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山村小神农 > 第0029章 陪我喝一杯
    一上午就这样过去。店员们忙忙碌碌没怎么闲着,收入是平时的十几倍,光是两万元以上的VIp会员就签署了一百多份。接近中午时张巧带着懒龙到外面洗澡理发买衣服,把懒龙收拾的干干净净体体面面之后又带着他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在一家饭店门口,懒龙遇到了金朝阳。他的脑袋上缠着绷带,正由一个美女陪伴着往里走。

    俩人开始谁都没注意谁,因为人比较多,懒龙一改过去老土形象,变得是风度翩翩土豪味儿十足。而金朝阳却是头裹白纱被人搀扶着,所以当时谁都没认出对方。

    偏赶上金朝阳身边那个美女是个花痴,她见到懒龙后便是一脸激动,目光落在人家身上就像被吸住似的总也不肯离开。这样一来金朝阳有点吃醋,冷不丁地看了懒龙一眼。

    卧槽……金朝阳看到懒龙不觉就是一惊。这不是上次殴打自己的那个山炮吗,怎么跑到省城来了呢?好啊好啊,既来之则安之,今天劳资就叫你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金朝阳又见懒龙身边跟着一个美女,这女人怎么看怎么顺眼,白皮嫩肉大眼睛,比上次打架那个还有气质。于是命令随行秘书小玉传话下去,让手下对这女子进行一番周密细致的调查。

    金朝阳身后有几个跟班,全都是黑夹克大墨镜,不紧不慢地跟随着金朝阳他们身后。小玉低头走过去,把老板的意图跟他们传达了,而后便是拎着裙摆,嘀嗒嘀嗒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懒龙把这一切早都看在眼里。尤其是小玉这个女妖形象本来就很吸睛,再加之金朝阳乃是京城第一大块头,模样长的酷似狗熊却又头缠几道白纱,更是吸引着许多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懒龙没说话,被张巧环着胳膊往店里走。眼角的余光却是不断扫视着这群混蛋。金朝阳和小玉把事情安排下去之后,俩人便是放慢了脚步,悄悄跟在懒龙他们后面。

    这家饭店名曰“静心阁”,是当地比较有名的高级存在。两个人上了二楼,在一个情侣包厢里坐下。

    二楼的另一间情侣包厢里,金朝阳和小玉俩人也是相互拥抱着坐到里面。“金总,那俩人是干嘛的呀,能被您关注的人还真少见,是不是对那个大美女产生兴趣了?”小玉嘟着嘴巴,娇滴滴地扯闲道。

    金朝阳乐呵呵地点燃雪茄,深吸一口后,神秘兮兮地看了看外面,伸手就把小玉拉到自己怀里坐下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在这个世上,除了你栾小玉之外任何女人都入不了劳资的法眼,小妖精你就放心吧!来,这个是给你的生日礼物,打开看看喜不喜欢!”说着金朝阳变戏法似的就打手中亮出一个首饰盒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钻戒,哎吆妈呀……太漂亮了,谢谢金总!”小秘书栾小玉惊喜若狂,正要给金总回敬一个特殊礼物时,包厢的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金朝阳推开怀里的女人,一脸严肃地看着眼前的黑皮夹克。

    “金总,那女人的身份已经打听清楚了,她是一家美容院的老板娘,名叫张巧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知道了。就这些吗?”金朝阳摸了摸头上的白纱布,眼神突然挑起一道锐利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情况,弟兄们打听到这个张巧乃是天昊门的中阶弟子,经常跟丧门星孟刚他们在一起玩!”黑皮夹克取了压在鼻梁上的墨镜,很是谨慎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那丧门星正是天昊门弟子。奶奶的,看来这道大餐劳资一时半会还消费不起,哼哼……想不到那个山炮竟然是天昊门的人!”金朝阳一脸漆黑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又把茶杯恶狠狠地顿到桌上。

    “金总,我已经派弟兄们把那包厢严密布控了,就等你下令,弟兄们就开始拿人。”黑皮夹克说。

    “不好不好,这样做太唐突了,那就意味着我金朝阳直接和天昊门结梁子。呵呵……赔本的买卖咱不能干,要干就必须盈利,你说呢小玉?”

