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22章 药材就是羊粪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这位兄弟舒不舒服?要不要上来继续玩玩?”懒龙一见那家伙如此狼狈,咧嘴就是一阵狂笑。

    众人全都摩拳擦掌,又有一个大汉晃着膀子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大汉伸手捉住懒龙衣领。懒龙不为所动,反身错手,那汉子的身体也是落叶残片似的飞出更远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叫嚣,先后四五人被懒龙轻松愉快地丢到楼下。张巧脸色难看,她的大师兄孟刚更是怒火攻心。

    孟刚暴怒,陡步扑上来。身边张巧明知大师兄斗不过懒龙,但是阻止已是迟钝,就见懒龙一个熊抱,呜嗷一声怒喝,孟刚庞大的身躯便是萎缩成一团肉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孟刚疼得脸色苍白,豆大的汗滴沿腮而下。此人可是这个团队的领军人物,连他都奈何不了懒龙分毫,还被人家蹂躏的死去活来,这场战斗还能持续吗?

    张巧扑上来搀扶孟刚,其他人则是蜂蛹而上……

    狭窄的阳台瞬间变成角斗场地,恍惚间,但见护栏被人撞裂,一个巨汉应声坠地。紧接着,又一个巨汉应声坠地。

    眨眼间的事儿,阳台之上顿显寂寥,随行人员莫名其妙地被人投到一楼,体质好的爬起来还想再战,却被居高临下的张巧喝住。

    张巧搀扶着孟刚靠在顶柱上,孟刚眉头紧锁,满头热汗畅快淋漓,心疼的张巧掩面而泣。

    原本狭窄的阳台顿显宽大,懒龙傻乎乎地捧着自己的罐头瓶子。他的身边早无人影,只有斜对面方向,一男一女在那里叹息!

    “艹……谁把劳资的兜子撕坏了?赔钱!”懒龙展开一块稀碎的花布,心头更是一团怒火。

    “那个皮裤衩你过来,我要跟你聊聊。”楼上楼下死一般的寂静,懒龙打的刚刚来劲,还没等过足手瘾呢,这帮废物便是全军瘫痪。无意中他看到人群中闪烁着一双凤目,那人正是皮裤衩。

    所有人全都一脸颓废,只有这个皮裤衩依旧抱着手机看动画,仿佛她是外星人,这个世界与她无关紧要似的。

    “嘎哈?你喊我吗?”皮裤衩蹙眉,脸色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废话,不喊你喊谁?”懒龙朝她勾勾手,很是友好地微笑着。

    “切,才不去呢,你当我是傻子吗?”皮裤衩把自己的裤衩用力提了提,继续躲在人后看手机。

    “叫你过来你不听是吧?好啊好啊,你等着!”懒龙假装生气,抱着瓶子就往下走。

    “傻吊,不就是瓶兔子粪嘛,白送我都嫌恶心,你还当成比宝了……”皮裤衩头不抬眼不睁,边看动画边嘀咕。

    “扯淡,你家兔子粪这么大?”懒龙抱着瓶子走下来,楼下那些人轰然散去,如同羊群进入了虎豹,男男女女各自躲避。

    “哦,不是兔子粪的话……”皮裤衩抬头凝眸,一双凤目特别有神。

    “那就应该是羊粪喽!”一声比较自信的肯定,那目光却是没有看向瓶子,而是不怎么专注地瞄着自己的手机屏幕。懒龙也没招惹她,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特殊,甚至可以说是另类。

    一股冰冷的,掺杂了无限怨念的目光自身后飘来。懒龙回头朝她笑笑,又朝她吹了个响亮的口哨。张巧泪眼模糊,开裂的衣襟并不是懒龙所为,她却始终都不顾及。雪白的肌,映得懒龙目眩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多少遍了,我只是为了卖药,根本不是砸场子的。想买药就直说,不必宽衣解带,我不用人陪!”懒龙吐舌,伸手摸出香烟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,给姐来一支呗!”皮裤衩终于开始正眼看他。实际上不是在看他,而是在看那支香烟。但那眼神的余光,依旧不离他那宽大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走远点嘛,丫头片子抽什么抽?”懒龙把羊粪夹在腋下,神气而悠闲地喷着圈圈。一句话扔出去,收到一个大大的白眼!懒龙一笑了之,皮裤衩却是满脸邪恶。

    张巧缓步下楼,一脸的忧郁和紧张。这个后生说他不是砸场子的,难道是自己判断失误吗?她定了定神,觉得应该找他谈谈。无论是不是砸场子断财路的,她这个一家之主都应该跟人家谈判!

    于是她走下楼来,看着一群重伤的兄弟被人抬进救护车,她的心都碎了。懒龙朝她看,聚精会神地看她开裂的服饰。她无所谓地笑笑,还耸耸肩……胜者王侯败者贼,这是自古就有的道理,今天验证在自己身上,没有羞辱,没有恐惧,只有坦然面对。

    她下楼直奔他的方向。然而他并不搭理她,而是正跟一个女迎宾说笑。女迎宾是今天才来的新人,对店里的一切并不熟悉。甚至,她最初就连上厕所都要向客人问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小妞,傻傻的并不可爱,却可以与那内力深厚的家伙并肩而坐,还可以把他叼过的烟头捡起来叼,吞云吐雾,模样很是老练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过我不是砸场子的,可是你们就是不信……”懒龙有点抱歉地站起来,在她开裂大半的服饰处瞟了又瞟,而后很是认真地抿住那道缺口。目光似乎并无倒刺,然而张巧却是被他刺痛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判断失误,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……”张巧银牙挤住唇,默默地等他回答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个卖羊粪的,你买几粒不就完了吗?”皮裤衩的烟头吸到不能再吸的程度,这才意犹未尽地把它吐掉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是卖药材好不好?”懒龙觉得这话有问题,赶忙纠正。

    张巧笑了笑,目光早就在那瓶子上停留许久。那不是羊粪又是什么?但她不能直说,给她的感觉,这家伙并不像坏人,而是像个傻蛋。羊粪也好,药材也罢,总比被人砸了场子关门大吉好的多!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一样?羊粪就是药材,药材就是羊粪!”皮裤衩重复,脸蛋非常嫩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全收了,你开个价!”张巧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买货就买货,你哭啥?”懒龙诧异,抱住瓶子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“这还看不出?人家是委屈的。”皮裤衩摆弄着手机,偶而插上一句半句。

    “我没哭,是高兴的……”张巧继续哽咽,懒龙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!”张巧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哭咧咧的到底为啥?再哭劳资抽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哭,你表管!呜呜……”说罢张巧捂了脸,哭声比先前大出不少。

    懒龙无奈,苦苦地瞪了半晌,最后决定一走了之。张巧的行为表现出无限委屈和无可奈何,这对一个财大气粗的富婆来说很不贴切。她应该目空一切,狂妄自大,豪掷千金给他却又无视他的存在才对!

    张巧的身材堪称一流,多年练功使得线条矫健流畅,鼓鼓的肌腱男人般的突兀……运动服内的神膨胀不得不让懒龙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这小娘们,俊美的不要不要的!懒龙脸红,竟是上前牵起她的手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