲属关系。不如这样吧,你帮我取下衣裳,婶子给你发红包,你看行不行?”王从贤说。

    “发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肯定亏待不着你。十块钱大包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十块钱还是大包呀?哈哈哈……得得得,我干一天活都要饿死了,不跟你在这嚼舌根了,拜拜。”懒龙转身就往前走,吓得王从贤赶忙把路堵住。

    “二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十,三十行不行?”王从贤咬牙发狠道。

    “别逗了刘婶,你拿我懒龙当什么人了?打发要饭花子吗?谁都知道你是咱村首屈一指的富婆娘,口袋里的钞票比纸还多,每次打麻将输赢都是几千块,还在乎这点小钱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懒龙你……你到底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多,一千块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啥?哎呀妈呀,你这人可真是的,多大点事儿就要一千块?滚犊子,你这分明就是打劫!”王从贤气的脸色铁青,呼哧呼哧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买卖不成仁义在,那什么刘婶你先忙着,我肚子饿了!”

    懒龙用手捂着自己的大肚腹,一步三摇地往回走,王从贤在原地足足站了一分钟,最后也是无可奈何,只好答应懒龙的条件。按理说一身衣服也不值啥钱,可是王从贤的兜里有手机和钱包,钱包里还有她的项链和戒子。乱七八糟加在一块也值两万多块呢!

    就这样懒龙把自己记载沙金数量的账本子从怀里掏出来,王从贤在上面打了一千元欠条,俩人这才重新回到原地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麻烦你了,以后有啥用得着你婶子的尽管说哈。”王从贤见懒龙站在树下东张西望,迟迟不肯上树取东西,便是尽量说些软乎话激励他。

    这时候天就黑了,两个人面对面也看不清彼此的五官。王从贤也不用遮遮掩掩了,懒龙却是有些遗憾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