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21章 你可真有才
    “啥?你真敢说,知道我这是啥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知道,我这里是大型美容院,各大品牌的美容产品应有尽有,只要你随便说出一种品牌我都拿的出!”张巧本来想要离开,但是见这后生很是狂妄,便想损他几句出出气,所以迟迟没有走。

    “你就忽悠吧,反正这店铺是你自己的,忽悠倒了最后遭罪的可是你自己!”懒龙鄙夷地撇撇嘴,目光随即挑到天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说话呢?能聊就聊,不能聊趁早走人……什么素质嘛,真是的……”张巧被他数落的满脸通红,她转身就往楼上走,谁知道懒龙是个二皮脸,不但没被她的话惹恼,反而竟是一脸贱笑地拦住张巧。

    “干嘛你?”张巧横眉!

    “张总你别生气哈,那什么我们还没谈到正题呢,要不你先看看货吧,中不?”说着懒龙就把花布兜子打开,从那里面抓出一个特大号的罐头瓶子。

    “不看不看,我跟你说我很忙的,赶紧走开!”张巧身材不低,不算高跟鞋足足也有一米七几。她伸手去推懒龙,却如在推一座山峰,那体格虽然不怎么魁梧,却是挺拔坚固,稳若磐石!

    张巧吃了一惊,心想自己一个练家子竟然推不动一个小屁孩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吧。于是她又暗运内力,双掌凝聚了八成功力又是一推。这下更是尴尬了,懒龙还是纹丝没动,张巧自己反而被内力反弹,噔噔噔一连倒退了四五步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张巧心内惊呼,紧张的小脸煞白,今天遇到克星了,看来是来者不善,这小山炮内力深厚,如果是来闹事砸场子的可就业障了!

    在省城这个地方,各行各业竞争激烈。张巧只以为懒龙是其他店家雇来的帮凶!先以各种理由进入店内,而后再找茬滋事,甚至大打出手,最后把人家干倒闭,为主人开辟无竞争市场做鹰犬之斗。

    可是她又仔细观察这个后生,发现这家伙长的愣头愣脑平淡无奇,但是眉宇间却是隐藏着一股正气。这种气质属于内敛型,并不浮现于五官表面,所以说一般人根本无法透视。

    张巧乃是天炅门中阶骨干,凭借二十多年的造诣修为,她还是可以洞察此人的隐秘所在。

    张巧眉目紧锁,脸上竟是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懒龙并没感受到张巧的内力有多深厚。他的心思全部投入到如何才能处理掉这些粪蛋蛋上,对那些微妙细小的变化根本就没在意。

    这家伙应该不是坏人,但是……

    张巧还是不太放心,她转过身,就拿手机往外发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辆生翅的金杯面包飞一样的速度疾驰而来。从停车到下车,黑衣大汉们没用几秒钟。

    门口突然涌入一群人,而且都是一水的彪形大汉。懒龙此时正和张巧站在二楼阳台上谈事情,懒龙把自己的羊粪摆在张巧面前,张巧则是一脸漆黑,满脸尴尬地盯着懒龙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张巧才铁定下来懒龙就是过来找茬闹事的无赖。这家伙简直无赖到没有人性,硬生生拿着一罐粪蛋当药材强行推销。并且,他的粪蛋价格不菲,据说每粒要五百块!说是什么祛斑美容的绝世佳品,男人吃了保健,女人吃了护肤。

    世界之大,真是什么鸟都有!张巧活到三十多岁,第一次见识如此不要脸的主儿。但她深知此人内力深厚,仅凭自己这点能耐根本得罪不起他,只好求助于天炅门的师兄弟。

    黑衣大汉穿堂而入,一行人呼啦啦直奔二楼阳台。

    张巧看到大师兄带着帮手上来了,当时便是长吁一口气。她的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!

    刚才还是强颜欢笑,现在竟是一脸冰霜。张巧的女神风范得以恢复,冷冰冰的目光直逼懒龙。

    卧槽……懒龙发现势头不对,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有点晚,七八个汉子齐刷刷戳在张巧身后,看样子都是有备而来,裤兜里鼓鼓囊囊,似是藏着家伙式!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那什么张总,不就是买点粪蛋蛋嘛,至于把排场整的这么隆重吗?”

    懒龙听到楼下人声嘈杂,合着又有一车人打外面闯进来。立马明白这些人都是冲着自己来的,脸色立刻变得漆黑。

    “摊牌吧兄弟,到底是谁派你来的?”张巧脱下白大褂递给边上一个小弟,露出一身干净利落的运动服。

    懒龙顾不上欣赏张巧的曼妙身姿,一见势头不对,赶紧慌慌张张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张总你是不是误会了?我就一个卖药的,根本不受任何人的指使,一清二白三干净,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!”边说边把罐头瓶子往包里塞,这时候一个大汉阔步上前,一把夺过懒龙的书包。

    “卖药的?哈哈哈……这就是药?我看怎么像某种动物拉的粑粑呢?”那大汉身材高大,居高临下地俯视懒龙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说的正确,这个的确就是粪蛋蛋。但是……”懒龙话未说完,身后便是一阵嘲笑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可真有才,拿着一堆粪球当药品出售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?”张巧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张总,我这个吧千真万确就是粪蛋,但是呢千真万确又是药材。这事儿吧说起来话长,跟你们这些人解释又显得对牛弹琴。不如这样,你们每人买一粒回去吃了,明天这个时候就知道我的话是真还是假了!”

    “小子,狂的不行啊?在巧姐面前也敢玩鹰,是不是阎王爷不收你你就闹心啊?”一个年轻汉子踱步过来,阴阳怪气地数落道。

    “放你妈……屁,你说谁呢?”懒龙不悦,两眼瞪圆。本来他就挺窝火,怎奈张巧是个女流不好意思顶撞,要不然的话,早都唇枪舌剑把她干落庙了。

    “说你呢咋的?有种你就把我从这儿扔下去。”那青年往楼下瞅一眼,鄙夷地啐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好主意,劳资今天正好闲的手痒痒,撒马过来吧小种,看你龙爷如何把你踏入地狱!”说完懒龙便是驴脸一拉,伸手就抓那个后生。

    “日……”后生也是二十多岁,生的是黄白镜子大高个,人牌子不错,就是有点争强好胜的臭毛病。

    俩人就在阳台上撕吧起来。

    “扑棱……”懒龙双臂一晃,众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,就见一道暗影飞出,楼下立刻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哎吆我去,摔死你活爹了……”那青年得会身手不错,要不然不摔死也得摔残。他捂着屁股躺在楼下地板上,下半截疼得厉害,如同被谁割掉尾巴似的痛不欲生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