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28章 张巧跳楼
    大老板黄小旭的感恩宴几乎震动了整个美容界。这一消息传扬开来,省城的上空如同炸响了一记劈雷,女人们全都被着雷声炸得半死不活!

    九点不到,美容院内人满为患。许多富婆靓姐全都慕名而来,有的保养皮肤,有的咨询问题,还有的直接过来购买可以根治伤疤的灵药。店门外停满了豪车,人员不够用,张巧只好在劳务市场请了几个保安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店员们忙的不亦乐乎,皮裤衩这个迎宾女郎更是倒了大霉。被一群美女记者挟持到旮旯里问这问那,想要脱身都很难。这就是赚大钱的前兆,风雨欲来风满楼,整个省城都为止震动。幸福来的太过突然,店老板张巧小姐竟是如在梦中一般飘飘欲仙。

    懒龙和张巧站在二楼阳台上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话呀!”张巧一脸娇嗔,目光似水地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别逼我好吗,这个我办不到。”懒龙两手摊开,无可奈何地说。“有那么难吗?我只要你每星期提供两颗粪蛋,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事儿吧?”张巧重复道。

    “办不到就是办不到,玲珑羊都死了,我到哪里去弄它的粪蛋?”懒龙不想有人再从玲珑羊身上打主意,那可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神物啊!

    还有那只公玲珑,如果不是自己把那半坛该死的老米酒放在洞口窖香,也不会为它招至杀身之祸。想想这些懒龙便是惭愧难当,恨不得立马跳楼,摔死算求。

    于是他不想继续靠着玲珑羊来谋取利益。相反,他还要对杀羊沟的孤儿寡母进行保护。那只母玲珑和它的幼崽太可怜……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,他不能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,他要忏悔,为那只公玲珑立墓树碑!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便不再搭理张巧,头也不回地直接就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回来!”张巧恼怒,跑上去抻他的衣袖。“要干嘛?”懒龙目光冰冷,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淡然面对这个女强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干嘛!呵呵,才认识两天就给我耍小脾气了,这样的话以后还能好好相处吗?”张巧脸色娇嗔,上去就把懒龙的胳膊环住。毕竟她是年过而立的大姑娘,经历的事情多一些,考虑的问题也就比较全面。

    她不想放弃这个男朋友,尽管这段关系来的那么荒诞无稽,她还是尽力维持。因为这个男人过于强大,有他在身边自己感到非常安全,比二百个保镖还要可靠些。

    而且昨晚父亲已经对自己施加压力,如果年末再不结婚的话,天昊门三十八代掌门人的职位就要易主。帮派有帮派的规定,未成家的青年男女不得介入帮主选拔。这就意味着荣华富贵与她擦肩,功名利禄瞬间化为过眼云烟。

    “你别入戏太深,昨天的事就当游戏,大家开个玩笑而已。话又说回来,你是有身份有品位的女人,跟我在一起太委屈了……本人识时务者为俊杰,选择自动退出更为理智!”懒龙非常轻松地瞟了瞟熙攘的人群,如释重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准!”张巧色变,雪白的脖颈暴起了青筋,小模样冷的吓人。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突然袭来,懒龙不由就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昨天说的好好的,如果你敢违反约定,我就……”张巧银牙嗑了嘴唇,泪眼汪汪地看着他。酿的,又来这套。懒龙不屑地瞥瞥她,还以为会使出什么超于常人的幺蛾子,原来又是苦肉计。我呸……

    懒龙不予理睬,扭身就往楼下走。这次张巧没有跟来,而是直接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懒龙来到楼下,看到一群记者围着皮裤衩正在瞎问。也没敢过去,就捏出了都宝叼在嘴上,慢慢悠悠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他的存在。因为美容院这个地方属于美女的天堂,一个破衣烂衫的粗犷男人出现在这里,别人还以为是搬运货物的装卸工。所以说他是最为悠闲的一个。

    突然间手机叮咚一声,一条信息传来。懒龙打开手机一看,信息是张巧发来的,“我在顶楼等你”。这幢大厦共有十层,懒龙手搭凉棚往楼顶上一看,当时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见顶楼檐板边上矗立着一个白衣女子,她身单影只,纹丝不动。懒龙说声不妙,飞也似地往电梯里跑。到达楼顶已是十分钟左右,中途有几个傻娘们连上带下很是烦人,把时间都给耽误了。

    懒龙小心翼翼地往边上走,张巧慢慢转身,毫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真会玩儿,这地方既安静又风凉,是个约会的好地儿”懒龙咧嘴笑笑,若无其事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,我要跳楼了……”张巧咬着银牙,冲他发狠道。她神色复杂,不由自主的往后退。再有两米就是楼边,懒龙非常紧张,心想这娘们真是个傻啊比比,放着好日子不过寻死觅活的图希啥呀?

    但他脸上表现的极为淡定,嘴角浮上冷涩的弧度。快要接近她的时候,他却突然蹲在那里。又是一个熟悉的动作,连掏烟带点火直至美美地吸上一口,前后动作仅用两秒。

    “把你家属的电话给我,打这跳下去肯定要摔得稀烂,现场没有家属照料恐怕不行,这地方野狗太多,万一叼走哪一块都不好配型,你说是不是?”懒龙耐心地弹着烟灰,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个坏人,我要打死你!”张巧一听这话气的鼻子都歪了,她不由便是冲了过去,小拳头灌满力度朝着懒龙胸口就捶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够没有?没打够的话晚上继续,店里已经人山人海了,你这个老板娘不出面人家会说你不懂礼数,甚至会影响生意。”说着懒龙就把张巧搂住,在她血色尽失的额角轻轻嘬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巧怔了怔,腮角一红,立刻别过脸去。“那你以后还惹不惹人家生气了?”张巧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跳楼我就不再气你,不跳楼的话可就说不准了,两口子过日子哪有勺子不碰锅沿的,你说呢?”说完懒龙就往楼下走,走路的样子吊儿郎当没个正行。张巧皱眉,继而噗嗤一乐,紧跟着就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电梯下降的时候正赶上没人,张巧情不自禁的扑进懒龙怀中。懒龙搬过她的香腮,恶狠狠地啃了一口。“啊……你这个坏人,毁容了……”张巧挣扎,懒龙却不听那套,一通粗俗无底线的表白,张巧再也不想去死。

    俩人前后脚出了电梯,看到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多,城里人就是爱凑热闹,一听说哪里搞活动或是有啥新鲜事全都出来捡便宜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