    金朝阳笑嘻嘻地看着小玉,嘴角浮现一丝邪恶。

    “金总,你不会是想借刀打柴吧?”小玉抚摸着自己翘翘的小鼻子,若有所思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金朝阳咕咚喝了一口茶水,而后就从怀里抻出一沓钞票。

    “去,到劳务市场雇几个山炮跟踪那孙子,抽冷子干他一家伙。”金朝阳说。

    “那啥金总这样能行吗,我们为啥不雇些高手呢?”黑皮夹克表示不懂,面带复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高手是要雇,但不是现在。你先去雇人吧,甭管他张三李四王二麻子,只要是两个肩膀扛个脑袋的都要,人越多越好。记住了,尽量把事情搞大。还有,注意隐藏身份,别特么事儿没办利索反把自个儿扔里边!”

    “好的金总,你放心,这事儿我能处理妥当。”黑皮夹克揣了钞票转身离去,包厢里只有金总和小玉俩人。

    “金总,你觉得这个张鹏能行吗?”小玉剥了香蕉递给金朝阳,很不放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人跟我好几年了,论资格也是一员不可多得的干将。如果连这点小事情都搞不明白的话,咳咳……”金朝阳一口吞了半截香蕉,意味深长地看着小玉。

    隔壁包厢里。

    “来吧我的大英雄,为了报答救命之恩,今天本宝宝舍命大出血,决定请你吃顿全省城绝无仅有的地方美餐,点菜吧,使劲儿宰我不要客气哈,老娘可是三十岁了,喜欢被男人伤害……”

    懒龙一脸黑线,拿着菜谱端详了半天,也不知道该吃什么好。因为这些菜系全是南方的,他这个北方人根本没接触过,更别说是吃了。

    张巧见懒龙迟迟不肯说话,索性夺了菜单,一口气点了十来道。最后还要了一瓶好酒。

    我的天,你这是请客还是喂猪?十几道菜俩人吃,能吃的完吗?懒龙看到这个阵势,当时差点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人家是有钱人,花钱就是为了图个心情舒畅,谁还在乎吃完吃不完呢?

    俩人面对面坐着,张巧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故意把自己的领口拉的够低,两枚霸气之物不屑于文胸的束缚,竟也毫不客气地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“拜托,你还是把它们收起来吧,我这个人天性好啊色,尤其是酒后……一旦忍受不住把你给伤害了,到时候可就没法解释了!”懒龙伸手过去,把她的拉链一拽到顶,又在她那鼓鼓的地方拍了拍。

    张巧也不在乎,只是朝他格格地乐。懒龙在她精致的鼻梁上轻轻一刮,她便顺势抱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懒龙,我们结婚吧,好不好嘛?”

    “不好,你这丫头太刁蛮任性了,一言不合就跳楼,真讨厌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谁叫你那么自私,对人家不理不睬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菜陆续上来,花式翻新,色香味俱全。懒龙对南方菜系不太了解,根本叫不出名字来,只知道可劲儿的吃。不尝不知道,一尝吓一跳,这南方菜系味道就是跟北方不一样,香而不腻,太好吃了!

    张巧没怎么吃菜,好像就是奔着酒来的。她给懒龙斟了满满一杯,自己也倒上,俩人就举杯开喝,不知不觉,一瓶白酒下肚。她小脸泛红,像是被人盘玩几年的珠子一样,通透圆润,包浆也是那么完美。

    懒龙也有些小醉。别看他一个大老爷们,说实话对于喝酒真不在行。头有点晕,有着非常舒服非常好受的惬意感觉。其实喝到这里已是恰到好处的时候,偏偏有人推门进来,一见此人,懒龙立刻乐了。

    “孟刚快坐下,陪我喝一杯!”懒龙说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