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25章 反碰瓷高手
    从黄小旭那里吃过晚饭已经接近午夜。人员不是特别多,却都是社会上名声显赫的大佬。饭局的主题就是对张巧美容院的大力褒奖与感谢,张巧这个美女店主自然不能缺席。

    还有皮裤衩和懒龙,以及七八个美女美容师都在。人多没有说话空间,黄小旭偷偷塞给懒龙一个红包。饭后大家相继离开,懒龙没搭理张巧,却把皮裤衩拉进出租车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皮裤衩醉眼迷离,紧张地看着懒龙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送你回家睡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郊下洼村,二路汽车终点站。出租车驶入小胡同不久前面就没路了,女司机愁眉苦脸地倒车,皮裤衩睡得死猪一般,掐屁啊股都不醒。

    好容易从那死胡同里把车挪出来,女司机不耐烦地往另一条巷子拐。“这鬼地方……”女司机恨恨地咒骂着,好容易出现一段平坦路面,正准备加油换挡,角落里突然站起一个人影!

    “嘎吱……”一脚刹车跺下去,女司机的吊带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……碰瓷也不选个对象,我是个穷鬼,呜呜呜……”女司机吓得吐字都很困难,她胆战心惊地看着地上的老人,竟然吓哭了。所有司机都怕遇到碰瓷的,尤其是这种年龄比较大的老者。

    老人佝偻着腰卧在地上不起,他口吐白沫,抱着脑袋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可是车子前头好好的,根本没有剐蹭的痕迹。懒龙在后头看的清楚,这老头躲在黑暗中突然冲出来,他的目的就是碰瓷。好在女司机开车比较稳当,及时把车刹住。

    “哎吆……哎吆……撞死我了……”老头叫嚣,女司机叫苦。懒龙扯开车门往下看。车里睡觉的那位翻身,一双凤目半睡半醒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啊?”皮裤衩擦亮眼,发现是条熟悉的胡同,还有一个熟悉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哎吆……快来人呐,出车祸喽……”老头口吐白沫,呼喊的声音却很响亮。街坊四邻都亮起灯,却没一个出来管事。女司机暗自庆幸,心想农村人就是纯朴厚道,懂得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!否则的话,一旦冲出一群智障,不把老娘吃了才怪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你就行行好吧,我就一穷鬼,我的车子也是租来的,我……我每天累死累活工作十二小时以上,为的就是还清房贷;我真的好穷,不信您瞧瞧,这项链,这耳环,还有这金镯子金戒指,都是清一色的地摊货。呜呜呜……要是你老今日个真的把我讹了,那还不如掐死我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司机像是专业反碰瓷高手,哭哭唧唧把懒龙都整蒙了。

    懒龙伸手掏钱,被皮裤衩按住。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瞥着他。“你要干嘛?有钱没地儿花了?”皮裤衩嗔怪,懒龙心头还是不爽。这老不死的太过分了,连女人都不放过!

    “这女人太冤屈,不如我们出点钱帮帮她?”懒龙征求道。

    “要帮你帮,老娘没钱……哦对了,你有没有给我爷爷带礼物?”冰冷的目光洒下来,懒龙有点脊梁骨发凉。

    “又不早说,谁知道你还有个爷爷没有仙逝!”懒龙双手摊开,表示两手空空,皮裤衩脸色铁青,一扭脸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宝宝乖,下次一定带礼物,好不好呢?”懒龙腻腻歪歪凑乎过去,轻轻捧起她的腮。

    “亲亲……我……”皮裤衩温情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不可以乱来的,我有女朋友的人了!”懒龙一脸严肃,扭头时,却看到女司机正跟老头谈话。

    “切,你是说张巧?呵呵呵,你还是别做梦了吧!”皮裤衩不服,不屑地撇着嘴。

    俩人同时下了车,皮裤衩在前,懒龙在后。狭窄的胡同塞上一辆出租车,几乎没啥空地可走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您可想好了,这个价格合不合理?”女司机拧眉,被人扒皮似的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太少了吧姑娘?”老头子精神状态不错,尤其是提到钱财的时候,眼珠子叽里咕噜如同灯泡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个价!”女司机愁苦地瞅瞅懒龙,又瞅瞅皮裤衩。懒龙一脸同情,皮裤衩依旧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“五千……少一个子儿不干,就这个价码!”老头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老爷爷,您有微信吗?我这儿没带那么多现金。”女司机说完便是取出手机,手指触摸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碰瓷的要微信干嘛,没那玩意儿,我就要现金!”老头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女司机一脸忧愁。“可是我身上真的没带那么多!”无助的目光投向皮裤衩,皮裤衩扭脸数星星。懒龙摸了摸口袋里的钞票,乐呵呵地凑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啥,要不然我先给你垫上?”懒龙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给我垫上?你俩……你俩不会是同伙吧?”女司机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说啥呢大姐,你看我这风流倜傥的造型能是骗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不像,就是有点像托儿!”女司机坦诚相见,懒龙气的甩手靠后。皮裤衩瞥瞥懒龙,抛过一个大大的讽刺眼。

    好人难做喽,这世道到底怎么了这是!懒龙颓废地蹲在树根底下抽烟,中华抽没了,这次是都宝。

    皮裤衩咽口唾沫,想去要一根,却又受不了那个火赤燎的辣味,还是举头望月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喂我说姑娘你倒是想辙啊,我老头子还要回家给孙女儿做饭呢!”老头焦躁地原地打滚。

    女司机看看手表“哎吆……你当我不急吗?一会也要回家给妹妹洗衣服,真是的!”女司机也原地跺脚。懒龙一根都宝抽了半截,觉得这事儿太坑爹,无缘无故白扔五千多块,女司机太冤枉了。就把烟头掐灭,大方地掏出一沓钞票。

    黄小旭给他正好一万块,整整齐齐红彤彤的非常耀眼,他一分都没舍得花,全都在这。三道目光齐刷刷的电射过来,有人气喘吁吁,有人心跳加速,有人气的脸色苍白傻啊逼俩字脱口而出……

    “看你俩都怪可怜的,一个是孤寡老人,一个是单身女子,算了算了,今天这单我买,这是五千块,您老点点!”说着懒龙就把半沓纸币递给老头。

    老头两眼放光,激动的老泪纵横,查也不查,爬起来转身就没影了。望着他的背影懒龙嘿嘿一乐,心中竟是舒坦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喂,还有车费呢?”女司机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车费?你这人是不是太过分了,人家可是为你出了五千块?区区几个车钱还要计较?”皮裤衩旁边愤怒。

    “他把钱给了骗子与我有关系吗?我又没求他,是他自己一厢情愿!”女司机嘟囔着就往懒龙这边走。“快给我钱,我要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懒龙无语。好在自己兜里还有很多,于是抽出一张给她。女司机笑嘻嘻地看着懒龙,那目光竟是有点邪性。“可以啊哥们,是个干大事儿的材料。等着吧,好人会有好报的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出租车消失在夜幕中,皮裤衩头也不回自顾自的往前走。懒龙不知道她家住哪儿,只好一路尾随。“别跟着我,傻啊吊!”皮裤衩说。

    懒龙没说话,他知道皮裤衩是为自己好。这孩子脑子里缺根弦,但是本性没的说,刀子嘴豆腐心,他喜欢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懒龙乐呵呵地追上去,一把扯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啊,臭不要脸的!”皮裤衩挣扎着就往胡同里跑。懒龙怕被她甩掉黑灯瞎火不好找,只好紧追。前头出现一户人家,木板门吱嘎吱嘎被风吹得半开半掩,一株老槐遮掩了半边天,巴掌大的星空露在头顶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