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27章 晚上六点见
    第0027章

    沃日,这不就是一枚仙子吗……劳资当真是艳福不浅啊!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快去睡吧,这都几点了?明天还要上班不是?”老头疼爱地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不嘛爷,俺要听你讲故事!”皮裤衩把懒龙往炕里一推,自己则靠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懒龙趁机把她搂紧,两个人身体贴着身体,热乎乎非常好受。懒龙低头亲了下皮裤衩,皮裤衩娇嗔地瞥着懒龙,咯咯一声脸就红了。懒龙绷着脸,看看老头又看看地下站着嗑瓜子的姐姐,当时也是一阵心跳。

    老头装做啥都没看到,抄起痒痒挠就往后背捅。姐姐撩起门帘正要出去,懒龙急忙道“姐快过来听,爷的故事老精彩了呢!”。

    皮裤衩下地拉住姐姐,俩人推推搡搡地挤到炕里。这次是皮裤衩挨着爷爷,反而是姐姐距离懒龙比较近些。姐姐的诈骗手段极高,是个不折不扣的演员材料,但是她对男女之事貌似非常的敏感,就这么一个小小镜头就把她窘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懒龙偷着瞥瞥她,发现这姐俩除了性格和穿着不一样外,长相居然非常相似。老头继续讲故事,姐姐把小笸箩推给懒龙,弱弱地挑了挑睫毛。小笸箩里有几把五香瓜子,还有几枚酸杏蛋子。

    姐姐挑了个大个的酸杏蛋子扔给皮裤衩,皮裤衩满脸嫌弃,直接用脚把它踢飞。姐姐脸色绯红,夺下老头手中的痒痒挠,瞄准皮裤衩的肥屁啊股就是一下。

    皮裤衩捂着那里咯咯地笑,顺势也掐疼姐姐的脚。

    “深更半夜的诈啥尸,都死觉去。”老头正讲到剋坎上,突然被人打断有点气愤,没好气地瞪视着姐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天就大亮,听故事的姐俩早都睡着了。村子里传来鸡啼,还有谁家大排量摩托车没死拉活地嘶吼。

    老头丝毫没见睡意,端起罐头瓶很有耐心地瞧着。

    “太可惜了,这就是传说中的玲珑王,它活了四五百年了,人类曾动用部队都擒它不住。想不到,这家伙也是因为一时贪念,竟是死在半坛老酒上,天意啊!”老头感慨。

    “啥?那玩意儿活了四五百年?怎么可能……”懒龙一脸懵逼,心想要是这样自己的罪过可就太大了!

    “公玲珑死了,母玲珑兴许还在。若果当时它正赶上怀有崽子,说不定现在又有两只小玲珑出世了。”老头自言自语,懒龙却听得仔细。

    “爷,你说有可能吗?”懒龙激动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说不准。玲珑羊每年只拉七个粪蛋,每个粪蛋都弥足珍贵;而它们又是每隔十年才生育一次,每胎只生两个幼崽,这些幼崽还要经历天敌的猎捕和自然环境的磨砺……”老头把被子搭在两个孙女儿身上,自己顺手披上小褂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它们成活率很低吗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很低,百年之中能够成活一只已经算是奇迹了。”

    懒龙沉默,晨曦的微光洒在他的宽大额角,他有点困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,公玲珑和母玲珑是不会分开的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遇到特殊情况?”懒龙震惊,急得抓耳挠腮。

    “除非是母玲珑产崽期到了,公玲珑才到谷口外围负责巡视警戒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这……”听到这里懒龙便是百感交集,公玲珑被自己害死了,它家里还有母玲珑和两个宝宝,他真想立刻赶回杀羊沟去保护那只母玲珑。

    老头目光如炬,貌似看穿了他的心事。

    “你喝了公玲珑的心胆宝血,是可以接近母玲珑的。甚至母玲珑在什么位置你都可以感应的到。可惜的是,杀羊沟乃是人类禁区,估计你还没发现母玲珑的踪迹,就……!

    “就怎样?”懒龙问。

    “就死翘翘了!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?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?”懒龙问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办法可以作到。”老头狡黠地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快说,啥办法?”

    “想办法让自己死掉,然后重生一只公玲珑……”

    “日……这招够损,亏你想的出来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哈哈哈,谁让你小子好日子不过,整天价想入非非!那地方能去吗?那就是鬼门关阎王鼻子,去的人都得死。”老头阴险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您不是活着出来了吗?”懒龙一脸坏笑,气的老头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我那是不幸中的万幸……”说到这里老头打住,神色迷惘地看看天,伸手去抓痒痒挠,手指竟是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爷,到底咋回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表问了,这事儿说出来怪难受的,唉……”老头叹息,捏个酸杏蛋子就往嘴里搁,随即便是咧嘴吐出。

    懒龙好奇心强,他必须知道老头是怎样活着出来的。于是笑眯眯地凑上去,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揉扣。

    老头回身瞧他一眼:“不错,你这娃会来事儿,跟我年轻时相似!”说完便是拢了拢漂白的须,很是惬意地眯起眼。

    “爷,给孙子讲讲呗!”懒龙哀求,这个才是他想知道的关键所在。否则的话,几千块钱就算白扔了。

    “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对我孙女儿好点,知道吗?”老头起床洗漱,没舍得叫醒俩孙女,一个人抱了柴禾生火熬粥,不多时便是香味弥漫了老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晨八点正,出租车准时把皮裤衩他们送到张巧美容院楼下。楼下已经停了几部车子,这都是店员们的代步工具,档次参差不齐却都是烧钱的奢侈品。

    懒龙和皮裤衩俩人下了车,皮裤衩急慌慌往店里跑,七点五十店长点名,这个点儿已经迟到。懒龙在后面帮她拎东西,很是礼貌地跟姐姐说再见。刚要往店里走,姐姐便是把他拽住。

    “姐,……你有事?”懒龙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也没啥事儿,那啥,你还没付车钱呢!”姐姐红着脸蛋,揉着指尖不敢抬头看。懒龙一怔,随即附上一个笑脸,非常大方地就打兜里抻出一张纸币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你这人到底要不要脸,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要啥车钱?”皮裤衩貌似被店长刺激了,一脸的不愉快,正好从店里返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懂不懂事儿啊,我的车不是车吗?不烧油不磨损不交租金吗?再说了,咱妹夫也是场面人,打谁的车不给钱呀,真是的!”姐姐两眼烁亮,气凶凶地瞪着皮裤衩。

    皮裤衩撇撇嘴,上去就把钞票夺到手。“这个由我代你保管,呵呵,你还欠我一条丝袜钱呢,现在该还了吧?”一脸的狡黠诡异,姐俩个真是一个模子出来的硬头货。

    姐姐看看钱,又看看箍在腿上的劣质丝袜,突然觉得被骗了一般,伸手上来就抢。

    “赤……”钞票一分为二,姐俩个各执半截在手。姐姐气的五官移位,皮裤衩却是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妮子,这么快就学会吃里扒外了,看我晚上不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!”姐姐气性大,嘴唇都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想要这个也可以呀,有种晚上六点再来接我们,这钱就是你的了。”说罢皮裤衩把半截纸币往屁兜里一塞,拉了懒龙就往美容院里走。

    “切,谁怕谁啊,晚上六点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楼阳台上,张巧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众人,目光冰冷,胸脯起伏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