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24章 玲珑粪
    呵呵,劳资得会没啥文化,要不然,不忽悠死你俩劳资都不姓懒。懒龙自鸣得意,心情真是爽到极致。

    黄夫人脸色苍白,突然就从床上坐起来。“你叫我进来就是听课的吗?你把责任推卸的干干净净,那我这张老脸到底咋整?”哭腔都带出来了,黄夫人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“莫哭莫哭嘛,刚才说的好好的,心情是容颜的根本。你以为我懒龙大师是吃醋的吗?那你就大错而特错了。”懒龙回身取出一粒粪蛋,捏在手上沉甸甸的,份量不轻。

    懒龙把它捏成渣,取了一小撮放在茶匙里用温水浸泡。那玩意入水即化,一股淡雅的青草香味飘逸而出,整个房间全都有着如沐春风般的感觉。张巧一脸复杂,眼睛瞪的溜圆。

    “你这药材味道不错,不知道效果好不好……”黄夫人欠了欠屁啊股,情绪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“毛毛雨啦,甭说是你这过敏性溃疡,就是刀疤瘤子黑痣痦子等等等等一系列杂质色斑统统可以根除!”

    “吹牛,别跟我说你这是太上老君葫芦里的金丹!”黄夫人半娇半嗔,虽然是在顶撞懒龙,但那语气却比刚才缓和了不少。有药就有希望,黄夫人心情激动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更何况是她黄小旭。

    “不信是吧?那我问你,你身上其他位置有没有什么皮肤瑕疵?比如刀疤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有哇,宝宝小腿上就有一伤疤,小时候淘气被恶犬啃了一口,小二十年了一直没消失过,呵呵呵……”黄小旭说着就撸起了裤管。

    “嗯嗯,明天这时候它就彻底消失了!”懒龙在那伤疤出捏了捏,随即把把茶匙递给她。那娘们半信半疑,一仰脖就服了下去。“药量够吗?”黄小旭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足够了,是药三分毒,吃多了会跑肚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你别骗人,否则老娘一个电话就让你这店铺破产!”黄小旭恐吓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场纠纷暂时解决。懒龙心情平静地走出那个房间。送走了黄小旭一行,懒龙便被张巧请到内室休息。

    房间不大却很干净整洁,懒龙坐在沙发上抽烟,眼睛在张巧肥炸炸的部位猛盯。

    张巧娇嗔转身,刚要逃走就被懒龙牵住。

    “想溜是吧?如此重大事件都被我摆平了,拿什么感谢劳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你说这话还为时太早吧,事情还没结果呢!”张巧呼呼喘着粗气,脸蛋红的难看。此时她的心情也很复杂,不知跟他说啥才好。

    “要是一切顺利呢?”

    “呃,那样的话就按我们的口头协议履行。”张巧小脸又是一红,说完立马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打今儿起劳资就有女朋友了?”懒龙嘴脸邪恶,目光满满都是欲啊望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结果出来之后才算数!”张巧嘟着嘴巴怒视懒龙,小拳头蓄满力量,捶得懒龙直咧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来懒龙就有吃饭睡觉的地方,最起码今天夜里不用露宿街头了。懒龙心头一阵荡漾,歪在沙发上就眯了一觉。

    醒来时天就要黑了,手机里显示出好几个未接来电,自然少不了田芽的,还有仙雪和田二凤的。还有一个陌生号码不知道是谁,想了好久也没啥印象,懒龙怕是村里找他讨论承包杀羊沟的事儿,便是心情复杂地拨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你好……”懒龙很有礼貌,把自己的公鸭嗓也是尽量压低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个臭小子死到哪里去了嘛?”刘滴滴的声音温柔而充满魔力,懒龙听了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这个死丫头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不会是找劳资讨债的吧?正好这时候皮裤衩斜愣着眼神儿走进来,懒龙便是立刻挂机。

    “鬼鬼祟祟的跟谁说话呢?”皮裤衩问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老家一个开大公司的妹子,三番五次的纠缠劳资,要跟劳资搞对象生娃娃玩儿,我不同意!”懒龙眯缝着眼睛,待答不理地说。

    “有恁好?是不是遇到傻啊逼了?”皮裤衩震惊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以为世上的女子都跟你一样?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老娘是傻啊逼吗?”皮裤衩脱鞋,猥琐的形态让懒龙心慌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,是你自个儿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我弄死你?”皮裤衩持鞋在手,一点点靠近懒龙。

    “省省吧,让老板娘看到了会吃醋!”懒龙吐舌,挤眉弄眼玩世不恭。

    “牛啊逼,你以为你是谁?她会看上你?”

    “那是必须的必,我用神药帮她摆脱困境,否则这个店面就被人铲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粪蛋蛋?”

    “算你聪明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……你少来,除非你那玩意儿是玲珑粪,否则就是白日做梦。”皮裤衩说完没好意思把鞋拍下,重新蹬到脚上。

    懒龙被她的话惊到了,痴痴地看着她,半天都没言语。

    皮裤衩转身要走,下班时间到了,她要往家赶。懒龙一脸邪笑地堵住门,很是殷勤地递上一根中华。

    “抽吧,我这里还有!”懒龙说。

    “贿赂我?说,想求本宫做啥子?除了上床之外全都成!”吞云吐雾间,皮裤衩惬意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就你这小体格,经不起哥蹂啊躏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未必……不过你这号的真是我的菜,小心些,哪天本宫心情好了会吞了你!”外面传来脚步声,张巧哼着小调走来,皮裤衩不说话,一门心思抽烟,头不抬眼不睁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一下,你怎么会知道玲珑粪呢?”懒龙的嘴巴紧贴皮裤衩耳边,悄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很简单,跟本宫回家便知!”笑容不怎么正派……懒龙一脸黑线。皮裤衩依旧抽烟,张巧高昂着胸脯,滴滴答答闯进门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在哈,好消息好消息……”张巧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,话没说完便是咯咯咯一阵乐。

    “你俩聊,我还要赶二路汽车!”皮裤衩叼着烟头出门,张巧上前拦住。“别价,刚刚黄总那边来了电话,要我们全体人员到她那里聚餐!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你赢了!”皮裤衩瞅瞅懒龙,笑容吝啬,只当是个咧嘴动作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命苦啊,突然捡个女朋友,负担太重了!”懒龙一脸郁闷,心里却是乐的开花。

    “你的药真灵验,黄总的脸,还有小腿上的伤疤……全都……”张巧小脸泛红,突然哽咽。

    “当然,那可是传说中的玲珑粪!不过俺女朋友也很美,三十多了一直嫁不走,愁死了都!”

    “你走开,讨厌死了!”张巧娇嗔,语气低而羞涩。

    “让我猜对了,合着你丫的真有玲珑粪!”皮裤衩头晕,一屁股拍在沙发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